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变美,她们在脸上注射「毒品」

Sir电影2018-05-17 03:30:02

#真相帖#


这是Sir文章一个小而重的子集。


Sir在这些帖子里,普及过种种不为人知的常识。


比如《纯种狗的悲哀》是惭愧真相


我们人类对“纯”的执念,使汪星人世代患“癌”。


比如《我被逼拍AV:被瞄上的普通女孩》是残酷真相


AV女优们叫人脸红的表演背后,是不输传销组织的黑幕。


今天,Sir又想说些得罪人的话。


女性,尤其爱美的女性,这五分钟,你一定要听——


《肉毒杆菌的真相》


豆瓣还没收录


BBC出品纪录片,揭秘人类美容史上的一大神器:一针除皱、一针变瘦、一针变美。


这么神奇?


是的,虽然名字不太好听。


瘦脸针、瘦腿针、除皱针,其实都是同一样东西——肉毒毒素


肉毒毒素,特指A型肉毒杆菌毒素,由一些腐烂食物的细菌产生。


它是剧毒。


毒到什么程度?


0.12微克(1微克是1克的百万分之一)足以药死一个体重60公斤的成年人。


中毒人不会皮开肉绽、七孔流血,是呼吸道肌肉群被毒素麻痹,渐渐窒息。


所以,肉毒毒素也被称为肌肉克星


进入人体以后,它将阻断神经和肌肉之间的信息传导,局部肌肉会瘫痪、陷入麻痹性松弛。


显而易见,这是毒物。


但毒能攻毒。


高度稀释后的它,被萃取成今天医美界宠儿:“肉毒杆菌”。



肉毒杆菌最初的功效除皱


尤其在欧美,也许因为文化差异,西方国家的人交流起来,牵扯的脸部肌肉更多,表情更夸张。


频繁的脸部肌肉收缩,让西方人脸上特别容易起褶子


比如,眉间纹。



肉毒杆菌就派上用场了。


超细的30G胰岛素针头,把它注入脸部肌肉群,肌肉被麻痹,动不了,皮肤看上去,就像舒展开来。


“抚平皱纹”,和广告里说的一样。



因为主要被用作除皱,所以,欧美人注射肉毒杆菌,年龄大多在三十五岁往后。


但在我们这,情况很不一样。


肉毒杆菌被开发出另一个功效。


瘦脸。


今天,随便在B站一搜,你会发现,许多正大光明承认打肉毒杆菌的up主,大多小于30,甚至(看上去像)未成年。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两年瘦脸针经验



针头快速刺入咬肌,咬肌被麻痹后,肌肉的收缩功能被减小甚至消失,脸部线条改变



“瘦脸”一般前后连打三针。


注射之后,“效果”好的话,牙齿咬再紧,咬肌也鼓不起来。



效果立竿见影。



坦白讲,今天,肉毒杆菌的注射门槛并不高。


国产肉毒素价格在3000—5000元,进口的贵一点,5000元+。


对于大部分中国家庭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天文数字,也就是都市白领半个月工资。


但为什么主流声音依然持保守态度。


因为,注射肉毒杆菌最大的风险,不是花了钱能不能变美。


是可能花了钱变丑,甚至致命。


选了野鸡医院,碰到三流医生,打过量了,面瘫;打偏了,眼睛睁不开。



严重的甚至永久失明。


我填充脂肪进入静脉,一个眼睛末梢神经坏死,永久失明,玻尿酸也一样。



如果你恰好是青霉素过敏体质,后果更不堪设想。


即使顺利变美,你就解脱了么?


