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队长亲笔信:我们的维京战魂

韦物主义2018-06-20 13:51:37

这几天你们是否和韦物主义一样,熬夜看球都起黑眼圈了?

其中冰岛VS阿根廷的小组赛让我印象深刻。冰岛,一个35万人口的小国,居然在世界杯逼平了夺冠热门之一的阿根廷,并且让“球王”梅西在场上感受到了巨大的防守压力。

冰岛大部分人自称“维京人”(Viking),Viking在古英语中,有海上战士的寓意。自古以来,维京海盗就是欧洲大陆最强悍的战斗族群,他们的牛角头盔,维京战吼是其最酷的LOGO,曾在北欧以及大西洋称霸一时。

冰岛队继承了维京的战斗精神,读完这篇冰岛队长贡纳尔松的亲笔信,你会明白,冰岛队为何能如此强悍,而维京战斗精神又是什么。这篇文章让韦物主义热血沸腾,这种精神是超越种族和国家,是人类最伟大的财富之一,无论是体育还是商业,这种不屈向上的精神,是坎坷道路上,我们需要依靠的最重要力量。

说个小愿望,如果贡纳尔松的故事拍成电影,会是一部绝佳的运动电影。


《冰岛队长亲笔信:维京战吼前所未有,震撼之意渗透脊骨》

from-懂球帝,翻译-怎么又红了


译注—冰岛国家队队长贡纳尔松在外媒"The Players'Tribune"上发表了一封亲笔信,文中贡纳尔松谈到了冰岛足球的崛起之路以及维京战吼给自己和冰岛所带来的震撼之意:

我希望我的世界杯对手们不会阅读这篇文章,因为我会告诉大家冰岛是如何从一个弹丸小国成长为足球巨人的。



但是首先,我需要对冰岛的国情进行一番解释。因为现在每当我遇到陌生人的时候,他们都会说,“哦,原来你来自冰岛?那地方简直太酷了,可以见到北极光。兄弟,那种场景光是想象一下都令人感到十分激动。”

2016年欧洲杯后,我的祖国成为了大家争相关注的焦点,似乎每个人都开始前往雷克雅未克(冰岛首都)度假。

但是我却不是来自那儿。

我的家乡位于冰岛的北部。

如果你试图在旧地图上寻找我的家乡,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它就是冰龙的所在地。

我的家乡是一个叫做阿克雷里(Akureyri)的地方,那里的人口只有18000人。除了体育运动之外,那里实在没有什么其他休闲娱乐的活动,所以我开始和足球结缘。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但是前进的路上需要面临两个问题。



(图)贡纳尔松的家乡阿克雷里

首先,我只能在夏天才能踢上足球。因为冬天的时候,我们的足球场全部被冰雪覆盖。要知道我们的冬天可不像英格兰,那里几厘米的积雪就会引起大家的恐慌。一旦进入冬季,我们老家的积雪深度便会达到几米,整天处于零下10度以下的气温中,而且一天的日照时间只有4、5个小时。

你们看过美剧《权力的游戏》吗?如果看过,那么你们就会明白我所说的情况。

所以冬天的时候,我们只能进行手球运动,但是这并不能解决我在足球上所面临的的第二个问题。当冬天的积雪融化了,我却无法在草坪上踢球,因为这太奢侈了,只有成年球员才可以在草坪上踢球。

所以我只能去沙砾地上踢球。

我说的可是真人真事。



那种场地当然不是一个理想的踢球场所。有一天我只能带着可怕的腿伤回到家中,我的母亲被那一幕给吓到了。其实那天我只是做了一个滑铲动作而已,但是伤口会让你误以为我和一头熊进行了一番搏斗。

我刚开始效力的球队名叫索尔,它是以雷神的名字命名的(这个称呼可不是我瞎编的,不信你们可以问问我的母亲)。因为我十分渴望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所以我像个疯子一样训练,我会不停地进行冲刺锻炼,我会泡在健身房里一整天。我知道自己成功的机会可能比较渺茫,而且我不停地向自己发问,不过那些答案我可不是很满意。

贡纳尔松,你知道有多少职业球员来自阿克雷里吗?

不是很多。

如果只能在夏天的沙砾地上踢球,那么你可能成才的几率会多大呢?

或许比较渺茫。

不过,我选择无视这些事实。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改变现状的人。多年前,冰岛足协开始在室内的一些大厅投入巨资,建造了很多的人造草皮球场。突然之间,冰岛的每个孩子可以在全年任何时段进行足球运动。



你知道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吗?当然是每年不停歇的足球训练和比赛。

随后,我立马搬到了这些室内大厅里,将它们当成我的客厅。很多次那里的工作人员只能在晚上将我赶出来。虽然我们的硬件设施条件提高了,但是人们的观念却依旧停留在旧时代。冰岛国内没有人认为你可以在足球场上取得成功。我记得我的国家队队友曾经和我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告诉自己的俱乐部教练,他梦想去欧洲大陆踢球。

“这个想法不错,”那位教练回应道,“不过可惜的是你生于冰岛。”

这个回复真的很打击人,对吧?

