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也终将会成为一代人的Hamlet!

颓城2018-01-09 22:38:06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

Hamlet是遥不可及,

而Harry Potter则更具有文学意义。



因为“乌云装扮者”在《我很好啊,妈》这本书中提到关于追随最后一部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的故事,由于没有赶上最后的场次而开始变得灰心丧气,我想对于J.K. Rowling带来的这种情结,紧紧绑定在了我们自青少年时代就已经形成的活着的本能上。


每个人都是Harry Potter,每个人都有这种从不够勇敢到必须得勇敢的冲动,就好像在黑暗中挣扎的恐惧,在你一旦决定奋起抵抗的时候,就变身为你身体的一种机能反应,一种求生的内在力量。

活着的确是一种本能。


😯😯😯


我逐渐迈向到了30岁倒计时的时候。

我开始意识到活着是一场不断精进的过程,这不是我的主动选择,而是我的被动与无力。

我被逼迫着要在日常生活以及跟自己喜欢的生活之间做抉择,得与失之间没有兼得的,这得以保证我的30岁之前的生活得以得到一种平衡。

能够按时的上下班,并且在付出和回报之中有一个自得其乐的价值得到发挥的状态。甚至我对于这个世界的感知都不会出现丝毫的波澜,那些曾经因为片刻的孤独而一连串生发出来的黑色在平衡的状态中似乎不会出现。

我像是找准了一个Direction在前进,虽然我根本就不知道朝向这个方向一直走下去会能够得到什么样的结局。但是看着跟我一起在路上奔波劳累的人们,个个面带笑颜,我自然也不能够每日苦大仇深。

就像带着一本书,在地铁上阅读,然后持续的做这件小事,就能够让我积极面对每天的生活。



但是我在一直自顾自往前走的时候,会开始希冀一些在自己的生命中不曾存在的,或者说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我希望我能在没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之下去漫游世界,毕竟在我的眼里,乌云装扮者所代表的这个人群的生活是我真正想要的。

正是此种想要而不可得的急迫,造成了在很多时候,我个人生活的失衡。

不堪重负,不堪忍受。

存在于性格深处另一个侧面的矛盾体,不断的在引领我反叛,放大对于那些欲望的追寻,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不知不觉我变成了一个特立独行的人。

特立独行,就必然需要承受一种硕大的孤独,这是我在进入成人世界过程中看到的黑暗。

从这一方面来说,我存在于这个失序以及失衡的世界,就像一个孩子走丢在了主题乐园内,只看到别人的快乐嬉闹,而自己的内心充满了忐忑和不安。


😐😐😐


30岁的你,除了需要应对工作上的问题,以及应对求生的压力来,你还要时时刻刻逼迫着自己必须与某些“不喜欢”同谋。

每天早晨我从我充满黑暗的公寓里面醒过来,都充满了不想进入光明的疲惫,但是又像是Harry Potter沉浸在自己被Voldemort掌控后一直在梦魇中出不来,同时也不愿意出来一般。

但是我思考的,就是我还必须要起来面对生活。


生活会让你变得多么卑贱啊。

新的工作已经适应了接近八个月了,却始终还不能把每天花最多时间做的事情变成自己奋斗的点,然而为了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而要持续保持自己在状态中。

这是让我感觉自己很卑贱的事情之一,我自己成为了在Hogwarts里面求学的学生,似乎没有学魔法的天分。

X女士是一个十分没有领导力的女人,但是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会重视个人的综合素质与能力,而仅仅因为年限的关系,这样一个聒噪而肤浅的人,抓住了某个被需要的时机,以及自身所带有的很显性的表演型人格,待在了管理者的位置。

而恰恰是这样子的人,在我的鄙视链中居于底端。

这让我最近的工作压力变得很大,就像是一个长相让你害怕的人一把掐住了你的脖子,还要逼迫着你歌唱。

目前的工作小组就像是被Voldemort控制后的Hogwarts,也或者说是像在全新商场经济大潮中冲击后的Vogue,变的黯淡无味。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上映的时候,我还在大学时代。

具体是通过什么方式观看这部电影的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当时只知道最后的结局让Voldemort这个角色的消亡充满了荒诞以及戏剧性,而推翻了对于上下两部电影的全部评价,却忽略了当中具有很强思辨以及文学性质的情节。

而在经过一系列喧闹与静寂的,起起伏伏跌跌宕宕的几年工作生活之后,再把Harry Potter捡起来看,从中我找到了很多具有启蒙意义的思辨。



上周在因为工作繁忙接近两周没有见父母之后第一次回去与两位共进晚餐。饭桌上父亲母亲都不怎么说话,唯独说的几句就是我工作太忙了,完全不经营自己的生活,以及维系身边亲近的人。

甚至就连他们两位,两周时间不联系,也从来没有想要依赖的感觉。

我这个儿子正在逐渐的远离。


很惭愧的是,对于此种软性的“指控”我竟然没有办法辩驳,只能选择默认,然后对着满桌的饭菜失去了性质,因为此种形式的指摘,让我对当下产生了更多的焦虑。

我想起来在自己很叛逆的时期,那些从骨刺里面生长出来的爪牙一般的个性,正在收敛锋芒,我似乎逐渐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并且不断的让自己的空闲时间被各种各样的事情填满。


