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焦虑,是怎样保持一种生活的当代性······

颓城2018-01-09 22:38:08


我只是在努力的假装自己生活的很当代,

其实心里空空的,

害怕某一天自己的生活,

会在某一刻因为不够努力,或者太过努力

而开始走样


一年过去,除了认识一些新的朋友之外,在上海的生活繁忙到没有充足的时间来想想,作为一个人之后生活出现的变动和走样。

前几日参加了一场陌生人的派对,约上几位好友。

派对的趣味性不大,也没有说什么值得记忆的点,反而在参加派对之前,等待几位好友驾到的过程中聊到的一些事情让人印象深刻。


我对于与人交往有一个自我保护的习惯,可能是因为在很多话题的讨论中,我太爱面子的个性会产生一种理性来阻止我过度的表达。

我会在交谈中出现歧义时,就开始用力的护短些原本对于“朋友”这个概念就不需要去护的种种阴暗面。


 

W计划再次去东京进行一场独自旅行

仿若在一座生活了久了之后的城市,从来也不会产生让人挥之不去的牵绊。就这么潇洒的背着一个包离开,然后在某一天待腻了的时候再回来。

这是一个完全主动选择的生命,令我们这些习惯于一身负债的人艳羡不已。


我跟即将去旅行的W说,"你一个人去陌生的国家,会不会有所恐惧?"他啜饮了一口杯中的咖啡,然后转向我,"我想要通过旅行来找到一种当代感。"

当代感?

我是首次从他的嘴里听到这个词,然后开始用他生活的点点滴滴套用这个词在我的脑海里形成的模具。

对于一个性取向开放,过于追求自由浪漫,然后有同时具备很高时尚敏感度的W来说,用现代都市青年的”当代性“来形容他给我们这些人造成的存在价值,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真的很少出去旅行,简直就不像是一个双子座。”

他在某一个我没有设防的间隙对我反问了一句。我被这句问,打入到了生活的现实,漂浮不定没有方向的感觉让我成为了一个在城市中生活的蜉蝣,渺小到可有可无的程度。




旅行似乎能够给生活带来一种放大的效果,我一直在思考W为什么一直都热衷于旅行,一个人到处乱走,不仅仅是因为渴望自由那么简单,他还提到一点,你可以有很多的不期而遇。

而我选择在一座城市待上数十年也不曾迁移,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一段时间,可能说我跟自己在这座城市的一切都达成了一种共识与和解,是比较善良的解释。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对崭新的旅途虽然渴望,对于旅行中偶遇到的那些人也充满未知的期盼,但是驱使我真正需要走出去的原因似乎还不足以形成一种动机。

还有一种不能够做一次长途旅行的根本原因当然是经济的问题。对于我这种在生活中一向都奢侈惯了的人,一旦说出去,就难以遏制自己实行在旅途中的完美主义,甚至想要去征服和控制在陌生城市中所遇到的那些不够美好的时刻。

而一次完美的旅行是需要用很多物质的因素堆砌出来,例如你需要在星级酒店来一杯威士忌,甚至能够有足够的预算去往一座城市的最高层建筑去观赏夜景。

旅行要么会剥夺你的主权,成为一个孤独的异乡者,要么是你剥夺旅行的中那些影响你心情的事物的主权,成为一个独裁者。


⛄⛄⛄


W也是个双子座。决定的事,就必然要去做。

后来他始终去成了东京,并且从给到我们几个好友的自己给自己拍的在东京铁塔下祈福的夜景,在日本街头采访的都是男女们,在北海道的雪地里像一个没有人管束的淘气玩雪的孩子。

其实我很羡慕这种无需协调自己内在矛盾纠葛的人,任由不同的生活线索怎么样乱成一团麻,生活该理想化和戏剧化的时候,无需考虑到很现实的问题。而像我这种过多重视于当下现实的人,必然会因为顾忌过多的因素,而变得软弱和怯懦。



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产生出行的欲望,这让我站在每天忙碌而拥挤的人群中,就像是用自己的力量在对抗一整个自己不想要的生活。

我是不是在很多时候,过于逆来顺受了?



在这次的谈话中,当然也牵扯到婚姻

这是每次必须聊到的话题之一,而对于我这样正在面临婚姻降临的人来说,这一场对谈来临的正是时候。

有很多这样的瞬间,我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个不断渴望被人观赏的动物一般,在剖开自己的生活给身边的朋友看。

而对于我这个存在的矛盾体感兴趣的人就开始花费很多的时间观察我对于某些十字路口时刻的抉择。

“你选择婚姻真的让人挺惊讶的。”

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给他们造成的惊讶程度是怎样的,但是我想从我过往的世界观中,例如在有一篇关于《45周年》的影评中对于婚姻的看法,就完完全全会被揣度成一个不婚主义者。

但是这真的是一种误解。



我生活在一种虚无主义当中,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断的感受到生活的虚无和不断的否定一切,就真的处在没有尽头的苦难。

有时候我会把活着的每时每刻都当做一场革命一般,这一秒要跟上一秒的生活必须有所差别,要不断的在进步才算一种活着的现实。

“你能忍受婚姻最后会坠落进平庸吗?”

