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可大,人可小,唯有饱和不可欠

VCphotos鱼行口2018-01-22 01:44:55


这是 VCphotos 的第 420 次推送。


景大,人小,欠饱和。


大约三年前,也可能是四年前,微信朋友圈里有人这样总结国内几个摄影师的拍摄风格。并称之为,景观摄影。


分类是基于方便的偷懒。贴标签,强行归档,便于查找比对。人们需要秩序来否认浅尝辄止。无奈摄影不是实验室,也并非图书馆。比如所谓人像摄影。我多次见过有摄影师给大猩猩拍的肖像,看起来比人更像人——你该称呼这是“猩像摄影”,还是“人像摄影”?


事实上,很多大猩猩确实比人更有人样儿。比如强奸这种行为,只在人类中发生,在其他禽兽中从来不会有如此突破下限的行为。也因此,把强奸犯称为“衣冠禽兽”,实在是对禽兽的造谣、中伤与侮辱。


不过VC君私底下也分类,第一类是非常喜欢的摄影,第二类是不那么喜欢的摄影。只分这两类,再多就复杂。


比如所谓的“景大人小欠饱和”——这种摄影分类的名称,可真够长的。摄影师沿着长江黄河长城海岸出走数年,费牛劲拍出的作品,七个字就给打发了。


忒坏。堪比王朔先生调侃国师张艺谋的那一句,“搞装修的”。


除去薇薇安·梅耶这样终生无意洗照片的桃花源中人,任何一个拍摄者只要把照片发表、输出、办展(哪怕只是发在朋友圈),我相信他/她一定是一个有表达欲的人。他会希望自己的作品进入全球传播通路,并渴求读者与看客的围观垂注。


换句话说,绝大多数都是追逐名利的俗人。名利是好事,可能是世上最好的事物之一。俗人在俗世追逐名利,名正言顺,刚刚好。但最尴尬的地方往往在于,人们对于俗人的评断,经常要么骂不到点子上,要么夸得失了分寸。


我兴趣从来游移,“景大人小欠饱和”看多了也犯腻味。不过最近看见摄影师 Julien Chatelin 拍摄的《中国西部》,生出一些新鲜感:景也大,人也小,可偏偏就不欠饱和。


看起来也挺好。可见,我祖国大西北绝不是国中摄影师们想象中那么的“荒凉”,那么的“黄土”,那么的“落后”,那么的需要“关怀”。


中国文人画与诗书经典,最大的价值观输出特色之一,是扭曲与变形。太不具像,太爱用形容词与比喻。而这些类似“荒凉”的刻板印象从文化经典进入中国人的基因图谱之后,不少摄影师甚至为了还原经典,不惜扭曲现实——欠饱和这手法,就是借来的刀。


欠饱和这事,一不留神让江山变了颜色。想想挺可怕。


废话不说,we see photos













-END-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