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得罪了半个娱乐圈的花瓶,我喜欢

Sir电影表妹2018-03-29 10:52:41

演员(如果把所有表演过的人都称之为演员的话),通常有两种。


一种通过热搜认识他,一种,通过作品认识他。


一种我们叫得出他的名字,一种,我们叫得出他的角色。


大多数人都关注第一种,但大多数关注《毒舌》的人,都偏爱后一种。


来了,今天表妹又给你们淘到金子。


黄璐。


谁?


黄,璐


《演员的诞生》把刘芸neng哭的那个人。



现场,导师们一边倒向芸。


事后,媒体评审于正更是细数黄璐四桩罪:


1、不尊重对手。

2、怼导师。

3、骂工作人员。

4、人品不好。



于正说的是“真相”么?


可能是,可能不是。


令表妹惊讶的是黄璐的回应——


她没有选择沉默是金,也没有义正言辞地澄清,而是云淡风轻地在微博说:


道不同不相为谋

……

我会继续安静地努力着


能清楚看见图片上“文艺影后”字样


怎么讲。


——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留给你一个专业的转身。


你瞧,黄璐身上有藏不住的骄傲。


是的,骄傲,不是傲娇。


傲娇的重点在于娇,是嘴上不要心里诚实,傲娇者最爱说的语气词是,哼。


而骄傲,贵在于傲,他有他的想法,他拒绝成为某一种不认同的价值观的附庸,骄傲者最爱用的语气词是,呸。


具体至专业,骄傲者,更多来自对专业的自信和自矜


那,黄璐有骄傲的资本吗?


黄璐,1983年出生于四川成都。


都说四川姑娘灵秀,十几岁的黄璐果然,肩宽手长,肤白发黑。



今天,她脱去了少女的清瘦,但那张脸赋予的欲说还休的故事,却更浓郁了。


质感来自那双眼睛——


在第一眼冷冽的强硬背后,似乎又杂糅了一种易碎的脆弱。



很多人说黄璐像菊地凛子。


表妹以为,这种像,不止形象,更多是气质。


那种因单纯而极致破碎感


左边是黄璐,右边是菊地凛子


某种程度,她们,才配叫花瓶。


黄璐从小就在与世界对撞。


父母都是四川核物理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姥姥还参与了我国首枚原子弹研发工作,妥妥的高知家庭。


偏偏出了黄璐这个学渣。


她不爱学习,对数理化的硬逻辑一点没兴趣,课桌里藏的,是言情小说和流行音乐磁带。


讲台上,老师唾沫横飞讲着化学方程式。


讲台下,黄璐脑子循环的旋律是:


流浪的小孩

笑发自心中

流浪的小孩

少年多挥霍

她的心比世界还宽容

——伊能静《流浪的小孩》


当时我实在学不下去了



后来的事顺理成章。


不服管的黄璐无路可退地奔向她的艺术殿堂。


2003年,黄璐瞒着父亲考北京电影学院。


中了。


没想到的是,这个“中了”反而差点毁了她:


和我同期考进来的同学,要么是在外拍戏多年,要么是科班出身,一抬腿能踢到脑袋后面的戏曲演员。


最害怕上形体课和舞蹈课,因为教课老师上课时总要骂我。


黄璐的文艺自信很快被秒得渣都不剩。


平时没人愿意跟她搭戏完成课堂作业,小考时她便一个劲地往幕布后面躲,后来发展到,别的同学说悄悄话,她便疑心在讲她坏话。


大二大三,她开始失眠、吃安眠药、继续失眠,头发一把把掉……


吃不好、睡不好、学不好,“整个人就要崩溃了。”


最严重的时候,黄璐开始想那种问题:


学表演意义是什么?我不适合做演员吧……人为什么要活着?


高压。


在高压面前,大多数选择顺从它,但有一撮人,偏要更猛烈地反抗它。


黄璐是“烈士”。


而“烈士”,往往需要一个牺牲的理由。


有一天,教学楼门口一则广告吸引了她:“研究生胶片作业,希望找一个会游泳的女孩,在广西北海拍。”


黄璐去了,听导演讲戏、在大街上一遍遍走来走去、跟剧组的人说话逗趣……


这次尝试,在人生上拉了她一把,也在艺术追求上,推了她一把。


章明导演《结果》


拉的意思是,她找到了演戏的信念。


推的意思是,她以后青睐的剧本(角色),就是这类人。


跟她很像的,碎了的人。


那几部知名作品表妹就不说了。


说一部99%没看过的。


2009年,《中国姑娘》


讲一个农村姑娘一次次被生活凌辱的故事。


这个农村姑娘就是李梅(黄璐 饰)


