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墙:Roger Waters严重精神孤独的该死的迷幻的一生

颓城2018-03-28 12:15:41


乐音响起,时光倒流

记忆将瞬时汹涌,世界还是世界,我们却不再是我们……

——马世芳

之所以把自己推向公众,是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记得在Lady Gaga的单曲MV《Marry The Night》中,她对着所有的观众哭着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知识是有毒的,优秀的音乐作品也是一样。

纯粹的艺术都有一种致人死命的诱惑力,想要获得真正的艺术,或者说真正的大众认可,我们需要交付出高昂的代价——丧失我们一直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自由和个性。

即便是Lady Gaga这样的歌手,在充满艰辛的成名道路上,也没能够少得了彻底的迷失。





成为公众人物的最大快感就是将内在的自我进行残忍的解剖,继而展示给大众,让大家蚕食和消费。

名人和粉丝之间鲜有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沟通。奢望在名气和孵化的消费主义中建构自己和民众之间的沟通网络,这其实是一种奢望。这种奢望如果存在,或者这种构建如果成功,那就相当于你中了六合彩了,是人生难得一见的大喜事。

过于庞大的名气,会吞噬掉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具体身份,以及失去在未成名之前的未知的快感和诱惑。但是所有的快感都是建立在完全的不可知,以及完全的愚蠢之上。
所以当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聪慧寻找到了最为重要的出口,通向了成功的方向之后,愚蠢和不可知消失,而快感也随之消失,从头到尾都是彻彻底底的痛苦。

在《迷墙》中就能够完全感受到与现实脱离的巨大的裂缝。




Roger Waters写出的这张专辑,从童年回忆到成长环境、爱情故事以及音乐创作的故事源头,所有关于自我的剖析,都在每个词句间生发出梦境一般的迷幻感。每首歌都是人生的一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是他个人的意识形态的融入和对于日常现实的独特体验。

但是这一切,何尝不是一种虚假的梦境?像是最为华丽的外壳,点点滴滴的组成了“我


本身就是巨大无比的谎言。

世界本身就是疯狂的,不仅仅是Roger Waters一直以来坚持的对于战争烟火的反抗,也不仅仅是Roger Waters一直以来内心的针扎、迷幻与癫狂,而更加在于他的英雄主义,他的赴死精神。

在直面生活现实本身,每个人都有两个不同的选择:

一个是选择活下去的魅力,你可以保留你拥有的一切,但是你必须要做好自己累积大厦就如不断被巨鹰吞噬心脏的普罗米修斯一般经受千年如一日的无聊与孤独;

另一个选择是选择逃避这个地球的疯狂,你需要牺牲和放弃一切,包括这个世界最有魅力的一面,那些你珍惜的,爱恋的,经受折磨的一切,看起来如此美好,但是同时也制造出了我们的矛盾和内在自我的迷失。

当然,Roger Waters选择了前者。

01

战争:父亲的死

Roger Waters在《The Thin Ice 》中歌词这样写道:

If you should go skating On the thin ice of modern life

Dragging behind you the silent reproach Of a million tear-stained eyes

Don't be surprised when a crack in the ice Appears under your feet.

You slip out of your depth and out of your mind

With your fear flowing out behind you As you claw the thin ice.


如果你在这现代生活的薄冰之上滑冰

无数饱含泪水的眼睛带来的无声息的责备便牵制着你

当冰上的裂痕出现在你的脚下,请不要惊讶

因为你要为你的幼稚和疯狂付出失足的代价

当你抓着脆弱的冰面而寻求救助时,恐惧从你颤栗的脊背不断流露


Alan Parker将这一段的画面表现成战争的毁灭性以及Bob Geldof饰演的Roger Waters的成人礼。

父亲的牺牲对于Roger Waters究竟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在这一段混乱的画面与承载所有对于现实的无奈和恐惧的曲子共同作用下,父亲成了一个永恒的幻觉符号,一种死亡符号。

