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好奇,我在陌陌调查了一下到底是什么人在给网络主播打赏

坏话不知名主播小王2018-02-15 02:41:36

我一直有一个好奇心无法被满足——我经常可以在弹窗或者随便什么新闻里看到类似“土豪看直播豪掷百万”“美女主播年入几千万堪比一线明星”之类的新闻,我愈发好奇,到底是谁在给主播花钱?这种消费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我从贴吧找到知乎,都只能找到类似“看直播刷钱的是不是傻”这样的话题和它们底下无意义的骂战,没有人告诉我我最关心的事情,也没有“土豪”站出来讲话。我决定自己解决自己的好奇心,找到了在陌陌直播上班的朋友,求她替我接洽。几天后,她帮我问到几位愿意接受匿名采访的用户。


01

“我刷得不多,200多万而已”


李哥| 44岁丨东北人丨“干工程的”

 


李哥是我第一个采访对象,因为在朋友发来的介绍里,他是打赏额最高的那一个,也是我最想了解的那种“土豪”。


李哥的微信头像是一个非常幼稚甚至有些拙劣的铅笔画,完全不是我熟悉的那种中年人,或是土老板的头像。


我的采访经验可以忽略不计,而这次采访也更像是聊天,在聊天中,我尽量在庞杂无边际的聊天内容中提问每个人我最关心的几个问题,以Q&A的形式贴出来,以下Bad为我,受访者化名为其本人。


Bad:陌陌的朋友告诉我您在直播间刷礼物特别豪气,您大概在直播间刷过多少钱?


李哥:我刷得不多,200多个(万)吧。


Bad:在直播间应该是数一数二的大R(注:陌陌的朋友教我的业内术语,词源来自“人民币玩家”,R是“人民币”的缩写)了吧?


李哥:数一数二肯定不算,说小有名气还差不多。比我花的多的人老多了,像有那种财富等级49级(注:满级)的,人都叫神豪,累计应该是花了三千多个(万)吧。不过他们都很神秘,不可能帮你做采访。


Bad:问个尴尬的问题,刷这么多钱的心理动机是什么?是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


李哥:你是不是就想问我们是不是为了睡主播吧。老弟我让你自己算,几百上千万的,别说女主播女模特了,包二三线女明星都能包好几个了吧?我们都是做生意的,没那么傻。没钱的人就是爱替有钱人胡思乱想。


Bad:那真实的情况是?


李哥:撒钱开心呗。


Bad:让别人围观你撒钱的开心?


李哥:多少有点儿吧,谁还不爱个面子。我自己很喜欢一个跳舞的主播,长得就还可以吧,气质很清爽,小家碧玉的。刚出道的时候我就给她做“守护”,现在也算是比较红了,她那些粉丝都认识我。但我拢共也就跟她通过两个电话,吃过一顿饭。一方面是这种关系比较单纯,比较轻松,也没什么现实生活里千丝万缕的关系。其实有点像早年玩网游认识的那种朋友,对,我那时候玩网游也没少花钱,一年也是十几万几十万的,差不多。


Bad:另外一方面是?


李哥:另一方面就是跟生活有关系的呗。你能给主播花上百万,说明你的财富啊、社会地位啊,都进了一个门槛。这样大R之间认识一下,偶尔搞搞聚会啥的,互相也有生意谈。实不相瞒我在这个圈子里交到的朋友,让我挣了都不止一两百(万)了。


Bad:最多会一次打赏多少?


李哥:那记不住了。有一回是打榜刷急眼了,半宿刷了十五万吧。今年盛典还没到最激烈的时候,到现在拢共花30多个(万),到1月7号正日子那天应该是最热闹的,我现在就给总决赛留了100(万)现金。


Bad:最开始看直播是因为什么?


李哥:有阵心情不太好,看直播能不去想很多事。

 

 跟李哥的聊天非常短平快,回复非常迅速,短的问题几乎秒回,长的句子发语音,在李哥的回答中,我感觉他非常倾向于将自己定位为“施予帮助者”,将打赏当做“守护”和帮助,而不是一种消费,甚至接受我的采访他也是认为“帮我做采访”。


聊天结束,我跟他开玩笑说他的头像完全不像我想象中的“土豪”。李哥回答说是他孩子小时候的画,“现在在加拿大留学,不听话,老不让人省心。”


02

“送礼物,不叫消费”


Rayn丨36岁丨现居上海丨外企


Rayn从头像到朋友圈都非常典型,暴露超多工作信息,非常像时下每一个用微信办公的都市白领,所以我决定给他的化名用外企最典型的英文名——Rayn。


不过Rayn却又非常不“典型”,他非常不符合我们对直播用户的想象(土豪/屌丝 两极分化),他过于“中流砥柱”了,这种中产在我的想象中应该是“知识付费”的簇拥者,他为什么会用碎片时间看直播呢?


Bad:我想很冒昧的问一下,在我的感觉里,您这样的中产是很少会成为直播用户的,为什么您会喜欢看直播?


Rayn:我经常加班,加班的时候喜欢点开直播把手机立在屏幕旁边,听听唱歌看看跳舞,有点家庭主妇开着肥皂剧干家务的意思吧,工作调剂。还有跑步的时候,看直播比看电视剧省心,直播内容很散,注意力不需要高度集中,可以留点注意力在自己的步幅。


Bad:在直播上打赏过多少钱?