不,你会陷得更深。


《肉毒杆菌的真相》,Sir印象最深的,反而是那些成功案例。


一个女孩,叫杰玛·维克森。


因为生活在海边,杰玛担心强烈的日照会让她的皮肤过早长出皱纹,19岁,她打了人生第一针肉毒杆菌。


今年的杰玛23岁。


回忆这四年,她用了一次词形容。


上瘾。


这种事会上瘾的

当你看到肉毒杆菌开始起效

我因此喜欢上针头,注射之后我会感到无比畅快



说着说着,面对镜头,杰玛突然开始抱怨。


我现在法令纹太深了,所以还得填充一下,填满它。



看上去,杰玛正在变美的路上一路狂突猛进。


但你知道吗——


19岁的杰玛、23岁的杰玛,分别长这样。



莫亚也是一个对肉毒杆菌戒不掉的女孩。


五年前,她为去除额头上的皱纹第一次注射肉毒。


从此尝到了甜头。



之后,她不多的薪水,全部花在肉毒注射。


为保持冻颜,她甚至抵押了房子,回家“啃老”。


她也很满意现在的自己。


“我挺满意这种冻住的脸庞,不会再有衰老,不会再有运动(变化)。”



已经有人把肉毒杆菌当成家常便饭了。


英国整容名人莎拉·波奇,“真人芭比娃娃”。



她用整容为自己的人生重装了系统。


多年来,美容开销超过五十万英镑(人民币430万左右)。注射肉毒杆菌对她来说,不过小儿科。


甚至都不用去医院,在卧室,拿起针就来——


“我什么也感觉不到,我觉得我已经成塑料人了。”


每天耳濡目染的女儿也成为全英国接受肉毒杆菌注射最小的未成年人。


15岁起,她开始像妈妈一样,定期注射肉毒杆菌。



《肉毒杆菌的真相》中,杰玛不停地对着镜头“宣誓”。


(皮肤)要更惊艳、更无瑕疵。


但,这个“更”,存在嘛?


肉毒素的药效一般只能维持4—6个月。


说白了,当你打了第一针,你(很可能)会打到死。


好,就算以后开发出效果永久的特效药,杰玛就不打了吗?


——既然我的皮肤完美了,眼睛要不要修一下?眼睛完美了,鼻子要不要整一下?还有我的身材,大腿肉多了点,小腿又好像过粗……


说白了,当你打了第一针,你(很可能)又会在其他地方动刀子。


杰玛们的疯狂,让Sir想起最近从《和陌生人说话》走出来的整容红人。


吴晓辰。


她这么介绍自己的彪炳战绩”:


鼻子6次

下颌角磨骨2次

脂肪填充5、6次

开眼角3次,双眼皮1次

嘴型2次

prp、玻尿酸每月4次

童颜针、水光每月4次

激光每月1次


用她自己的话说,脸上顶着一栋楼


花在整容上的钱差不多小四百万吧,脸上是一栋楼。


今天的吴晓辰美不美?


肯定在平均水平之上。



但对着镜头,她讲的话,就是杰玛的翻版。


我现在看我自己,仍然满身都是缺点。

我觉得人对美的追求是无止境的。

过两年,这副五官过时了,就换个嘴型,换个鼻子,继续整下去。



某种程度,和吸毒一样,整形,也会上瘾。


这才是肉毒杆菌真正细思恐极的地方。


这才是这项变美事业真正可怕的地方。


有没有发现,今天,我们口口声声,越来越关注美,但对美,又越来越失去耐心。


美变成一种可量化的单位。


两眼距离多远才美?3.5厘米

小腿最丰满处应较大腿围小20厘米

足颈围:足颈的最细部位应较小腿围小10厘米

上臂围:肩关节与肘关节之间的中部应等于大腿围的一半


每当看到这种不知哪来的“女性躯体美标准”,Sir总有一种亲眼见到女娲娘娘的既视感。


美也变成一种可以速成的捷径。


减肥靠吃药,变白靠激光,甚至气质,也可以通过阅读心灵鸡汤,七天速成。


谁都在焦虑。


谁也等不起。


最终,美丽变成一款款可批量复制的产品,而这个产品包装又往往印着三个烫金大字:做自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B站搜索“面对事实,肉毒杆菌的真相”


编辑助理:请叫我的全名达闻西


阅读原文

TAGS:肉毒杆菌杰玛肉毒毒素注射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