不过,我自己却并没有被这种守旧的观念所影响,我知道自己如果希望更进一步的话,那么我必须离开冰岛国内。所以当我得知自己有机会加盟荷兰阿尔克马尔俱乐部的时候,我立马就答应了。那时的我才17岁,不过那段经历真的非常艰难。他们的足球水平完全在另一个层面上,我记得在自己的第一次训练课上,我被队友戏耍了四次,那时的我恨不得乘坐最近的一个航班立马飞回冰岛。

不过最为艰难的不是这个,而是离开自己的家人。来到荷兰的最初两个月里,我住在宾馆里,经常打电话给我的妈妈,然后向她哭诉,表示自己真的不想待在这里了。幸运的是,我的家人鼓励我继续前进,而我的内心深处也是这个想法。



我想我的眼泪最终得到了回报,因为18个月后,我得到了冰岛成年国家队的征召。当时我们需要去马耳他和白俄罗斯进行一场友谊赛,为了及时赶上,我必须立刻乘坐飞机前往那里。那时的我还没有汽车,在荷兰的第一年我到哪里都是骑着自行车去的,因为我买不起别的东西。

所以你知道我的妈妈对我做了什么吗?她给我买了一辆滑板车。

那是一辆红色的滑板车,其实它看起来更像是一辆摩托车,虽然刚开始我对它并不是很喜欢,但是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已经舍不得它了。当他们将我招进国家队的时候,我将这辆滑板车绑在自行车后座上,然后戴上自己的头盔,骑到了当地的火车站,并乘坐特快列车赶去了机场。

妈妈,谢谢您给我买了那辆滑板车(微笑)。

所以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代表冰岛国家队出现在了足球场上,这真是不可思议。当我回到荷兰的时候,我依旧像生活在梦里一样,心想自己是不是成为了大明星。不过当我走出火车站,来到走之前寄存的货架上,准备来取走我的滑板车时,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只看到一个轮胎被一条铁链缠绕着。



当我跟随冰岛国家队和白俄罗斯较量时,有人竟然偷走了我的滑板车。

当我将这件事告诉妈妈的时候,她竟然笑了起来,不过我可是气坏了。那次偷盗让我从飘飘然的状态中又回到了现实。

2011年,冰岛U21国家队闯入了在丹麦举行的欧洲U21青年足球锦标赛,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份子。对于冰岛足球,那是一个里程碑式事件,因为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做到过这一点。当我们征战2014年世界杯预选赛时,国家队中出现了很多当年U21队的成员。

现实是残酷的,虽然我们拥有很多天赋异禀的青年才俊,但是我们还是从来没有闯入过世界杯。
人们总是持有这样的观点,“冰岛足球怎么样?他们那里可没有什么世界级球星。”

可是我们的总人口只有33万,我们连职业球员都没有很多,更别提世界级球员了。

因此我们必须以更加聪明的办法来参与比赛,因此我们请来了拉格贝克教练。



当你回顾拉格贝克的执教履历时,你会发现他其实并不是一名多产教练,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且非常低调。当他2011年来到我们球队的时候,拉格贝克就防守问题给我们开了多次会议。那些会议非常漫长而且相当无聊,不过拉格贝克并没有理会我们,而是继续灌输自己的防守理念。会议的内容大多是防守位置、角球和界外球等内容,没有一样是令人感到有趣的。训练中,我们会进行攻守训练,这样就可以对我们的防守进行塑造。

因为大家的众志成城,我们闯入到了2014年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的附加赛,对手是东欧劲旅克罗地亚。当我们在主场和他们战成0-0的时候,我认为冰岛是拥有晋级机会的。第二回合来到克罗地亚,当他们取得1-0领先的时候,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因为那时的他们已经被罚下一人了,我们只需要1个进球就可以搞定格子军团。就差一个进球,我们距离晋级真的只有咫尺之遥。

但是我们未能做到这一点。

最终,克罗地亚2-0取得了胜利。



比赛后,我们的更衣室就像墓地一样。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没有取得胜利,而且还因为我们的表现非常糟糕,没有踢出应有的水平。不过随后突然有人吼道,“没关系,大家继续加油,还有欧洲杯在等着我们呢。”

直到现在,我依旧不知道这是谁发出的呐喊,但是我记得自己被他的这句话给感动到了,我想了一下,觉得他说的很对啊!忘掉这次的失败吧,让我们书写下一篇章!

