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手机里死了几个人

VCphotos鱼行口2018-04-06 08:13:22

2005,纽约,黑帮葬礼。摄影:Bruce Gilden


这是 VCphotos 的第 430 次推送。


今天下午有事去医院,惊讶于有一整层楼,没有一个医生或病患。后来才想明白,原来在清明节,医院不少科室居然是会放假的。走在街头,又见满街游客笑容满面,店铺也爆满,生意如同每一个假日那样好。喜庆真好。


我的意思是,祭奠先人,大约完全没必要一定携带悲伤的不好的情绪。怀念一位故友,一定要到坟前烧纸钱并流下两行泪吗?可能不一定。庄子的老婆死了,他高兴得唱歌蹦迪喜出望外,“鼓盆而歌”,并直言:活着多痛苦,死亡从来不该是一件悲伤的事情,我为她的过世而高兴。


庄老师去世前,弟子们想厚葬。庄老师蛮生气的,他连棺材也不想要。弟子们担心老鹰吃他遗体。庄子却笑说:“凭什么地上蝼蚁可以吃,天上老鹰却吃不得?”以庄子脾性,他今天大约是会希望遗体捐医学院,死后挨千刀万剐才开心。


世上庄子太少,于是墓碑变得越来越多。活人希望给故人留有形的痕迹,以寄托哀思。


我年纪到三十多岁,朋友圈里每两三个月都能看到有人过世或有朋友的亲友过世的消息。有喜丧,也有横死。相信再过十年,二十年,类似信息出现的频率会越来越高。每个人的微信通讯录里,都会有几个已经过世的朋友。


我早几年曾经问过几个朋友,那些在你生命中突然过世的朋友,你会不会删除TA的微信?几乎所有朋友都回答我:不删,留着。


今天是清明节,我照旧想起通讯录里几个已经过世的人。


其中一个叫王晓莉。我刚才翻看她的朋友圈,发现她发的最后一条信息,停止在2013年9月28日10时02分:


这条鸡汤的质量,是否太俗太低?王晓莉生前发的朋友圈,几乎每条都是类似的鸡汤。她曾跟我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得这种病的,很多人情绪低落,我发这些是想尽量能开导病友。


她说的“这种病”,是一种名为“肺淋巴管肌瘤病”的罕见病。这种病基本情况是这样的:基本在育龄期女性身上发病;概率百万分之一;不能跑动,呼吸困难,不时需24小时吸氧;目前无法治愈,大概可存活10到20年。


王晓莉发完这条朋友圈,很快因忙于拍摄罕见病的宣传片而感冒住院。随后肺部感染,并于次年三月去世。这种罕见病的凶险之处正在于此:即使是最简单的感冒,也有较大概率致命。


中国人不爱谈死亡,从来不愿意面对死亡,更奢谈死亡教育。我去年看过最好的一部电影是一部动画长片,《寻梦环游记》。里面讲述的死亡观念非常精彩:直到世间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忘记你,你才算真正从这世上消失


这碗鸡汤,我喜欢。


对了,我刚才给王晓莉此生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点了赞。


也欢迎你留言,说一说你最近想起的一位过世的朋友,和你关于TA的记忆。


今天推送一组玛格南摄影师拍摄的墓地照片。玛格南官网共有4553张照片涉及关键词“grave”,但是坦白讲,这四千多张照片里,好照片是真不多。以不少图片的质量,就不该收录到这个叫“玛格南”的网站上。


废话不说,we see photos


1978,墨西哥。摄影:Alex Webb


1993,波斯尼亚。摄影:A. Abbas


1984,萨尔瓦多。摄影:Chris Steele-Perkins


2001,阿富汗。摄影:Thomas Dworzak


1991,萨尔瓦多。摄影:Larry Towell


1951,韩国。摄影:Werner Bischof


1985,土耳其。摄影:Ara Güler


1995,美国摄影:Alec Soth


1998,澳洲。摄影:Trent Parke


-END-


阅读原文

TAGS:王晓莉罕见病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