当人心坏了的时候 从虐童事件想到的

南方人物周刊邹金灿2017-11-28 21:36:35



当人心坏了的时候,孟子反而更用力地去讲人性美好的一面,试图让那一点本来就微弱的人性光芒不熄灭。他的声音,绝对比那些杀伐之声具备关注的价值




一些教育机构从业人员虐待儿童的事情,最近又集中曝光了一回。那些流出来的相关视频、图片,令人不忍卒看,然而我相信这只是冰山一角,因为类似的事情,多得超过我们的想象。


我有一位朋友,在目睹了别人家的保姆呵斥小孩之后,决定不请保姆照顾自己的孩子,改由家人亲戚专力看护。呵斥小孩,伤害很可能不轻,严重者可能给小孩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更可怕的是,这种伤害极其隐蔽,又非常容易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不是每个家庭都有条件请亲戚来照顾小孩,同时也不能因为有一些保姆对小孩不好,就否定了这个职业,毕竟这对于那些兢兢业业地工作的保姆来说,是不公平的。但一个事实是,孩子是人照顾的,是人就有喜怒哀乐,这些情感发得不恰当,就会给孩子造成隐性的伤害,而且难以毖后。在面对人性的时候,再完善的法律法规有时也会显得无力。


虐童事件让我想起了一个不远之前的事件。2017年初,一名男子逃票进入宁波的一个动物园,并且违反园内的规定,擅自进入猛兽区,最后被老虎咬死。事发后,引起全网的争论,其中一个分贝相当高的声音说,这名男子死不足惜,中国就是有太多像他这样不守规矩的人……


这种意见的本身,好像也没有什么错,一个群体遵纪守法的意识越强,收获良好生活的可能性就越大,这应该是没有疑问的。不过,理虽如此,这些声音总让人感到有哪些地方不对劲:挖苦一个罪不至死的生命,难道跟良好生活的诉求不冲突吗?


上文的两件事好像无关,但又隐隐有一些相似性,令我无端想起一位两千多年前的人来,他就是孟子。


孟子是一个“迂腐”的人,在虎狼相争的战国时代,他竟然跟诸侯大讲“义利之辨”,结果自然是没有几个人听他的。反复碰壁之后,孟子只好退而和弟子著书立说,书中那一段段的高谈雄辩,其实是一堆堆的寂寞。


王安石的《孟子》一诗说:“沉魄浮魂不可招,遗编一读想风标。何妨举世嫌迂阔,故有斯人慰寂寥。”大概作者也被同时代的人认为是迂阔之士,所以他以孟子自期,聊慰心中寂寥。


完全可以想见,即使孟子活到现在,也一样会被视为迂腐者,因为他说:“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这番话说的显然不是事实,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人人都有不忍人之心呢?那些斥骂逃票男子死有余辜的人,以及那些虐待儿童的人,他们的表现尽管不同,但无疑都有一颗强大的“忍人之心”。



孟子又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若用今天的一些逻辑来看,这话的“问题”就更大了:别人又没有做违纪犯法的事,你凭什么说人家不是人呢?


然而说到底,不忍人之心也好,恻隐之心也罢,难道不应该是人的必备品质吗?很难想象,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如果缺了这种品质,会变成什么模样。事实上,这种品质也从未在人群中缺席,虐童事件会引起如此大的社会反应,就是因为它触动了人们的不忍人之心。


孟子很寂寞,但也很了不起。在战国,人心比以前更加刻忍,那时候人们的主要议题,是如何在残酷的争斗中胜出,或者是怎样防范别人的加害。然而我们看到,当人心坏了的时候,孟子反而更用力地去讲人性美好的一面,试图让那一点本来就微弱的人性光芒不熄灭,可谓完美诠释了“知其不可而为之”一语,与其说他迂腐,不如说是勇猛。


当人心出现毛病的时候,孟子的思想能不能成为心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声音绝对比那些杀伐之声具备关注的价值。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第535期

原标题《当人心坏了的时候》

文 / 邹金灿

编辑 /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阅读原文

TAGS:孟子呵斥小孩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