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入无意义·····

颓城2018-05-13 18:06:20

渺小的卑微感




灵感缺失,真的像是一种病症,就像是方向缺失一样让人陷入虚无的悲观中,不断省视自身,自我否定。

我很久没有写了。

是因为在生活出现一些变动造成应接不暇的无力感,像是健身过度后,出现很长一段时间的疲软。


我在重新思考“颓城”对于我所存在的意义。

如果长时间不再推进,在此停留的人,会不会也像在其他平台停留的人一样开始散去,朝向四面八方走开。

这的确是会很容易被人洞穿的自然现象。


以后可能会有这样的一种趋势,当我的个人生活已经忙碌但是平庸到无任何故事可以记载,颓的状态已经开始自我解剖到不能够再演给自己看的时候,我就需要开始试着去挖掘我周边的世界。

这就不再是纯粹的写自己所想写,而是开始“内容制造”,成了一种功利。

但这不属于我所坚持的美学范畴,因为缺乏那种我本身所带有的混乱的空虚的难以被填满的真实。



我最近一直在自我怀疑,我甚至在跟自己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叫做“追寻真实的满足感。”

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底线,当生活在巨大的秩序下开始可以的弄出一些小小的无序状态,像是现实中的意识流,可以肆意丢开方向和目标,然后随着大节奏任意流走。


☠️☠️☠️


人如果没有方向的活着,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放任自己工作量的饱和,身兼数职,彻彻底底的占用了所有的私人时间,没有任何闲暇可言。但是同时就算是再忙,我也必须不能放弃两件事,健身和雅思培训。

几条生活的线索像是绑架在拉奥孔身上的两条大蛇,在分割着我的整体。

而且我还必须要同时兼顾陪伴家人,朋友和更多SOCIAL的可能,因为我赖以生存下去的基础,就是人与人之间各种各样关系的维护和推进。



当日子忙碌到一定的阶段,就会出现一种很微妙的痛苦。

很多事对我而言都变得十分重要而难以割舍,也可以说,我将生活中太多的事情都看的非常重要。

我的生活过的像是一本小说。


有个好久不见的朋友隔三差五跟我联系的时候,会突然跟我说到。

“什么样的小说呢?”

“可能是很普鲁斯特的那种意识流大部头。因为每一个生活的细节,你都放大到能够看清其中的肌理。”

人可以选择将生活中的多条线索都当作最重要的事情的,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同时兼顾。但是这种兼顾到手忙脚乱的状态,就像是开始了一段故事之后,另一个维度的事件也在同时发生,但是我不知道这不同的事件发展的走向到底是什么。




用这样的姿态去过活的这段时间,我感觉我无论是对于自己的生活还是对于他人的生活,都增强了很多的参与感。

我记得不知道在几年前,跟亮讨论到周边人所过的日子,我所表现出的彻底的虚无主义,像是坠入到无意义的深渊。

人的活动无意义,没有与我保持在同一个维度对事物进行思辨的所有结论也都是无意义。

大多数人都在生活,但是大多数人都困于生活。

我对于人的这种恒定的悲剧没有办法产生同情,反而一直在不断的反驳,不断的推翻,从而不断的想要重新对于眼前的世界进行解构和认知。


但是就在这几年,随着圈子的拓宽,我见识到了来自不同国家和不同城市的人,甚至以前所有的无意义都开始朝向不同的地方流动与变化,开始改变了自己的模样。

我开始意识到不少人都在穿越当下的生活,通过工作的成就,社交技巧的提升甚至是开拓出各种成功的可能性。

特别是在上海这座城市,太多的人跟我一样,认为在这个世界仅仅活着是不够的。


☠️☠️☠️


有个在非洲的老朋友回国了,在我们一起上学的小城过着一份比较安逸的生活。

但是也在寻找生活的突破口,各种各样的可能他都在尝试,体现着一个让生活处在不断推进和变化过程中的天秤座对于生活的认知。

仅仅和他之间的交流,就已经看到咖啡生意的启动,蓝宝石原材料的发掘和珠宝生意的商业雏形,还有关于感情生活的全新尝试。

他用微信给我发了一打从非洲挑选带回国的蓝宝石照片,然后告诉我一个足以让我震惊的消息,他要用这一堆蓝宝石中可以号称为“海洋之心”的那颗,送给正在追求的一个女孩子。

这是我的同龄人对于爱情还在做这让人羡慕的浪漫筹划。


很久不见的L,也和已经相谈多年的爱人开始计划将来,从更换一间新的公寓到找到一份薪资可观的工作。

第一次去拜访他的新公寓时,我被书架上满满的深度文学冲击到。“你们平日的时间都沉浸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中吗?”

