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进阶记:那些失去的和你想得到的,别奢望共同拥有

颓城2018-03-28 12:15:22


”你是个没有任何目标的人。“

”对啊。谁又有呢。“



什么时候开始,我将人划分出了不同的命运。

我开始迷恋上去刻意的生活成某种样子,或者说期待自己的人生变成一种他人期待的样子,而且,我很享受。

好像这种命运的与众不同之处,是能够凸显专属于我的一种得天独厚的优越感。

“其他人都在艳羡我,而我报以绝对的优势站在高处俯视着你。”


  


我一向不喜欢很刻意的去结识新的人,特别是当我的朋友尝试给我介绍其他朋友的时候,我在心里会做自己很多的考量。

在某个群体身上,交友很难会产生热情,更不用说能够在人情中找到那个被称作永恒的东西。

这是变得世故的一种,我需要承认这一点。



我生活中也存在着和我很像的朋友,就好像把”交朋友“这件事当作人生大事一样对待,并且特别慎重。

记得有一次我联系了两方,G先生和H女士,分别带着自己的挚友出席一场五个人的小聚会,我是两方的中间人。

约的是某座美术馆顶楼的透明咖啡馆。

见面,引荐,介绍,握手,就开启了略有尴尬的交谈。G先生和H女士分别都带来了自己最喜欢的书,并且渴望分享阅读心得并且交流思想。

三盏咖啡、五点甜品、再过几轮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我默默的感觉到两方都在努力维持这不让我尴尬的境地,推进每一个话题进行。

但是在这个谈话的最深层,都深藏着秘密,害怕被某一个句子某一个词语触碰到,而变得脆弱。

聚会过后,我幻想的朋友之间的和谐以及雅典学院式的祥和,在双方不断找我抱怨的过程当中变得一片粉碎,他们彼此觉得对方很难搞定,双方的交谈就如一场交恶。

之后我便暗自下了决定,我绝不会去认识非情愿想要认识我的人,也不想去与某种应付感的任务型社交进行过多精神上的试探。



人之间存在的差异性,导致了不同人之间相互交往的异常关系,和睦的与混乱的,熟悉的与陌生的。

我甚至在想,把某一个人当作朋友,是不是也算一种对于他的消费?对于朋友关系的消费。

互相合得来的二者之间,就像是供需关系的平衡,你的身上有某种我所想要的东西,我的身上同样也有你需要的。从来没有完美者与残缺者共存的立论成立,交往就仿佛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碎掉的部分,并且期待在其他人身上找到支离破碎的碎片来让“我”变得完整。


 


可是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不是指身份等级纵向比较的不平等,而是指在同样的出身,同样层级的出生方式的前提下,面对世界的多重不公,最后所造就的身份和角色的不平等。

这种差异性会产生能够拒你于千里之外的阻隔力量,造成难以消除的距离感。



我常常将自己归属在一种从下层阶级开始不断向前挤进让人看起来比较高级一点的生活圈中,从而掩盖掉自己在社会关系中的那种自卑感,一种没有信心支撑的空虚。

经常在某个时刻,我会陷入被内心深处对于名望和成功的欲望所支配的矛盾对立当中,并且不断地憎恶和讨厌自己。


 


人最终都会成为他们最讨厌的那种人的,在某个层级上。

我紧跟着自己的判断力与人交往,然后遭到冷漠和误解,并且我绝不能够奢望他能够给予半点的仁慈和温和以对。

这是一个社交关系平衡论的过程,并且是个虚伪交换虚伪的过程。



我曾经说过,我对这一连串的社会关系感到倒胃口,但是你又不得不去掩饰和扮演每一个不同的角色,从而来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和善与真实。

现在回想起来这句话,就好像是我的人际关系的一种箴言。

这些年来开始慢慢的将自己的双脚深深的扎根在都市生活的欲望当中,并且完完全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哪些层面进行了巨大的变化。

但是在和朋友的某一次聊天过程当中,我就好像是被他从自我膨胀和满足的世界边缘硬生生的拽回来了,”你是个没有任何目标的人。“


 


我开始思忖着这些年来“自我”发生的变化。

我开始喜欢追逐,从每一个小的自己不可企及的目标开始,我建立了很多完全不同领域的标杆,然后不断显示出自己的进步和蜕变;

我开始喜欢赢的状态,在某个项目执行完成后,这种赢的状态能够带给我不少的喜悦;

我当然也越来越沉迷于时尚带给我的快乐,用搭配/护肤/美容来逐步的建构我自己的小型的社会现实,让别人看到我就觉得我生活的很幸福。

······

可是我知道,我的温和谦卑的特质一直隐藏在了皮囊之下,并且构成了我自身的逐渐失去逻辑以及混乱至极的意识形态。



在都市生活中,我越来越重视的阶级属性,慢慢变成了生存的外衣。

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遵从都市生存法则,在无意识的状态里释放自我,并且勇敢面对所能够遇到的一切,是不是就能够找寻到我生活的重心,从而不再会有如此虚空的状态,也不需要隐藏真实于一层层的复杂面具之下?

但是我明显知道这种亡命徒一般的生活,更或者说是一种清教徒的生活,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吸引力,更加不是自己会成为的样子。


 


关于生活的目标与信仰,在最终也只会有一个结果,你以为自己相信了什么,但是你对生活 依然一无所知。


最近我要求一个在非洲的朋友给我邮寄来不同品种的咖啡豆来作为我某种伪装的又一层,开始研究咖啡豆文化,来伪装成为饮用咖啡的这种行为,能够给我更多的哲学思考和生存意义。

然而串联起今天在和朋友聚餐的时候,我反问他的一个问题,“我怎么会生活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复杂到连我自己也并不清楚生活的方向到底是什么。”

朋友听着,过了片刻依旧低下头去玩自己的手机,然后告诉我,“你不要幻想去维持精神世界的真理和现实生活的生存之间的和谐统一,他们之间永远是存在矛盾的。”


我想,这可能就是我这篇文章这些无逻辑性的探讨背后的一个维度的答案。



Tips:

本篇文章想要送出一些非洲那位朋友送来的咖啡,

想要尝试肯尼亚咖啡豆的朋友,可以在菜单栏点击进群,或者加我私人微信。

后续颓城会陆续开展关于咖啡的专题。

生活这么丧和复杂的颓,可能也会尝试通过此种方式与你们亲近,与社会亲近。

我不想被完全孤立起来。



--END--



往期回顾:

 

随笔:

厦门 / 另一个选择 / 北海道 / 沉溺于生

 噩耗 /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墙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不羁的天空 / 幸福 / 迷失东京 / 海边的曼彻斯特

王冠 / 东京物语 / 狗镇 / 童年往事 /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能够朋友颓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