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喜欢大笑的女生结婚了

颓城2018-01-09 22:38:12


选择婚姻是不是一种活在当下的行为······



有时候我很想把生活中那些对于未知因素的好奇,以及对于过去的自我的鄙夷,统统整合起来,然后丢弃进垃圾桶。

在每一天的时光虚度中,只注重眼前的事物就好。

但是从参加完小何的婚礼到回沪独处的这几天两种境况不同的演化中,我感觉到过去,当下,未来的一种夹杂着的,完全混沌的生活真实。

我总是力图想要去解析生命中不同空间的维度,通过时间段的划分,或层级以及空间的划分来区隔开来我自己与其他人之间的差别,

但是我最后还是要坦白,我失败了,并且我做不到。

过去的几天,南京城突然下起了大雨。

正如我每次抵达南京都能够感觉到一种诡谲的气氛萦绕着,昏昏沉沉的天空下,一些在雨水浸湿中斑驳的古老建筑和那些穹枝的树木,在这渐渐变冷需要开始御寒的秋季里,

就连喜庆的婚礼现场,也变得十分阴冷。

而且我跟燕子都没有带足衣服,全程互相紧凑着取暖,或者躲在车里不想出来,偶尔因为需要拿运行李箱从车内出来一下,

仿佛这场绵绵的雨是将整个夏天的低温都蕴藏在了水珠里,通过针织衫外套,沁入了皮肤,冰凉彻骨。



🎎🎎🎎


从南京城区到小何的住处有一段很远的距离,但是在还没抵达的时候,我们找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有找到正确的路口,就徘徊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来来回回兜圈子。

电话过去,就听到小何熟悉的声音。因为关系太熟悉,也太知晓彼此的声调和语气特色,对于我们这些离家时间太久的人来说,小何的声音好像唤醒了记忆深处的“我们”。


那些青春年华里一起度过的时间和留下的美好记忆。

这一部分的自己跟当下在都市生活和工作的“我”很有默契的完全融合,密不可分了。

当然你很难去分清哪一部分是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一部分又是自己永远也不会想要去面对的。

我很羡慕那些能够做到不愿意与自己的过去和解的人,燃烧所有去爱,或者放弃所有去恨,都是十分酣畅淋漓的表达。

我不是这种人,燕子也不是这种人。

同样的,我身边也鲜少有这样的人。那些坚持自己是能够忘却过去,永远也不会和那个自己鄙夷的分身和解的,但是到最后妥协的,总会是这个故作坚强的部分。



🎎🎎🎎

那么,选择婚姻,是一种妥协吗?

我不敢断定这样的论断,但是我知道人们所希冀的真正诗意的生活是不可能存在于婚姻当中的。

诗意是率属于魔鬼的部分,而绝非是选择安定并且努力生活下去的种群。

可是有的人准备好接受一种不自知的反抗,同时也在跟那些希望和快乐告别,而有的人,能够接受那些无法治愈的痛苦,把生命当做一种至高的敬礼,然后一路前行一路朝拜。

南京途中我们在座的那几位,可能就是这种能够苦役于生活并且乐在其中的人。

“从路口的公交站牌左转再一直往前走,你就能看到一个雨棚。门口在准备晚宴的就是了。"

见到小何,一种我家乡人特有的热情,但是也不会过分侵入性的招待。

我下了车,对她抬了抬眉毛,大概的意思是说,“嘿,又见面了。”她也对我和燕子笑笑,然后调侃到,“小伙子又变帅了嘛。”

我很喜欢老朋友之间这种没有隔阂的打趣,能够给人一种很牢靠以及稳固的感觉。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到这种不是太近也不是太远的关系。



🎎🎎🎎

小何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礼服,踩着一双白色细跟鞋,站在门口,在这秋天萧瑟的雨中,有一种别样的景致。