Roger Waters由于这一段记忆而迷失,父亲的死像一块巨大的石头负荷在他的身上,促使他不断的下沉,不断的接近死亡本身。继而电影随着对于父亲一些琐碎的记忆的回放,在着重放大他的生命记忆中,父爱缺失的这一部分。





然而是父爱吗?父爱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

在父母养育并教导子女这样的社会体系架构中,父母的关怀与爱护是支撑这个孩子成长和性格养成很重要的法则之一。然而父母的爱,并不能够完全帮助孩子建立自己的自我掌控模式。

当歌词中一遍遍的在质问,“Daddy, what else did you leave for me?我想,是不是有另外一种可能,如果父亲并没有在战场上牺牲,而是光荣回归,并且获得了很大程度的军工表彰,Roger个人的挣扎和无所适从,以及对于边缘文化的迷恋,就会消失不见吗?或者说,在更强的干预性的家庭教导中,还会不会存在伟大的Pink Floyd?


这个“如果不会发生,设问的答案,我们也不可能知晓。

但是我相信一种可能,一切外在影响因素是不足以影响一个人的创作天分和内在生命感悟的特质,唯一能够左右的就是我们生命中的经验,与父亲共度的时光,美好的情感的体验。

可能,Roger会生活的幸福一些。





这段故事,不是对于父爱缺失的指控,而是对于一份未曾体验过的生活经验的渴望和呼吁。Roger在曲子中幻想出另外一种不存在的可能,有父亲存在,自己的童年经验会左右出另一种生命领悟与思考,或许在那个公园中,他也如其他孩子一样有父亲的陪伴,或许他不会对于母亲的生活干预的太多,或许他不会因为继父的出现而耿耿于怀。

但是这一切外在的改变,使得Roger改变的只有他接触世界的方式以及情感体验的另一面,并不能够佐证是不是会有更好的生活,更加美丽的现实体验。

 

当人们对于目前的境遇、当下的一切感觉到失望的时候,在意识中会产生一种美丽的形而上的幻觉,正是因为这种幻觉,Roger开始指责战争的残酷,摒弃死亡的黑暗,面对恐惧的无力感,去向往自由的天空以及和平的宁静。

02

外观世界:教育的B级


不断的误解和误导,是教育的基本概念。有谁奢望从学校教育中去吸取人格养成的元素,这都是一种最大的谬误。

在某种程度上,所谓的教育不过是限制、调教、疏导我们先天个性中尖锐的部分,因为这些尖锐的部分给我们的社会结构带来了很大程度上的不平衡。但是源自内心深处,有一种根本性对抗的力量一直存在。




Alan Parker运用了非常超现实的手法来表现Roger对于教育理念的表达。他给所有的孩子带上同样的面具,用同样的姿势和行走的方法规定他们的麻木的意识,从而通过反抗、打碎、焚烧来让自己和病态的教育体系脱离。仿佛全世界的青年孩子都存在被教育的创伤,人与社会并非相互融合的整体。而必须做出反抗的举动,在相等程度上将自我这个个体和整个体系的“墙割裂——独立出来,才是最终的意义,也是斗争的终极目标。

正如Roger在《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一遍又一遍的呼吁: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No dark sarcasm in the classroom.

Teacher leave them kids alone

Hey! Teacher! Leave them kids alone!

All in all it's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All in all you'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我们不需要(这没用的)教育

我们不需要(这不好的)思想禁锢

不要教室里(老师对学生)阴暗的讽刺挖苦

老师们,不要来干涉孩子们

喂!老师们!少来管孩子们!

