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在口袋里竖过中指

VCphotos2018-06-09 00:09:53

© Alex Webb/Magnum Photos


这是 VCphotos 的第 436 次推送。


最近开始读一本书,名为《二手时间》。作者阿列克谢耶维奇三年前曾问鼎诺贝尔文学奖,那时这本书中译本刚刚出版两个月。作者历时二十年采访,让普通人讲述他们从苏 联人到俄罗斯人的过程。


当自由之门打开后,不少人却开始向反方向跑去。


苏联走到最后时刻时,确切说是1991年,有不少苏联人都成为“厨房思想家”。因为厨房里都是自己人,可以不再害怕,可以臭骂政府,可以天马行空进行各种规划,可以胡扯政治笑话。


没玩没了地续茶,一杯接一杯的咖啡,当然还有伏特加。唠叨无休无止,恐惧仍然是无处不在的。人们当然担心被窃听,交谈有时会暂停,有人会忍不住打趣地望向吊灯或墙上的插座:


“您还在听吗?少校同志!”


但绝大多数人也仅仅到此为止,止步于“厨房里的持不同政见者”。这些人最经常做的一件事,是“在口袋里竖起中指”。


“在口袋里竖起中指”,这是一个苏 联人对1990年前后社会气氛的精准确认。这个比喻翻译成中文,大约类似于“腹诽”:满腹不满,又满面春风。


最近看搜狐特稿部《后窗》报道的一则新闻,让我忍不住想在口袋里竖起中指:杭州十一中学在教室配备“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安装在黑板上方的三个摄像头,会每半分钟扫描一次学生面部,并对表情进行统计打分,以识别学生上课时是否专注。


中性、反感、高兴、害怕、难过、惊讶、愤怒……班主任从此无处不在,成为教室中的神。捉住你的微表情,然后控制你。校办负责人说,这个智慧课堂系统会一如既往坚持下去。


不过,有学生对媒体表示,如果这个监控系统在全校推广,“我已经准备了锤子。”


这学生说完话,便匆匆离去,不留姓名——和我一样,他也在口袋里竖起了中指。


未来正以惊人的速度到来,大数据,面部识别,监控。《美丽新世界》与《一九八四》常读常新,而事关人工智能的爆燃科幻美剧《西部世界》和《真实的人类》,我这几年都是当纪录片在看。


只不过这纪录片,被提前N年拍出来了。


迟早有一天,会严禁行人在道路上隔着马路互相使眼色。否则扣三分罚款两百。扣完十二分,可剥夺此人上路行走的权利。对了我刚想起来,中国人早有成语来形容这现象,叫“道路以目”。


在我想象的极限里,眼神的自由大约是自由的最后防线。当面部表情开始被集体打分,道路以目也将不被允许。


请定时上交你的眼神。谢谢。


检索玛格南图片库,有3999张照片被打上“eyes”的照片,其中有喜悦,暧昧,哀伤,也有恐惧,以下可能是其中最精彩的一些。


废话不说,we see photos


© Nikos Economopoulos/Magnum Photos


© Herbert List/Magnum Photos


© Philippe Halsman/Magnum Photos


© Rene Burri/Magnum Photos


© Guy Le Querrec/Magnum Photos


© Rene Burri/Magnum Photos


© Guy Le Querrec/Magnum Photos


© Nikos Economopoulos/Magnum Photos


© Marc Riboud/Magnum Photos


© Trent Parke/Magnum Photos


© A. Abbas/Magnum Photos


© Jean Gaumy/Magnum Photos


-END-

阅读原文

TAGS:©智慧课堂学生阿列克谢耶维奇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