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耗:你知道,最坏的人生也能够承受,并且活下去······

颓城2018-03-28 12:15:24


故人逝去,生者该如何继续?

 


昨天和父亲讨论到来年的生活,在饭前透漏出自己的新的规划以及人生走向。

我说我想换地方住;

想要拥有自己的世界;

我想要自主决断的权利。

整个谈话过程中我一直在强调我在他们面前所丢失的,似乎是在一起生活的这几年,我的空间全部被剥夺殆尽。

后来母亲端上羊肉锅子,只有这一个菜。

我怀疑的眼光看着她,“老妈,今天是小年唉。”母亲恍然大悟,拍了自己一下,她定是忘记时间了。


然后我们一起回忆了往年在家过小年的时候都吃些什么菜;家里的祖母生活的如何;儿子与女儿的重大区别;为什么孙子总是对奶奶比外婆好;以及传承过程中的血统的重要性。

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对于听者来说无非都是琐碎的家长里短,我手中端着晚餐的菜肴,心中却游离在状况之外。就好像在和父母玩着聊天过程中自我意识游离的游戏,一面应付着交谈,一面在思考怎么样摆脱他们的束缚和捆绑。



后来,电话来了。

父亲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以为是某一个生意伙伴养成了坏习惯,总是在下班后要父亲赶过去一趟。但是不是这样。

父亲一生惊讶“什么?”然后脸色慢慢的变了。

“哪时候的事情?”

“好的,好的。”

“我们尽快赶回去。”

我和母亲听不到电话那边的声音,但是随着父亲断断续续的应答,我已经预料到,老家出事情了。



 


事情是从三个月前父亲回去办理驾照开始发生的,抵达老家之后,善良的姑爷接应父亲,并且陪同他办完了整个手续。期间他不经意的咳嗽了几声,我的父亲,包括姑爷自己也以为是轻微感冒,过几日便会好了。

多半在生活轨道上的人,总是意识不到黑暗降临的过程。因为在他的身体内主导的精神是一种与黑暗相互抗衡的东西。

然而疾病所带来的黑暗,就等于是漆黑一片的黑夜。

父亲在两个月前得知,这位姑爷被检查出来肺癌晚期。

并且在他自己以及家人极力想要挽救他的生命,同意医院做了手术之后,癌细胞发展的速度并没有减慢,反而使得他的病情迅速加剧了。


 

 


父亲在饭桌前被惊到了,面色苍白的露出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绝望感。然后沉默了许久之后,眼泪就落下来了。

他告诉我,姑爷才52岁,在现在算是很年轻的劳动力。

然而这样迅速变化的噩耗真的很令人不可思议。母亲在一旁安慰他不要过于伤心,然后也兀自看着在炉火上翻滚的火锅,我们三个人都没有什么话说,沉默了很久很久。


 

  


“无论怎样,你们都要好好活着。”我打破了三个人都不在场状态的尴尬。父亲和母亲都看着我,“是的,我作为人子,对你们最大的要求就是,你们要好好活下去。”

说完我眼眶就禁不住开始发热,然后低下头吃我自己的晚饭。

 

这也许是我对于之前与家人之间抱有怨念的一种强烈反刍,我的心里变化了。然而在这之前,我切实的不想为挽留永恒做任何努力,如果时间能够慢一点,不是必然和悲凉的,让我看着父亲和母亲一天天在衰老,这该是我最期待的一件事了。


我其实不能断定自己的日子能否如去世了的姑爷一般,义无反顾的过完自己的一生,因为我没有足够大的勇气,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毕竟他抛却了自己的整个世界,把毕生的时间和爱全部投入了家庭,这种人性的伟大,在现在欲望都市中已经是一种不朽的精神。


 

  


然而他只有一个独子。跟我家的成员构成是一样的。

父母亲庇佑的保护障一旦消失不见,我们就需要依靠着自己的肉身去承担着突然降临的黑暗。这如山的压力足以使得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我坚信意志力的养成,跟困境相关。

所以对于他的刚成家立业的孩子来说,父亲的过世即是儿子的历练。

在经受这种历练之后,人们从一个悲痛的起点出发,经营着一切,克制着自我的放纵,然后迈向下一个阶段。在这期间发生的一系列不合人情的焦虑感中,如果想要寻找到生活下去的动力,必然是不能够顺从生活给我们设定好的方向,而是想要寻求一些逆转,在已经变成灰色的天空下,找到自己能够为之活下去的理由。

 

也许这个已经成年的儿子能够真正从父亲的阴翳之中挣脱出来,义无反顾的带领着自己的妻儿以及年迈的母亲,去迎接下一段人生。

这里就回到我们刚开始提出的问题,当亲人离我们而去,生者该如何继续?

我从我的世界观以及既往的哲学论断中去挖掘,然后发现跟我们每个人的命运戚戚相关的论调。

死亡是外在世界强加给我们的一种生活的重量,人常常不会囿于当下,更不会宁愿收敛起自己的自由意志,按照既定的奴役状态去生活着。

总是试图去反抗,去改变生活的失重。

但是也往往忽略了,我们的时间,以及我们赖以生存的事物的时间。

我和燕子说,人类最为残忍的命运应该不是我们自身的痛苦,而是我们看着爱我们的人一点点老去,然后死亡。

生命是有限的,我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一点。父亲的白发、母亲的皱纹,这不可能在我们的心中构建不成一点一滴的悲凉。

有时候燕子的价值观是对的,在某一次我和母亲争执之后,她劝解道,“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也许都会后悔曾经跟家人之间发生的不愉快的一切吧。”


现在的我,在试探性的走一条以前从没有考虑过的路,我试图去充实自己生命中的一切,我和朋友们,和我爱的人,以及和爱我的人,我只想充实与他们之间的所有时间,无需考虑生活的是否庸俗或者令自己厌恶,到底是风雅还是令人遗憾,甚至无需考虑是否能够永远的和睦相处。

我只想此时此地,与你们经历生活中的一切。







往期回顾:

 

摄影: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墙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东京物语 / 狗镇 / 童年往事 /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父亲生活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