说到底,那只不过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说到底,你只不过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但是摇滚的实质是反抗本身,还是为了反抗之后所获得的最终结果——一个更好的社会?从Alan Parker的镜头与画面语言,以及Roger的天才旋律中,我所得到的感受是,可能反抗本身比所获得的结果更为重要。

所有学生砸破现有的状态,砸破正在进行的东西,为了不想要成为墙上的一块砖,所以力争找到精神的最佳居所。为了避免一种盲目的重复自动的生活和学习状态,在齐声高歌的传递中,仿佛在反抗过程里找到了很大程度的快感和满足,可是超脱于摇滚的感性元素之外,我们运用理性进行思考,此种反抗,是不是另外一种极权主义的滋生和诱惑?





反抗的真正实质并不是为了打造一个更加美好民主自由的社会,反抗的实质是打破与既定社会之间的平衡和对于现实的极端忍受状态,通过撕裂看起来和谐的谎言,才能够显露出真理。

Alan Parker当然不是一个片面的导演,也绝不会通过画面来歌颂反抗。他只是用过记录来陈述事实。一群孩子,反抗着老师、反抗着教育体制、反抗着正常的一切。这些只不过是Roger内心里存在的创伤而已。他们在暴力中笑的很开心,在大火焚烧书籍的背后是狂欢的高潮。但是最后回归到一个落寞的现实镜头,

如果说教育是一场大规模的屠杀,(当然Alan并没有这个意思)学生的和谐存在,才是大部分人所希翼的。

03

破碎:家背后的零余和被遗弃


Roger后来只拥有一个无助的母亲和一个破碎的家庭。

这培育了Roger接近黄昏的黑暗的本质,他变得孤独、悲伤、冷漠、暴力、自虐。甚至将近吞没在自己的多愁善感当中。他在无知无觉之间变成了自己情绪的奴役者。沉浸在痛苦当中的Roger在寻找自己的出路。

他在家庭中寻找出路,在爱情中寻找出路,从而在母亲和爱人的身上尝试去寻找能够真正能够让自由来临的元素。所以会有这样的歌词出现:

Mother, do you think they'll drop the bomb?

Mother, do you think they'll like this song?

Mother, do you think they'll try to break my balls?

Ooooo. Mother, should I build the wall?

Mother, should I run for president?

Mother, should I trust the government?

Mother, will they put me in the firing line?

Oooooh aaah. Is it just a waste of time?

妈妈你说他们会不会给我臭脸色看

妈妈你说他们会不会喜欢我这首歌

妈妈你说他们会不会来找我的麻烦

妈妈啊,我要不要筑一道墙(把他们隔开)

妈妈我要不要去竞选班长

妈妈我要不要相信政府的鬼话

妈妈他们会不会把我派去前线

妈妈啊,生命是不是只是一片虚无



这是一种自身虚妄的危险,在爱情和亲情的寻求救赎之路的过程。因为虚妄,Roger对于一切都心存怀疑,对整个世界都抱着激进绝望的想法。

电影中Bob Geldof那张冷漠的脸像是是在经历一种磨难。对于周遭一切无法抵抗的冷漠。而这种冷漠是叠加在他在母亲身上,在家庭中感受到的巨大疏离感的基础之上。

母亲有了外遇,就如他的妻子后来有了外遇一样,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遗弃。一种俄狄浦斯性质的嫉妒和无法释怀的情感,让母爱也变成了一种残酷的色彩。




逐渐的,那道墙在妈妈陪伴的童年就已经开始慢慢筑起,就像是恐怖主义的隔离,在这道墙的背后,妈妈的温声细语成了恐惧、噩梦。就像在Roger的记忆深处烙印上了深刻的疤,成了Roger最深处的黑暗本质特征。影射在电影中的漫画以及Pink Floyd所有的音乐创作上。

透过黑暗思想的本质看到的光明面,会表现出更加伟大,更加具有生活向往的特征。也许这才是他后来选择爱情与婚姻的本质原因。

04

情欲:爱情的毒和婚姻的坟


爱情就像是一个枯燥生命的救赎之神灵一样降临,有的人欣喜,有的人犹疑,有的人恐惧,也有的人无动于衷。可是Roger像大多数人一样,感觉到生命的某个别人看起来高不可攀的东西,在爱情的热度面前,在性关系的丰富维度之中,变得溃败不堪——他爱上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也是给他的生命带来巨大转折的女人。

爱情游戏中,当你开始认真对待,你的起始点就已经失败。毕竟没有那么多的人愿意和同一个人,唯一的一个人共度下半生。这是一件愚不可及以及特别恐怖的事情,尤其是对于像Roger这样对于自由的崇高向往,对于传统规则的彻底反抗来说。





那么在《迷墙》之中,这场相遇,这场爱情的本质是什么?

