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拯救女王:活至 Vivienne Westwood 的高度,反抗才有意义

颓城2018-03-28 12:15:24



真正的交友,也许就是互相切磋的过程。



近些日子通过桓,认识了不少新友人。

而且更大的兴奋之处是,我能够从越来越多的人身上找到自身的镜像以及我本质里的局现性。

就如前几日来访友的M先生,带给我的就是一种非池中物的欣欣然。

我从自我封闭的牢狱中强行拉扯出来,然后扔进社交的浑流中。这几天的生活,更像是通过外部人际网络的建立来逐渐打消我内在的匮乏。把社交生活控制在自我承受力范围之内,是能够形成独处与社交之间完美平衡的。

我甚至已经不愿意把自己封闭在自我空间里,相对于独处时探索内部世界的复杂来说,我更愿意去尝试外部的冲击。


那次也是停止了两年的社交活动之后,第一次去酒吧。

在夜场的狂乱中,我静静的感受到这座城市里那些在性与酒精中迷醉的人,可能都是跟我一样,被生活设置了重重障碍难以跨越。

酒保在卖力逗我们笑,下面的人在洋装着气氛热烈与陪笑。好像这种给予与索取之中,互相之间表达的善意,是与人相处最为有效的润滑。

 


周末去找一种梦幻的感觉,然后工作日就变成了我们地地道道的现实世界

这也许就是反抗的一种吧。

人活着,总是需要反抗的。这种反抗与战争年代不同,它旨在我对于自己阴暗面的永久对抗。

我有时候会沉溺于黑暗,以自甘堕落于性以及欲望的深海,来达到一种自毁式的浪漫;同样也有时候会对懦弱和无能的另一面每时每刻的责问,在这个层面,我也许是最讨厌自己的那个人。

 

在这次小聚中,我们去了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的一个小型展览。

这位非凡的女人也许就是通过反抗来找寻自身价值感的典型代表。我记得读过一本朋克文化的书籍中有介绍到她是如何帮助Sex Pistols一步步变成朋克Icon的。

“朋克精神是一种绝望的呐喊,因为急切地想要改变现状,所以不得不大声而愤怒地呼喊出来。”

展览中虽然是充斥着十足的商业化运作,现场的装置也差强人意。

但是从Vivienne的风格演变历史中,依然能够发现在她的开阔眼界之下,过人的智慧与这个现实世界的对抗过程。

她是在拯救世界的过程中老去与消亡,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因为才华与成就形成的绝世独立的傲慢,足以能够抵挡任何诋毁与非议。

人也许只有到了严以责己以及全副钢铁般的意志的时候,才得以勇敢做自己想要的,才足以与这个世界针锋相对吧。

看到她歌咏颓废与弱小,捍卫着荒诞人生存的世界,废墟、痛苦、性与无序,就像在黑色中生长出的一朵大丽花,拥有着反叛女王的气场与魄力。

如果我进入到这个世界,我想,在整个反抗过程中,不断的孤军奋战,然后耗尽自己。这听起来是荒诞的,但是我会能够日复一日的生活中觉悟,我能够明确的让自己抵达一种想要知道的真相。

 



我们不是西太后,与她相比,我们更像蝼蚁一般平凡。               

人都是有自己冲不破的牢笼。桓如此,M如此,以及其他各位在看这篇文章的也大多如此。

这是最为寻常的道理,在抛开相互碰撞之后的自我,互相表现出最和善的状态集聚,然后散场,各自过着该有的生活。

像在一个巨大的笼罩下,偏执的人想要将自己的命运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随时随地都在蓄积,并且有发生逆转的可能。而理性的人在忍耐,等待某一天真正醒来的正确时间。

 

朋友们后来各自回家,我对桓说,这真的很像电影《兔子洞》的情节啊,数日的欢愉之后,我们的世界归于平静。竟然有很强的失落和无所适从。

 

看着日升日落,我们除了坐着发呆,还能做些其他的什么呢?



归于崩塌
















往期回顾:

 

摄影:

山语 /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墙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东京物语 / 狗镇 / 童年往事 /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朋克现实世界能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