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女人和两岁女童,都是同行

VCphotos鱼行口2018-02-23 15:26:49

厦门鸿山寺,82岁的奶奶在虔诚拜佛。


这是 VCphotos 的第 427 次推送。


年前,82岁的奶奶从河南飞来厦门,与我们团聚围炉。这是她一生中第一次没在老家过除夕,最大原因当然是要看望她惦念的重孙女,我两岁的女儿。厦门气候比河南舒适,奶奶在这边过年心情不错,我心情自然好。


我奶奶在老家,有两大爱好。首先是打麻将。她曾因打麻将这件事,与我爷爷争吵数十年,后来不小心自己也学会了打麻将,再也找不到争吵的理由或借口。麻将伟大,麻将万岁。奶奶的另一个爱好,则是和我爸爸吵架。据理力争,寸土不让,争吵起来时,那叫一个惊天动地。这爱好持续数十年,至今未戒除。


爸爸有时甚至会向我抱怨,我不会是抱养的吧?不是你奶奶亲生的?


对于奶奶的第二个爱好,我心里挺支持。这道理,我也对爸爸说过。作为一个82岁的老太太,居然有心力和后辈争吵辩白,这老太太身体一定很不错。老人身体不错,是后辈最大的福气。我爸爸和我,就是这样有福气的人。


厦门鸿山寺,奶奶在远望厦门港风光。


我只知奶奶身体不错,胃口也好,但并不知到底好到什么程度。闽南水土与中原有异,作为孙辈,我心底其实很怕奶奶的身体会在厦门出问题。万一出问题,我不好向我的叔叔姑姑们交待。


我的担心最早体现在南普陀寺。我常年爱去南普陀寺五老峰攀爬锻炼,大年初一那天带着奶奶,我只敢带她到山脚,再不敢登高就打道回府。早两天又带她去登鸿山,这才是让我震惊的开始:从山底到山顶,奶奶走走看看,如履平地,登顶俯瞰厦门港海景时,也没显劳累。


厦门鸿山寺的制高点,是一座亭子。图为奶奶从亭子上扶梯而下。


从鸿山山顶向下走15分钟,就到了半山腰的鸿山寺。拜佛是奶奶的生活习惯,好在厦门寺庙多,选择也多。奶奶面对鸿山寺的佛像虔诚跪拜时,我两岁的女儿也在旁边抬起头,好奇地看着那些高达丈二的佛像。


相差整整80岁,二人面对佛像,所思所想很不同。


接下来,我女儿说了一句话,这话她当时是对着妈妈说的:妈妈,这些都是幻相…


我老婆登时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就问:你这句话是从哪里学的?


女儿立刻恢复一个幼儿的模样:书里看的嘛《大乌鸦》…”说完这句话,她又开始蹦跳着四处玩耍。


从鸿山寺下山回到家,我进门第一件事是寻找那本她口中的绘本《大乌鸦》。这是一本法国作者的绘本。我在其中一页的确看到了这么一句话:“…可是,这些通通都是幻想…”


绘本《大乌鸦》。


幻想,而不是我二十分钟前所理解的幻相。两岁的女儿并不认字,但听过妈妈讲过绘本故事,她基本能记下绘本中的每一句话。


是“幻想”,而不是我先前以为的“幻相”。


但我仍然无法理解,为什么她看着那些威严耸立的佛像,会乌鸦学舌说出这么一句话:“…这些都是幻想…”稍作思想,我居然很同意她的论断。人间所有塑像,最终的命运都是倒塌,重归于尘土。哪怕它们曾经站立数千年,甚至上万年。


这些短暂站立的佛像,当然是幻相(想)。


在山里能遇到各种人。有人全程蛙跳登顶,有人自我对弈。


我奶奶用打麻将、吵架和爬山这三件事,给我上了一课:有一个长生久视的健康身躯,生命会增添多大的乐趣与幸福。我女儿则只是用一句绘本中的话,如当头棒喝,断我妄念,让我心惊。


最关键的问题来了。我这两位老师兼至亲,一个82岁,另一个两岁,她们俩遇到一起,会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发生?


昨日,两岁的女儿指着82岁的奶奶的手,一字一字慢慢说:  …你的手很黑。


童言真无忌。想想也是,一个八旬老太太的皮肤,当然不如两岁小女的皮肤更细嫩。女人真是同行啊,张爱玲眼光实在毒——不管你是80岁,还是哪怕只有两岁,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在比较、比照、比高低。


奶奶的皮肤质地,被她两岁的重孙女鄙视了。


毫无疑问,这可是今年我家过年发生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怎么办呢?今天,我发现,我这位一生从未做过皮肤护理的奶奶,已经开始尝试使用我妈的护手霜了。


刚刚,她拉着我的手说:“你知道吗?在老家那些街坊邻居里,我的皮肤还算好的呢…”


-END-

iPhone用户赞赏二维码


阅读原文

TAGS:鸿山寺奶奶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