是Roger对这个女人一开始彻彻底底的误认。

Roger第一次见到面前这个卷发、眼神安静的女人时,就充满一种母性的崇拜。这种母性所散发出的特别的优雅状态,让脆弱敏感孤独可怜的Roger像一只受伤的猫,对于关怀的渴望。这是源自一种母爱维度的缺失。对于面前的这个女人,他的坚韧的骨骼、凶暴的爪牙全部收敛起来,躲在了巨大的温暖的性欲的爱背后。

Mother, do you think she's good enough -- for me?

Mother, do you think she's dangerous -- to me?

Mother, will she tear your little boy apart?

Ooooh aaah. Mother, will she break my heart?

妈妈你说她对我够不够好

妈妈你说她是不是个红颜祸水

妈妈她会不会把你的儿子从你手上抢走

妈妈啊,她会不会伤我的心


当然这种最为原始的错觉,导致了婚姻破裂的悲剧。Roger并不了解的是,在婚姻关系中,彻底的自由和独立是不被允许的。这对于她来说,也是无形的折磨与煎熬。所以她会在其他男人的身上去寻找一种在场的状态,一种被爱的感觉。

Alan Parker运用了两朵花之间的互相媾和的过程,来寓意性爱的符号性意义。异性之间的相互吸引,最原始的冲动源自性冲动。而这种冲动往往产生于无意识游戏过程之中,最后形成对抗。而女性在身体的先天优势种,能够制造纯粹的脱离状态,她能够身体放在你这里,心理却可以迅速移情,这是最为法西斯主义的不在场状态。

Leave the lights on? Drop bombs?

Do tours of the east? Contract diseases?

Bury bones? Break up homes?

Send flowers by phone?

Take to drink? Go to shrinks?

Give up meat? Rarely sleep?

Keep people as pets?

Train dogs? Race rats?

Fill the attic with cash?

Bury treasure? Store up leisure?

But never relax at all With our backs to the wall.

要不要保全其他文明或者将其炸个粉碎

要不要开辟航路到东方,散布百日咳和天花

不要销毁历史,要不要独立分家

要不要叫几个妓女

要不要借酒消愁,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

现在我们吃不下也睡不安

要不要网罗几个打手

训练他们成为走狗

要不要把钞票堆满阁楼

积攒财富却忘了闲暇

我们背靠墙壁,我们从不休息



《What Shall We Do Now》中,Roger表现出彻底的伤心和巨大的虚无。这是被爱情与婚姻的荼毒。在失败的情感对抗,Roger在字句中所体现的所有物件,所有的想法,生活方式以及所有的个人的情感,都逐渐开始褪色,开始强化他的孤独感和疏离感。

当这些情感挫败都通过借酒消愁,纵欲无度以及无尺度的反抗来体现的时候,那些逐渐褪色的记忆开始成为过去,尽管他如何借助一己之力,想要插手干预这种退化的过程,他什么也改变不了。

这这一切开始堕落和迷失的自我干预的行为,也渐渐地成为了他下沉的一种重要的催化剂·····

05

腐烂的尸体:最卑微的消亡


从《Young Lust》开始,Roger在对于婚姻与爱情的绝望之中寻找到回归的方式。他奢望通过沉沦和堕落,对于女性的彻底蔑视,对于死亡的终极崇拜,对于暴力力量的终极迷恋来建立未来中的极权主义,尝试把自己推出去,变成一种精神信仰。