我不可思议的语气背后隐藏着是对于自己一直原地踏步固步自封的恐惧。



甚至是在某一个深夜,微信上响起了一个陌生人的招呼,“你睡了吗?我知道你是个每天晚睡的人。我想你陪我聊聊。”

因为在深夜找到一个睡眠不好的人聊天不是很难的事情。

随着话题的延续,对方在跟我阐述她在婚姻生活中的无足轻重。

婚姻一旦延续到足够长久,还存在着当初的爱吗?她与自己的丈夫大吵了一架,互相伤害之后感受到生活坠入了一种无意义的深渊,哪怕是已经有了孩子。

情感从激情之后归于平淡,继而归于互相抗衡和互相伤害。从她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中我感受到,男方可能是一个沙文主义者,一个在夫妻关系中不知道如何自处的人,一个女性自由的绑架者。

他们之间的巨大分歧出现在生育问题上,对于二胎以及儿子的希望之光完全践踏了婚姻中女方的独立意识。而同时在交付出多年岁月和青春之后,女方也已经迷失在岁月的痕迹中。

婚姻家庭的N年时光,除了脸上的皱纹和暗淡无光的眼睛,什么也没有留下。

我作为局外人说了一些看似中肯但是实际上执行起来非常困难的话,“你现在要做的是打包好行李,带上孩子,做一场很长时间的旅行和出走,不要待在同一个环境下。”这种出走其实就意味着她即将做出选择,即将挣脱生活的现实而尝试着超越生活。


我对于婚姻实在是没有经历似的一无所知。




身边人的故事赋予了我对于人本身的一种敬畏,就像在人生的荒漠中存在着几片珍贵的绿洲。

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拥有Judge他人生活的权利,任何人都没有。

无论这个人的人生过的有多么乏味,或者所有人都在忍受着冗长而没有尽头的无聊,但是只要ta在某个时刻决定孤注一掷,超越当下的话,人性所散发出来的气质与魅力,会盖过曾经所经受的所有非议。


☠️☠️☠️


我这在努力的摆脱无意义,跟大多数人一样。

虽然也偶然间感觉到摆脱无意义本身就是一件无意义的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尝试着通过不同的媒介来转接无意义造成的窒息感,例如最近很熟稔的学会了抽烟,也开始在我的公寓里面囤积了越来越多的酒,同时我也让在非洲的老友给我寄送了一箱叫做“走出非洲”的咖啡,将近一年多的时间我都在饮用这种深度烘焙的焦香的粉。

我用购物欲的膨胀来缓解内心空洞的紧张,所以我接触了越来越多的Fashion &Art的信息,一种能够通过表面的奢华来掩盖空洞的真实。

这些媒介是我选择的与城市之间共处的方式。


走出非洲,其实走出的不是一个地方。

如果你已经看过这部电影的话。

在我看来,而是要挣脱对于当下生活的满足,逃离舒适圈的一种自我怀疑。因为一旦停下来近在咫尺的那种死一样的恐惧和空虚,就会逼近着,逼迫着你做出改变。




message:

“Out of Aferica”之前在颓城出现过。

这是来自肯尼亚的豆,深度烘焙。

用接近80度水温的山泉冲煮10分钟之后,无需加奶,也无需加糖。

你会品尝到一种来自热带奔放的感觉,脑海中也映射着非洲草原边际被日落灼烧的天空,会找到一种自由的美。

sydney pollack的镜头语言留下的记忆全都融合在味觉体验中,随着咖啡香不断放映。

这一批存活不多,对咖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微信号联系我安排寄送。

(这次收费了)!




往期回顾:

 

随笔:

云南 / 少数派 / 都市生活 / 假装生活 / 焦虑 /很烂的人

 婚礼 搬家记 / 男人四十 HERO / 太清教徒

 生活进阶记 / 厦门 / 另一个选择 / 北海道 / 沉溺于生

 噩耗 /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跳支华尔兹

哈利波特 / 女性瘾者 横滨玛莉 ANNA WINTOUR 

百年酒馆 / 不羁的天空 / 幸福 / 迷失东京 / 海边的曼彻斯特

王冠 / 东京物语 狗镇 / 童年往事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个人微博:@小颓城


阅读原文

TAGS:生活开始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