🙄🙄🙄


想要拥有喊一句Obilivate,就能够把一些令人作呕的人像是赫敏将自己的照片从父母的相框中抹去一样忘记。

也或者说有这样的魔法存在,将某些不喜欢的记忆像抽丝剥茧一样从你的记忆库中抽取出来,放在一个黑色的记忆池当中,然后这个池子里面就算再多的不堪的往事以及不堪的人,都能够被锁紧在一个黑暗的匣子里,就像是一颗魂器的锁,如果不去触碰,就会永远被遗忘。

我渴望这样的魔法。



我有时候在繁忙的间隙,会尝试这让自己空下来,来盘点这段时间我的生活发声的巨大变化,是的,变化是巨大的。

我开始盘点自己的生活经费,以及生活的时间,我渴望一种被填满的感觉,例如我开始习惯于加班,开始将自己的健身计划排满,同时也去报名了持续接近三年的雅思培训,但是我身上的钱花掉了。

惋惜的同时,竟然有一丝别样的痛快。


我也远离了不少一起喝酒的朋友,远离了那些曾经有过联系的人,让自己的生活过的更加充实简单。

这就像电影中Harry选择的那条路,仅仅和最好的朋友去寻找魂器,踏上了近乎没有团队独自作战的路。

但是就算是最信任的朋友,在某一个片刻,也会出现一种填补不满的相互影响的空洞和缝隙,这种空洞和缝隙源自于嫉妒和贪婪。



Ron作为与Harry相向对立的两种人,从第一部开始就已经对两种角色形成了这样的两条不相交的预设,在某一个看似被魂器掌控着的情节中,Ron的精神出现的一种压抑到极致的痉挛,反馈的是某种敢而又不敢的真实心声。

不敢是因为多年友谊以及相处和睦的情感的阻隔,敢是在于因为成年而发现在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种独立和自我识别。

这是值得庆幸而又不幸的事情。

一个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


正如我有时候跟那些总是比我优秀的人说,“跟你相处,就似乎是我永远的在追着你跑。而突然有一天,我觉得好累,想要自己一个人走了。”

最后选择生疏和远离。

但是这并非真实的心声,Ron当然希望Harry能够冲出帐篷拦下他并且告诉他在某些层面,友谊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眼中Harry Potter的一部分。



🤕🤕🤕


有时候我对这种因为相处太久而开始彼此侵入的关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就好像深入骨肉中的刺,很痛的扎进去。但是你排解不掉的,就算是从骨肉中拔出来,也还是会留下很深的伤痕的。

我一直在跟自己对于人的这种依赖进行抗争。

Ron最后还是选择归来,凿开了被封死在冰下面的Harry,并且一剑切开了那个困扰他的魂器,从中弹出了一大片潘多拉一般的恶灵,塞满了的都是他内心深处的恐惧与黑暗,那些对于Harry的嫉妒,对于Hermione的爱欲,对于自我的不够笃定,母爱的缺失,对于未知的恐惧等等因为成长过程中遇到的艰难,他全部一剑解决了,就好像刺穿了某一个自我的分身。





而这个时刻的必须这样做,也同样反馈到了Harry身上,也就是在这(下)中,Harry最后选择的赴死。



整部电影的下半部似乎是J.K. Rowling为Harry Potter这个角色而编造的一首颂歌,也是对这些年伴随这我们童年记忆的电影做一曲结束曲。

Harry因为Severus的死,知道了自己与Voldemort真正的联系,是因为他身上某种恶的部分因为善的反射变成了善恶共生的一个矛盾体,而Voldemort的黑暗力量表现出来的是无尽头的杀戮与暴力,与Harry的勇敢和光明是一个统一体,就像是明媚月光背后的阴暗面。

最后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两者当中只能活下去一个人,Harry决定自己前去赴死。



这让电影回到了符合童年审美的善与恶之间的战斗,但是所传递的凶险莫测的成长之路以及野蛮与平静之间的无休止的斗争,早就已经超脱了童年所能够接受的认知范围。


正如我从Harry身上也开始查看自己,我把自己铭刻进了他额头的那个疤痕当中,正如刻度在我心底一样。

某些特定的时候到来,我就会与一些自我荒诞的情绪彼此共通。

所以让我开始对生活抱着一种热烈的希望,想要通过不断填满自己的生活来获得更高价值的追求的同时,我也意识到,我的内心深处是一个多么巨大的空洞,永远也难以填满。

我心里的Harry Potter,也可能是困顿我一生的Hamlet。




往期回顾:

 

随笔:

 很烂的人

 婚礼 搬家记 / 男人四十 HERO 太清教徒

 生活进阶记 / 厦门 / 另一个选择 / 北海道 / 沉溺于生

 噩耗 /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女性瘾者 横滨玛莉 ANNA WINTOUR 

百年酒馆 / 不羁的天空 / 幸福 / 迷失东京 / 海边的曼彻斯特

王冠 / 东京物语 狗镇 / 童年往事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乌云装扮者生活魂器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