这个命题整个囊括了《迷墙》的后半部。Roger在歌词中仿佛能够看到一个征兆——没有意义,一切都没有意义。

 




真理在残破不堪的人生当中算什么?用尽所有的激情,去寻找一段感情的真相,只会把当下的生活状态弄的一团糟。当Bob Geldof坐在沙发椅中留下泪水的时候,当即已经决定,要与所有过去的历史割裂,决定重新开拓属于自己的新的方式去改变所有的传统,改变既定的认知。所以当应招女郎性的诱惑再次展开的时候,他表现出彻底的麻木和恶心。

女人对于他是否还有诱惑力?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否还有炙热的温度存在?包括音乐艺术创作本身,最终的意义又是什么?这一切的答案都处于思想的混乱之中。

割裂是最好的解脱方式。


针对《Goodbye Cruel World》《Is There Anybody Out There?》这两首曲子,Alan Parker了Bob Geldof在这两首歌曲结束之后自杀。这些在生命中留下一个巨大的窟窿的故事经历,在Roger身体里发酵和溃烂,开始形成幻觉。或者是一个艰难而又徒劳的游戏,尽管已经尝试了各种办法,尽管Roger用最悲伤最渴求怜悯的嗓音一遍遍的重复“Is there anybody out there?

但是,死亡就像一项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他不想消失在这种荒诞版的生命和虚无中。选择割断动脉,是必要的以及必不可少的结局。唯独死亡能够带领自己走向一个新的未来,才能有一个全新的方向。





死了一次。是多么痛苦的体验。

And I've got a strong urge to fly.

But I've got nowhere to fly to.

Ooooh, Babe. When I pick up the phone

There's still nobody home.

I've got a pair of Gohills boots

And I've got fading roots.

我渴求飞翔

但我又能飞往何处?

宝贝儿啊,当我拾起电话

还是无人接听

我有一双登山鞋

却没有立足之地


当电影到达《Nobody Home》并且处理成在荒芜的无人之境夹杂着这个时代所有的混乱之时,我彻底的哭了。这个大杂烩的世界,还能够有什么样的美好值得留念?

当个人进入了诞妄的迷失状态;

当情感进入了消失的无影踪的状态;

当整个社会都进入了一种更年期一般癫狂的状态时;

剩下的只有生存的计划。该怎样活下去?这是人类最真实的本能,谁也不能够反抗。





Bob Geldof在电影中疯狂的挣扎,带着特有的符号性质的精神病院,带着心灵深处疮疤一般的战争画面,带着致命毒药一般的爱情经历,全部一一上演。与此同时,Bob Geldof逐渐昏聩的躺在椅子中,丧失了意识,丧失了自己的存在。他要和这个糟糕的时代,混乱不堪的世界说再见了。

这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在这一段情节安排之中,Alan Parker特别植入了一段对于生命终极意义的拷问。他安排了一直即将死老鼠,在幼年Roger的呵护下,想要保存住他的生命,但是最终于事无补。于是孩子将这个老鼠的尸体肢解扔进了河流之中,就像战争中的士兵将这具尸体视作一堆垃圾一般,他也将一具尸体当做了垃圾。生命的绝对无意义,影藏在这个举动的背后。是一场巨大的阴暗的人性绝望。

可能从小时候开始,Bob Geldof的生命就由不得自己去插手和干预这些零碎的记忆,相反,所有的记忆链接在一起的时候,反而成了命运具体安排的特质。他力求改变,通过反抗寻找挣脱的一切行为,都是是这个绝望的黄昏一般生命思想感悟的本身。

这种绝望意识的清醒,足以给苟延残喘的Bob Geldof判处死刑。

 