泥腿子家庭长大的孩子,偏偏痛恨泥巴。


每天回家第一件事,把沾满泥巴的一双脚冲洗得干干净净,再搬一条板凳,一边涂鲜红的指甲油,一边翻着最新的时尚杂志。



旁边剁猪草的母亲骂她臭讲究,她不应。


这个姑娘啊,心比天高


有打她家门口经过的货车小年轻说镇上放电影,李梅放下指甲油瓶子就去了。


车子开到没人的地方,她被扑倒了——


像田间的野物。



乡村,夺走了她的贞操。


后来,李梅去了南方一座小城。


可乡下妹子能搞出什么名堂?一来二去,她和很多小姐妹一样,进了发廊。


有个大钉哥和其他臭男人不一样——


他会用双节棍玩些把戏,会把烟头整个含进嘴里再完整吐出来,也会为李梅花钱,只要她开心。


只有一样是共通的:大钉哥干的也是地下买卖。


有一次,他说“等我回来”,再没有回来。


城市,夺走了她的爱情。


带着大钉哥留下的钱,李梅去了他生前最向往的地方,英国。


她迅速嫁给了一个鸡皮鹤发的英国老人。


安逸的午后,在家陪他下象棋;


天气大好的周末,陪他在河边读报;


夜幕降临,早早一同爬上床,平心静气躺到天明。



所以她幸福了么。


不。


这种养老的、一眼见底的生活,恰恰是她一开始最想摆脱的。


异国,夺走了她的激情。


影片最后,李梅一个人,也不知道要去向哪。


那张脸上,既年轻,又绝望。



表妹一直觉得,李梅这个角色,很黄璐。


难道不是。


黄璐之后的绝大部分角色,就是这种从不低头投降,但又遍体鳞伤的边缘人。


《盲山》里的白雪梅,《推拿》里的小蛮,到《一只黄鸟里的黑户妈妈


乃至她的新片,本月底公映的《三伏天》。


黄璐演的,就是一个舞女。



这片目前一切是谜。


仅从监制彭浩翔的一段制作笔记可以看出:


黄璐的演出,让整个电影变成了一个精品。大概黄璐演这种坎坷成长背景的女生,真的入型入格……


希望大家在看这个电影的过程中,同时会关注到这些被拐带的孩子。


谨以此片献给所有跟孩子失联的父母,希望他们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儿女。


——监制  彭浩翔


在片中,黄璐(我猜是)出场的画面是这样的:


赘肉横生、粗脖圆肩、糙糙黑手。



这具身体的主人有着什么故事?


坦白讲,表妹很好奇,但目前只有这30秒预告片解馋。


| 时长:00分30秒 |


更多秘密,本月底,3月30日公映买票见证。


今天,许多人提起黄璐,会说,她是文艺女王,是唯一一个入围三大欧洲电影节的80后女演员。


对此,黄璐并不买账。


她在接受《梁欢秀》采访时,就对什么三大最佳女主提名做出澄清。


我要纠正一个错误,三大并没有最佳女主和最佳男主的提名。只要你进入了主竞赛,你自动就入围了所谓的主竞赛单元。 


坦白讲,在那一刻,表妹才对演技并不顶级的黄璐心声敬意。


她真正骄傲的态度和底气——


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不要。


《演员的诞生》直言不讳我赢了


在《梁欢秀》中,黄璐还说了很多真话。


比如说节目组要求她表现上台前紧张:


上舞台之前化好妆

然后他们要让我显得非常紧张

拿着台词来回踱步

我觉得比让我演戏还难



比如说我们国内颁奖礼的含金量——


梁:可能欧洲三大的含金量是远远高于奥斯卡的……

黄:我觉得最难的是金鸡百花,真的,金鸡百花是我无法跨越的。



(可想而知,这个节目也和黄璐主演的很多电影一样不见了)


不见就不见吧。


也不是第一次了。


也不止娱乐圈了。


但最后,表妹还想强调黄璐《演员的诞生》那个“臭名昭著 ”的冷眼。


当刘芸哭诉:


每一次排练都不一样

我觉得我这几天都白练了

……

我一回头,说活该,你跪下

那一段都没演


黄璐侧过脸,淡淡地说:


我没看到



有网友是这么点评这段故事的——


刘芸表演中没哭,点评哭了,她过了。黄璐表演中哭了,点评没哭,她挂了。


有的人过了,但作为一个演员的初心,她也挂了。


有的人挂了,但作为一个演员的标准,她也过了。


在太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表演面前。


我们是时候更珍惜这种如鲠在喉的“拒绝表演”。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请叫我的全名达闻西


阅读原文

TAGS:黄璐刘芸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