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于生:谁都不想要普遍意义的人生······

颓城2018-03-28 12:15:24


陌生而又放荡的;

理性而又偏激的;

冷漠的,伤感的。

雀跃的,道德的。



生活中那种振奋人心的感觉,对于现如今的我来说已经越来越难得了。

当它和工作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是混乱而无序的;但是当这两者足以支撑你推进日复一日的时间巨轮往前转动时,一下子完全放空,你同时也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虚无。

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悖论。



这几天离开了公司,彻彻底底的安静下来之后,我开始一点一滴的审视自身的生活以及对于未来的把握。

最后我得出了一个终极结论,我绝不要普遍意义的人生。而对于所有事情的感知和转化之后,我越来越坚定这样的信念。



最近跟J小聚了一次,似乎对于这位一直欣赏的朋友有了全新的认识。就仿佛在过去的相处两年时间里,从来没有这样畅快的聊过。

约的是一家西餐厅,从LAST DAY那一天算起,应该是放空后的第一周。忙忙碌碌的工作节奏立刻放缓,突然对J以及公司中的很多事都多了一些体察和留意,很多不解的问题都得到了解释。


J是从美国回来的华侨,两年前开始创业。

从公司第一次对外招聘的时候,我就参与了面试结识了他,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达成合作。

就在我做了另外的选择去了别家Agency后,发现工作与自身的不契合,便立刻决定离职,调转自己的方向。

在和J一直在保持着联系的这条线上,他依然是宽容而且具有很强的冒险精神的,后来便加入了他的创业团队。


初始创业的小公司没有多少人,简单的架构简单的构成,但是做的风生水起。

正是因为简单,所有案子几乎都是全员出动,几颗心拧成一股绳,员工的工作热情是这家新公司迎接所有生存困难最为强大的力量。就算是艰难的年度Pitch以及活动执行,也在J以及我们没日没夜的工作推进中,得以顺利进行。


“我们所有的人都在努力的推进这艘小船往前走。因为老板都不敢松懈。”记得我的是老同事包曾经跟我说起过他对于J的支持和忠诚。

J给到员工的工作空间很大,他是不会过度下判断性决议的人,所以部门合作以及客户对接方面,都是由员工们主动承担和推进。

这家公司会在这种齐心协力的创业热情中走的更远,我想。



他对事业是有很强的野心和热情的人。

在我进入的第二年,J做了个决定。就好像是对自身的事业倾注了更强的实验性,我和其他的员工都发现这艘船的航向在一点点的偏离,这不仅仅是新的合伙人进来的原因,更是J对于整家公司宏观调控所实现的效果。

公司在向国外拓展,要超于所有传统AGENCY的传统。它在摆脱大多数广告市场形成的普遍意义——AGENCY服务客户,就像是财主花钱雇佣了一位并非专业的画匠。



公司的航向在逐渐的拓展到大多数公司都做不到的层面,而同时J需要做出一个选择,创始员工该何去何从?


在这顿饭之前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他做出的决定,他计划退出公司的管理权,而把辛苦经营了将近两年的客户以及团队全部转交给以为老于职场与人际的“表演者”,导致开始目标明确,简洁明了的团队架构变得混乱无序,工作流程与分工也杂乱不堪。

表演者不能服众,更缺乏了重要的团队领导能力,乏于应对所有项目的统筹。一波波的离职高峰,一次次的员工抱怨与不满······

我这些恶性变动的重要旁观者,同样也是当局者。




有时候我在想,J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而这些经营后的决然放弃造成的涣散局面,对于他是不是值得的?

 

在席间J同我说了一段自身的故事,作为员工的我从来没有了解过的他的个人生活。

他在决定创业之前曾经有一份重要的职业理想,并且差点实现,但是终究因为家庭,婚姻等,没有实现:

他曾经有被外派到香港的机会,并且作为他就职的跨国集团的高端PR人员,负责世界所有分布的员工关系统筹。这也就意味着在高薪之余,他能够得到一份很多人都十分羡慕的全世界旅行的职业生涯。

但是后来选择了另外一条更累的路。


J习惯于让周围的一切都充满希望,从家人到妻子到员工到朋友。

公司创始最为困难的时候,在项目的缓冲期,他甚至为了能够正常的运营,自己身兼数职。

这就是我最为佩服他的惊人毅力的地方。

“我现在在想,如果选择了当初的那个职业,也不知道是会什么样的可能。”

然而无论如何,J最终都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走了很远,足够远到让我们仰望的高度。




他与我展望了很多公司的未来。

我遇到过很多习惯于展望未来的人,有的人是自傲与贪婪的,动不动就是公司超过千人,营业额达标多少,以及什么时候天使融资与上市。


而J与众多创业者不同之处在于,他谦恭与稳健。

“你身上有我所没有的稳妥,这一点我很佩服。”我是这样跟他说的。

如果把对于事业取得的成就以及付出相对应的努力当作一种真理存在的话,我想作为J这样具有洞见意识的领导,就算是放任周边的所有员工,让他们沉入巨大的空虚状态,就算是背离全世界,也需要毅然决然的完成自己的职业梦想

有野心的人不在乎既定的状况,而是习惯于通过当下来完成自身跳跃式的转变。



当J跟我谈到他的香港职业梦想时,我就已经意识到他性格当中不存在依赖感。更为强大的是一种独立意识,是对于创业过程中孤独的巨大忍耐力。

他曾经一个人背着包在香港的街头穿梭,并且在独身一人的旅行过程中找到巨大的快感。

对于J这样的“野心家”来说,选择旅行,就是选择在失意的天堂中寻找能够支撑自身活下去的永恒之火。以至于把自己对于那些痛苦的,恐惧的,害怕被绝望感吞噬的东西全部抛弃。

鏖战在商场中的人正如征战沙场的将士,接触久了,我会习惯于体察他在工作之余,隐藏在细枝末节之处隐藏着的人性肌理中的东西,那些善良的、对于自我不断否定又重新认识的有趣的点。


在所有人眼中,他都是个强大的人,但是在这种强大背后,同样隐藏着深深的孤独感。

J把这种孤独感叫做忧郁症。

他害怕这种孤独,所以一旦有这样的感受,他都通过忙碌和在职场上的不断突破来掩盖生活的平静如死。

这的确是有用的。

至少是对于沉醉在孤独状态中的一种醒悟。



在我的意识中,工作能够冲垮时间的漫长,从而让人比较容易发现激动人心的磁场当生活充满一种形而上的激情时,脑海中再产生虚无和寂寞,以及只身一人落入空洞的思考,都显得无用而荒诞。

“不要总是思考大于行动。”这也是J通过自身的奋斗史与我所普及的职业生存箴言。

生存,的确需要如此。

谁又能够承受的起失败带来的痛苦呢?如果一切不去力争上游的话。

人心从来都是把不好的,对自身有恶性影响的事物发生,称作逃离不了的命运以及需要发展和改变的必然。

而对于曾经的记忆中的亲密关系,融洽的氛围以及以及拿下案子后的幸运,都希望贪夭之功,并且完全割断这层牵连。

商业之间大多如此。所以在这条路之后,出现的任何结局,也都与曾经的集体无关。

 

从席上下来,我裹紧了围巾,J用一个深深的拥抱来道谢这两年来的默契和彼此的忠诚。

然后他乘坐电梯下楼,我则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往期回顾:

 

随笔:

另一个选择 / 北海道

 噩耗 /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墙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海边的曼彻斯特

王冠 / 东京物语 / 狗镇 / 童年往事 /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公司选择员工职业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