但是他没有死掉,他的死亡过程被干预了。

想要活下去的最正常的状态,就是不断的对于认知进行革命,而且需要不断用谎言和面具把真实的那一部分掩盖起来。这是一种痛苦但是最为奏效的活法。Bob Geldof找到了,经历了一场痛苦的将死的退一层皮的蜕变。他成了一位聪明的生活者,一种依靠面具获得权力的最高领袖者,做着一场领导一个帝国的大梦。他要通过锤子,通过纳粹主义,通过政府的高压政策去实现自己的报复,去兑现自己的仇恨。




在这一个维度中,自由、文化、艺术、人与人的平等,都是扯淡。如果不依靠强势的伪装和武力的斗争去博取生存的权利,那种软弱的生活状态,是在经历了一切痛苦之后的Bob Geldof所无法直视的。

但是这是在崇尚纳粹吗?

当然不是。

这只是另一种极端的意识形态,可能是无政府主义,可能是武力对抗,也可能是纳粹。


Good morning, Worm your honor.

The crown will plainly show

The prisoner who now stands before you Was caught red-handed showing feelings

Showing feelings of an almost human nature.

This will not do.

早上好,尊敬的虫子大人

王冠将清晰地展现

现在站在您面前的这个罪犯是在流露一种人性的感情时被当场擒获的

流露人性是没有用的



在《The Trial》中流露着一种卡夫卡式的荒诞性和虚无性。一个巨大的蠕虫皇帝,一个无罪的有罪者在接受审判。就像卡夫卡一直在作品中所推出的官僚体制的无能,以及社会伦理机制的彻底崩塌。

承接到Roger对于官僚的某种积极力量的肯定,如果所有的虚无主义在官僚体制面前,总会被逼迫出一种有效行为的产生。这一点价值感,就足以证明军事化管理的价值。

整个世界都在逐渐开始失去真实,开始缺乏信仰。每个个体也是如此,所以我们会对于比我们强大的、勇敢的、善于言说的人报以更高的信任。但是有同样一种信仰的人组成的政治或者阶级,并不能够完全的带来真理。

我们对于此种信任,只是源自于心理层面的巨大空洞。

The evidence before the court is incontrovertible

There's no need for the jury to retire.

In all my years of judging I have never heard before

Of someone more deserving of the full penalty of law.

The way you made them suffer,

Your exquisite wife and mother,

Fills me with the urge to defecate!

Since, my friend, you have revealed your deepest fear

I sentence you to be exposed before your peers.

庭上的证据已是无可争辩

陪审团无需休庭重判

在我做审判的这些年我从没有听说过

这么罪有应得的人

你让他们受苦的方式

——你的贤妻良母——

使我迫切地要澄清

因为,我的朋友,你已展露出你深深的恐惧

我判决你在公众的面前曝光


面临公众的信仰,而在于被信奉的人,是一种幸还是不幸,只有他本人能够清楚。他甚至更清楚,他的听众,他的粉丝处于在Roger的身上能够找到某种非同一般的信念以及思想的嫁接,这种爱戴以及信念,并非是真正的爱戴与信念,而是对于虚假外在表象的无休无止的消费。他们自己永远都是自己的主宰,谁也不会关心一位偶像到底承载了多少痛苦和重生。

正如《The wall》最后一首《Outside The Wall》所点出的,人与人之间永远都隔这一层厚厚的墙:

All alone, or in twos,

The ones who really love you

Walk up and down outside the wall.

Some hand in hand

And some gathered together in bands.

The bleeding hearts and artists

Make their stand.

And when they've given you their all

Some stagger and fall, after all it's not easy

Banging your heart against some mad bugger's wall.

所有孤独的一个人或一对人

那些真爱着你们的人们

在墙外走来走去

一些人联合起来

一些人聚集成群

悲悯的人们和艺术家

捍卫着他们的底线

当他们把他们的一切都交给你

他们中的一些踉跄跌倒,这毕竟不容易

面对那些疯子的墙时,请扪心自问。














阅读原文

TAGS:能够生命反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