W开始问我一些关于婚后生活的感受和规划。我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像遁入了仿佛结完婚很多年后的心力交瘁。

绑定关系,的确能够然让人感觉心力交瘁的。

我记得以前形容别人开启一段崭新的感情生活的时候,我都喜欢用“Stuff”这个词。“你结识了了一个新的女孩,开始谈恋爱之类的关系了?”或者说,“我并不想跟你保持一段relationship之类的狗屎。”

迈入婚姻,的确是你从一个人生阶段迈入另一个人生阶段的重大改变。

不是说开始觉得爱情是可靠的,就开始对于那些不相信爱情的人施加谆谆教导,把自己摆在一个十分高高在上的位置。结婚又有什么了不起······

而是说,这类人选择了一条多数人会走的路,希冀这种“幸福的终点”。

而越来越多的人对于通过婚姻的方式抵达这个“幸福的终点”产生了怀疑,独身也许更好。

某种程度上的确是一种觉醒。

“我就不会结婚。”W说。

S也说,“找不到认定的,我也是不会的。”

另一位朋友K则保持沉默。


⛄⛄⛄


建构稳定的家庭不是一个人的上帝,那么什么才是?

我想似乎鲜有人思考这个问题。

大多数人也都会如同我一样,埋着头一直往前的生活,连周边出现的什么人,什么样的景致也完全顾及不到。

这是否也算是一种盲目的勇敢?

“我觉得我应该需要婚姻。”

我想这是到了迈入成年世界没有必要躲藏的事。但是也可能这不是一种躲藏,婚姻在某个程度上不是一种relationship,而是一份contract。

“坠入婚姻仿佛坠入地狱。”这种观念将它看成是一份无法接受的原罪,而完全忽略了“有些现实是没有来由,而必须要去经历才能够叫做人生”的东西。


认定不经历婚姻的人是在逃避,我觉得这种价值观有点可怕,所以就连忙做出否定。

希望自由也许是一种理想主义这对于“理想生活”的渴望。

而追寻这样的理想生活,需要付出一种赌博性质的冒险,才能够让路途变得更加充实。当然自由之路所存有的未知和恐惧,与婚姻之路里面的未知和恐惧一样艰难。


我有一次在很晚的时候脑海中一直在游离自己见到的很多不确定,变得很抑郁。

我就会寻求一种解脱的方式,哪怕是最为短暂的逃离。

囿于都市漫长和匆匆中的我,需要一个简单的出走,去节奏稍稍放缓的地方散散步。连夜给A发了信息,约上他去郊外的一个从没有去过的古镇。

小镇很好,是A经常一个人困于孤独的时候来的地方。

而且很活络的生活着不少居民,那条河没有被旅行公司重新规划,变得规整但是冰冷,而是仍然有浣衣服的妇人。

坐在老木门旁边摘菜的老人,挑着不少农庄特产叫卖的农商,还有那种在很小的时候才能买到辣椒糖棒的格子铺小店,量体裁衣的中年裁缝······

突然我有一种“参与期间”的感觉。

“对于生活诸多满满的不确定,我感到有点害怕。”我跟A坐在河边看着这个小镇的勃勃生机。“我不满足于自己一直在原地踏步,但是我也不喜欢一切都不确定的感觉。”

“你希望把自己的希望交付到别人身上,其实是一种自讨没趣的做法。”A跟我说。

这是一种独立于外的说法,也是对于不确定的焦虑猛然一击的说法。

活着难道不就是一场漫长的殊死斗争吗?



往期回顾:

 

随笔:

 很烂的人

 婚礼 / 搬家记 / 男人四十 / HERO 太清教徒

 生活进阶记 / 厦门 / 另一个选择 / 北海道 / 沉溺于生

 噩耗 /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墙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跳支华尔兹

哈利波特 / 女性瘾者 横滨玛莉 ANNA WINTOUR 

百年酒馆 / 不羁的天空 / 幸福 / 迷失东京 / 海边的曼彻斯特

王冠 / 东京物语 / 狗镇 / 童年往事 /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个人微博:@小颓城

阅读原文

TAGS:生活婚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