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者的安乐死和现实主义者的搬迁记

颓城2018-01-09 22:38:07


--你能够花多久走出一段感情?

--越来越短



同样类型的故事,似乎总是会发生第二次。

事情的循环,就像是一场没有终极的枯燥旅途中,总是在观赏一样的景致。

有的人会觉得无聊,有的人会珍惜生命。

而我,总是身为前面的一群人,在努力做到后者的道德教唆同时,形成内在不断重新播放的矛盾与痛苦。

我越是抵抗这种痛苦,生命就越是显得越来越微不足道。



人总是会真心投入的,不管是流于形式上还是从你生活的肌理中流出来的情感。

更多的人一生中不止一次!

相对于其他很多构成生活辅线的关系来说,唯独这寥寥的几段关系构成了你的全部。

但是关系总会结束,不是吗?

结束后你选择停在一种阴影的覆盖中还是选择走出情感的囹圄?我视这两种不同的人,以完全不同的人性。

一种是浪漫派,一种是现实派。


👀



浪漫主义者期望能够将不可逆转的现状进行颠覆性的改变,然后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改变传统。

例如安乐死。

T先生是个不婚主义者。

我一直在好奇这样的人是如何能够做到逆行而上?

人总是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获得些许幸福,这是一个守恒定律。幸福相对于生活的忧郁来说,显得如此的短暂而且匆忙。

来的时候不自知不觉,在走的时候人更加处于无意识的深处。


T跟我说,也许在自己60岁的时候,会选择一条似乎常人都不会选择的路,去瑞士进行安乐死计划。

我听到他的这个念时候,手中吃牛排的刀叉的温度瞬间降低到了冰点。

不婚主义者的人生似乎也伴随着他对于人生的某种悲观和怅惘。

我一直在想而且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有关此次会面中的一个细节:在T先生说到自己已经不惑之年,而是始终一个人的时候,脸上泛起的浓浓的悲伤。

真正享受生活的人,总是会耽于生活中的孤独。


在没有与T先生再聚的这几年中,我在变化,他也在变化。

我是一种趋向复杂个体以及多维度交叉人格的一种分裂性演变;而T先生在跟生活真实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伴随着成功以及过于长久的一个人生活,导致了灵魂深处的很多东西开始缺失,朋友缺失,情感缺失,以至于欲望缺失。



听到他说,他后来报了一个街舞培训班,并且每一届培训课程都会是他当下最为重要的事情,

从我的角度去理解,在这种社交性质很强烈的活动中,他所能够找寻到的,也许就是在考虑在年老之后选择安乐死之路的那种温暖缺失。

作为不常联系的朋友,一次分别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下次再见,尽管是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但是仿若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次元。

这也许就是,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几何和位置划分的原则。


👀



现实主义者是和T先生完全相反的生活者。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于身边重要的人付出的感情,要远远低于我在陌生人身上所付出的。无论从物质的慷慨解囊,还是从精神上的依恋。

跟以前的我完全不一样。

这种存在于我意识之外的转变,并非心里对于自我的预期,反而成为一种无论我喜欢还是不喜欢,它都在不断推进中的革新。

就像是我必须要进行选择,从一个房间进入另一个房间。

例如这次搬家,我想就是这样的一种选择后的现实主义反馈。


一次搬家,更像是一次彻底的生活大清洗,把那些不好的放不下的以及在各种关系互相侵入后的乱七八糟的颜色沁染过后的“白”,重新回到白的状态。



和室友R谈了几次关于搬家的问题,最终结果的反馈是,对于已经习惯于当下居住环境的我来说,搬家对于生活的全面冲击像是需要开启另外一段人生,而且是在如此被动以及被迫的情况下进行,我的内心就像是承载这一种被践踏的耻辱感。

我立刻结束了谈话和一顿很难吃的午餐,就像是想要迅速逃离现场一般的急切。

这种情感膨胀至顶端然后迅速急转而下的境遇,会让我在某种程度上失去理智,做出很多事后想起来都比较匪夷所思的事情。

如迅速撤退;如抑郁的终极状态。

尽管没有病症的压抑,也会形成浑身颤抖和抽搐。

这是由于某种程度的激荡和多方面的压力让我变得焦躁不安,所有的事情就像定时在这一段时间同时发生,婚礼/搬家/工作难题/孤独/游离/生活的散漫和荒废······



决定搬家的下午我就迅速找新的住所,似乎旧处就成了某一段时间的储物空间,让这一年多的时间就搁置在哪里。

如果我足够洒脱,那间屋子里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想要了。

后来带走了最全的是我的书,而丢弃的最多的,是我的衣服。


最后剩下的一个礼拜的时间,我给自己充足的时间重新建立心里的防御,然后重新做好适应全新生活模式的心里准备,这个全新的生活模式包括:

我将多年前购置的死飞单车重新换了坐垫和车锁,重新换新了轮胎和脚蹬,然后把它作为我每天出行的必要工具,这算是我在旧物中找到的一点怀旧的欣慰。

或者说是离开我上班的地方更加远了,每天的交通需要多花接近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而这二十分钟会途径一段人烟比较稀疏的绿化带,还有具有很强的上海标识的高架桥。

就如这每日往返在上下班途中的自己,像是这座城市的游客:你不知道那一天开始,现在的这个感觉美好的阶段也开始会让你厌烦,然后想要弃之而去。


👀



我记得我有一段时间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你是个浪漫主义者,还是个现实主义者?”

在某一个早晨骑着单车在等红绿灯的间隙中发呆,我给自己找到了答案。



现在的我,在一个人面对者都市中的杂乱和人潮时,当多年前在公交车上能够是我眼泪难以自控而下的那一抹从建筑森林缝隙中洒落过来的阳光,已经不能够再让我精神奔溃了。

就好像是在一切正在经历的故事都在褪色的时候,我却学会了乔装打扮,然后给了自己的人设很多的假象,并且增设了更多具有诱惑性质的元素。

尽管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时间这个魔咒所中和掉,但是我也要竭尽自己所能,去争取这一次算是真正活着的机会。

这是一种很明显的现实主义生存学的进阶和继承。

这也是最容易生存下去的方法。


正如我经常和别人说的,

“我们从小到大,靠的只是自己。”


👀




往期回顾:

 

随笔:

男人四十 HERO 太清教徒

 生活进阶记 / 厦门 / 另一个选择 / 北海道 / 沉溺于生

 噩耗 /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女性瘾者 横滨玛莉 ANNA WINTOUR 

百年酒馆 / 不羁的天空 / 幸福 / 迷失东京 / 海边的曼彻斯特

王冠 / 东京物语 狗镇 / 童年往事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t 先生生活选择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