Rayn:每月3000,只少不多。


Bad:占您收入的比重?


Rayn:我月入30K左右。


Bad:这种消费的动机是?


Rayn:我先纠正你一个观点,送礼物,不叫消费。消费发生在我和直播平台之间,我购买虚拟道具,送礼物只是赠予这种道具。


Bad:所以赠予的动机是?


Rayn:送礼物不就是为了表示支持,鼓励,还有感谢吗?感谢她们陪我加班。


Bad:所以您是看女性主播的直播。


Rayn:男主播太吵,不适合做工作的背景音。


Bad:有没有打赏很多,超过每月3000这个额度的时候?


Rayn:我记得有一次我正在边看一个直播边加班,主播去接一个电话,可能因为直播间人很少,就没关麦,当时办公室非常安静,我听到她告诉电话那边的人说“我干活呢”,那一刻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就像突然意识到她也是在工作,产生了一种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吧,就刷了两个游艇,那是唯一一次刷的多的。


Bad:最开始看直播是因为什么?


Rayn:同事看吃播。感觉机械化的工作之余瞄两眼挺解压的。

 

Rayn无论是打赏行为还是说话都是我想象的直播用户所没有的那种理性,可能是基于他的受教育程度和工作,不过这种理性也呈现出一种轻微的偏执,比如说服我接受他“送礼物不算消费”的概念,可能他们确实有和我们不一样的思维模式。


不过Rayn有一点思维跟我还很一样,当我问其他有没有跟随大部分白领的脚步步入“知识付费”的滚滚浪潮中时,他说:“工作已经很累了,你还愿意让自己花钱花精力去知道点知道不知道都行的事儿么?”


03

“一天赚40,看直播花100多”


小张丨24岁丨河北丨零工



小张的好友申请我发送的很早,但他很晚才接受申请,他告诉我说自己很忙,我问他在忙什么,他说,一些事儿。


小张不姓张,早先在北京和深圳都待过,之后回的河北,给他起这个化名是因为在聊的过程中他一直不停的在向我介绍他所追捧的一个女主播,我决定给那个主播化名小丽。和小张的很多对话也都是围绕着小丽展开。

 

Bad:看直播花过多少钱?


小张:我给小丽刷了,总共应该有几千的礼物吧,三四千。


Bad:刷礼物的目的是什么呢?


小张:有人刷礼物才会有人气啊,目的就是人气。小丽的直播比那些红的主播水平都高,就是人气不行。


Bad:除了人气方面,有没有其他的,比如想认识小丽,让小丽记住你?


小张:她认识我。


Bad:属于很好的朋友?


小张:我看她直播,直播的时候有时候会跟我们聊天,她直播挺忙的。微信很少,就有次她问我说为啥很长时间都没去看她直播了,我说我回老家了,爸爸病了,手头也紧。她给我转了2000,我说过后还她,她说不用了,都之前打赏的,当帮我存着了。


Bad:这个钱后来又打赏回去了吗?


小张:那这个账就算不清了。


Bad:给小丽最多一次打赏过多少?


小张:送过一次跑车(注:礼物价值约人民币140元)。当时有别的直播间的人跑来捣乱,说什么没人气下播吧,连送礼物的都没有。我就刷了个跑车。


Bad:气着了。


小张:挺生气的,你看不起我可以,不能看不起她。


Bad:跑车挺贵吧,得100多?当时属于你很大的开销了吧?


小张:我当时做零工,一天差不多赚40吧。我日常花钱挺省的,吃的穿的都不讲究,都买最便宜的。也没有什么业余爱好,零用钱基本就是支持小丽了。


Bad:冒昧问一下,你是单身吗?


小张:单身好几年了,之前有个对象,是中专同学。她家里嫌弃我给不起彩礼,我就带她一起去北京打工挣钱,然后她就跟一个干中介的山西男的好了,那个男的在燕郊有房,两室一厅。我不恨他俩,但是我也不相信爱情了。

 

在我们聊天结束的时候,小张突然问我,我的采访发出来能不能给小丽做一下宣传,她很有能力进年度盛典,就是人气不高,他手头最近很紧,没能力帮小丽刷热度。


我告诉他不可以,因为我被授权的程度并没有那么高,必须全部匿名,并且这样的话我认为会影响赛制的公平性,对其他可能更小的主播不公平,但我可以转他200块钱,让他去给小丽刷热度(注:年度盛典以主播收到的礼物为指数计算热度)。


小张拒绝了我,表示他不会拿别人的钱去刷礼物。但他又推荐了一遍小丽的直播间,建议我去看一下,“唱的真的挺好,跟歌星没区别。”

 

整理完和三个人的聊天记录,我突然想起去小丽的直播间看看,她正在唱一首前段时间很红的网络歌曲,“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唱的确实不错,和双井路边扫码点歌的歌手水平差不多,只是直播间人气真的很低,只有几个ID在不停的发送评论。


她唱完,我决定替小张送一张万能卡(注:约人民币140元),礼物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我看到小丽的脸从松弛的平静变成真实的激动,她念出我的ID,表示感谢。而我像是终于完成了一个任务或是推开一扇大门,长舒一口气。



最后是我的二维码,可以扫描关注一下我



阅读原文

TAGS:小张主播李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