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不起来的阿飞:你紧跟这个落伍的时代,他却早就保持着永恒的高姿态

颓城2018-03-28 12:15:42





实际上是一种错觉,我们向往着一种不属于自己的生活,然后逐渐把自己活成了幻想中的样子。

但是我们仍旧乐在其中。



例如起床后首先煮上一杯咖啡,就能够在意识中产生一种美好与文艺的情怀;

或者在日常生活中看到悲伤的故事,就会有敏感的情感刺激;

还有时不时的选择出去走一遭,看看不同的世界后,就能够得到精神上最自慰的鸡汤。




王家卫是个厉害的人,本质上是个喜欢沉思的黑格尔派,却在经过剧本和镜头的转化中,变成了鸳鸯蝴蝶派。

所以我们会在纸醉金迷中,看到自己的幻觉。

阿飞的漠然、自由、欲望、放纵、悲伤、不存于世的疏离,以及悲伤和自我腐化的超验性生存方式,能够让我们在这个绝望的世界隐遁,消失在大众的视线中。


但是阿飞缺少的是快乐。

快乐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想要获得真正的快乐,需要削弱身体的所有欲望,就像
少即是多的法则;但是类似于阿飞“多即是多的生存方式,是永远得不到的。不过阿飞从头到尾追寻的,也不是“快乐”,而是一种漂浮的痛苦的疯狂的姿态。

王家卫在《阿飞正传》中赋予了张国荣一种受难记的形象。

在他魅惑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个内在的自己。这个“内在”的阿飞,习惯于自我抛弃,把所有的欲望都只当做一种排泄的过程,而女人的存在,只是一种意识形态层面的自我满足。

但是外部的世界,他的生母与养母造成的“巨大的飘零感”的阿飞,和“内在的阿飞形成了交流的交融。

一个整体的多个矛盾,绝对不会是由一种单一的生存法则去支撑。我们必须来协调身体和心理的各种各样不同的力量,进入生存的迷宫中去探索和寻找。
——正是如阿飞的这种边缘式的生活状态,才能够实现一种主宰,把自己当做自己的主宰。


“无根的绝望

故事从张国荣浪儿的背影开始,到张国荣依靠车窗停止呼吸结束。

主轴是他对于养母的反抗,对于生母的报复过程中,去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

“无根的绝望从一只无脚鸟的故事扩散到他遇见的人,遭遇的事。电影中张国荣的人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这种心理的空洞,是一种漫长无期的孤独,他需要很多不切实的故事填满。

所以他的人生开始和张曼玉、刘嘉玲、刘德华的人生开始交错,这种不同人生之间的化学反应,仿佛是一种生物学现象。

张曼玉代表的是一种孤独,刘嘉玲代表的也是一种孤独,同样,每天深夜漫步的警察刘德华代表的是另外一种孤独。



孤独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王家卫的阐述过程中,仿佛特别放大了这种阴暗的、受虐的情愫。
这个巨大的难题,无解,无头绪,就像不断循环的无聊的梦。而电影的主人翁,在面对这些生存的状况,想要通过意识的主宰,不断的去尝试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最后的结果在告知,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甘心忍受。




人为什么就不能够老老实实的好好活着?

按照我的理解,可能这属于一种寻找内心主宰权的抗争过程。这种主宰的特质能够在一定的程度上将我们收到现实的限制、禁锢、锁定、调教的不自由打破,从而能够通过自己力量的反抗,来塑造一个创伤性的幻觉,割断了与既定的环境之间的所有联系。

阿飞不会满足于结婚,因为结婚是融于现实的方式;

阿飞不会为了咪咪的强势和霸道妥协,反而对于每一个女人都需要用最冷漠和最诱惑的方式征服;

阿飞什么都可以抛弃,但是不愿意别人为自己承担太多的痛苦;

阿飞与这个时代存在一个巨大的裂口,不是他落后于时代,而是当下的这个时代,跟不上他的步履,也不能够让他栖身。



张国荣就是阿飞。

他的边缘化,阴郁性,个体性与阿飞的特质形成了戏里戏外的共融。

王家卫怎么会想到,《阿飞正传》成了张国荣命运的预言呢。

张国荣在生存这一块是激进的,先锋主义的,例如对于我来说,他几近于神明一般的热情演唱会,竟然能够在一片文化哑巴的社会里,打破性别界限、艺术与时尚的界限,给出了作为精神领袖的伟大提案。


但是正是这种与现实之间的割裂、脱离、和抗争,与最基本的生存法则相互背离。

人永远不能够隔断与现实之间的联系。

张国荣当然是个通才,无论是他的人格和他的才华,都能够相对于我们而言,更加勇敢和准确的把握内心澎湃的激情,并且去改造自己的生活,甚至把自己变成一门艺术。

但是,这也是一条越来越大的裂痕,一条生存和理想之间无法缝补的裂缝。他被不断地误解、不解、甚至唾弃。





我不想写张国荣,因为写不清楚,也太难;

而相对于写阿飞,一个虚构的角色,何尝不能够嫁接我们自己的思想和精神,这就是艺术,难道不是吗?

本来此文是想写James Dean的阿飞,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哥哥的阿飞更加能够换新我身体里的DNA。而James Dean的先锋性和哥哥是不一样的。

持续······







阅读原文

TAGS:张国荣能够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