红色在这个特定的日子,似乎具有了特别的力量。

她的整个家里都是红色的,这似乎是这场婚礼给我留下的最强烈的印象,也是小何的个性给我留下的最强烈的印象。

她很适合红色。

门上贴这红色的喜字,楼梯上绑着红色的气球,屋顶上飘着红色的絮带,红色花安静的站立在窗户的两边,红色的暖水瓶龙凤呈祥,红色的床单和被褥,上面摆放着红色的果盘,里面有红枣和红豆。

甚至就连小何的妆容也是红色的,一种烈焰红的唇膏,玫红的眼影,粉红的腮红。


晚宴中她换了两套礼服,除了婚纱外,也是一身红色带闪光Bling Bling的装饰物,燕子在我的耳畔说,“今天小何的一身还都挺美的。”

红色能够驱散生活中很多颓丧的情绪,似乎也会让婚姻的焦虑降至冰点。



🎎🎎🎎

在得知她要迈入婚姻的那段时间,我有和她聊天时提到,有没有产生一些婚前焦虑?

焦虑是一种能力。小何说,是相对于智者而言的。而我,大笑几声就能够过去了。

在生活中的她也的确是这个样子的。

她是一个很爱笑的女生,特别是在老朋友之间,话题聊到正High的时候,就会放肆的笑,然后放肆的怼。

在这种放肆背后,是一种筋疲力竭,一种用喜庆的语调周旋在几十桌客人之间的累。

燕子问她感觉如何,她只摇了摇头。


我和燕子以及其他几位朋友倒是女方朋友的代表出席婚礼,燕子是小何的伴娘,备好的礼服、鲜花、香槟,还有一系列婚庆典礼的流程彩排。

忙活了整天,晚上的婚礼顺利举行。抛开一些传统的习俗不谈,就从筹备到开始的一道道工序,完全是全家人这辈子最为忙碌的事情。


🎎🎎🎎

我一直在好奇,为什么结婚的仪式感对于人们来说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从一场酒席到另一场酒席,新郎新娘里里外外忙到没空和朋友们招呼一下。

太多的人送来祝福,太多的亲戚重视这场婚礼中两位新人喜气和幸福感,也有太多的在这场婚礼的形式中寻找浪漫。

小何的娘家亲戚从外地赶来了几十人,途中有一辆车抛锚了,差一点没有赶上婚宴,一波又一波的电话找拖车公司;

中午劝酒的朋友中有个十分热络的男生,好像是硬要抓着新郎灌醉才算满足此行的目的,然而新郎礼仪太重,不好意思拒绝敬酒,便一杯一杯的干下去;

伴郎伴娘帮衬着两位新人忙里忙外也还是应接不暇,但总算将复杂的需要不断周旋的婚礼圆满推进完毕。



🎎🎎🎎


之前有朋友告诉我,在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参加完一场婚礼之后,你也许对于婚姻的观念彻底改变。

这次可以算是验证了这句话。

舞台上的小何,对着自己的丈夫阐述十几年来的感激和包容,最后挤出一句“我爱你”,涉及到自我本质的一种交付就在不知不觉之间发生了。

这也许就是结婚最大的力量吧。

就像是两把锁,牢牢的将两个人锁住,逼迫着你去付出与爱。

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一种物物交换般的现实感掺杂在这长情与告白的瞬间。

如果你想要生活的安全感,那么你需要一种狂暴的力量来胁迫着你,去珍惜这个瞬间迸发的热情和感恩,哪怕只是很短暂的一瞬。

去爱这一场坚持十余年,但是不一定美好、浪漫、和谐的时光。

因为这一段结束后,永远不会再出现下一段。



往期回顾:

 

随笔:

搬家记 / 男人四十 / HERO 太清教徒

 生活进阶记 / 厦门 / 另一个选择 / 北海道 / 沉溺于生

 噩耗 /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墙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女性瘾者 横滨玛莉 ANNA WINTOUR 

百年酒馆 / 不羁的天空 / 幸福 / 迷失东京 / 海边的曼彻斯特

王冠 / 东京物语 / 狗镇 / 童年往事 /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小何能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