后来我们也确实奉献了这样的表现。我们开始更加努力地训练和比赛。在2016年欧洲杯的预选赛中,我们的发挥也是日益优秀。我们的球迷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份子。十月份,我们在主场迎战荷兰队,当我们取得1-0的领先时,整座球场突然安静了一会,然后突然爆发出“BOOM BOOM HUH”的响声。



我转过身,还在考虑这是什么声音?那声音像是雷击一般。
“BOOM BOOM HUH!”
我的脊梁骨感到了一阵寒颤。
“BOOM BOOM HUH!”
这是我们球迷第一次做出维京战吼。当时现场球迷数可能只有1万人,但是感觉像是10万人一般。

那天晚上,我看了几眼荷兰队的球员,发现他们肯定也被震撼到了。

预选赛的尾声,我们在主场迎战哈萨克斯坦,那时我们只需要一分就可以闯入到欧洲杯的正赛中,如果成功的话,那么我们将是欧洲杯决赛圈历史上最小的参赛国。不过那场比赛非常艰难,我甚至被主裁判罚出场了,但是当我们最终0-0战平对手的时候,我们像子弹一样冲向了场地中央。我穿着外套就跑了出去,我们整齐划一地做着维京战吼,我想整个冰岛都应该听到了那个声音。随后那天晚上,我们还去了雷克雅未克的广场庆祝,到了那里我们发现已经有成千上万的球迷在等着我们了。



那时你会感觉自己让整个国家都感到无比自豪。
不过预选赛是一回事,正赛又会是什么样子呢?谁知道呢?

很多人认为我们带有运气成分,这很好笑,正赛前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意识到冰岛还是具备一定实力的。那是一节训练课后,古德约翰森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说:“贡纳尔松啊,我真的不想和你们对阵。”
我说,“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古德约翰森说道,“你们的防守可以说密不透风,我想传球,我想创造机会,但是在你们的防守面前,这很难做到。”

那时我才恍然大悟,古德约翰森可是一个足球明星。他在瓜迪奥拉的巴塞罗那效力过,他和罗纳尔迪尼奥、梅西一起做过队友,如果他表示你的防守很棒的话,那么你的防守是真的出色。

我们的第一场小组赛对手是葡萄牙队,赛前所有人都在谈论C罗会怎么打击我们。“他会进几个球?梅开二度还是帽子戏法?”



所以当我们战成1-1的时候,葡萄牙人高兴不起来了。

赛后,我们进行了庆祝。随后我看见C罗批评我们只会防守,完全是一副小家子气。

那时我就心想,“我们可是从来没有征战过欧洲杯正赛。你都参加好几次了,我们只是冰岛,1-1的平局,我们当然要进行庆祝了。”

第二场小组赛,我们又战平了匈牙利,所以最后一场和奥地利的小组赛我们需要拿到一分,而对手则需要拿到三分。和往常一样,我们的防守非常稳固,在90分钟内我们战成了1-1,他们在伤停补时阶段给我们施加了巨大的压力。随后,他们开出角球,我们进行了解围,然后开始发动反击,最后我们进球了!

特劳斯塔松在第94分钟帮助我们实现了绝杀!冰岛闯入到了淘汰赛阶段!



难以置信啊!

我猜你们可能看了冰岛电视台解说员进行庆祝的剪辑画面。那种狂喜的感觉像病毒一样散开,那个家伙真的失去了自我。他大喊大叫,并留下了激动的泪水,而且还遭遇了失声。

每一个冰岛人都是这样的感受,不仅仅包括现场的球员和球迷,而且还包括远在冰岛国内的每个人。我们所有人都跟疯了一样。

当我们在球场上进行庆祝的时候,我找到了冰岛球迷团体中的鼓手。我对他做了一个提示,他知道我要干嘛,随后他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然后我们演绎了一幕非常著名的维京战吼。这一次我们球员和球迷们在一起为大家奉献了这一出,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景象。

那是一种纯粹的、自发的喜悦。

“BOOM BOOM HUH!”



和英格兰的八分之一决赛前,我们感到非常放松,因为我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目标——现在的每一步都是额外的奖励。不过我们还是拥有不少额外动力的,因为每一个冰岛人都非常喜欢英超联赛,我们国内的电视上会播出每一场比赛。所以现在我们有机会来击败我们的英雄了。为了防止大家松懈过度,古德约翰森给大家进行了演讲。

他说道,“每个人都满意现在的成绩了吗?我们还想要更多吗?我们是否还拥有饥饿感呢?”
你可以想象大家伙回应时的咆哮。

另一方面,我认为英格兰的情况和我们恰恰相反。他们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且在比赛中犯下了非常愚蠢的错误,他们知道如果自己输给了冰岛,那么球迷和媒体的口诛笔伐在所难免。

每个人都在谈论那场比赛英格兰的表现有多么糟糕,但是当你们再次观看那场比赛的录像时,你会发现是我们表现的太优异了。你可以发现我们的防守组织非常严密,我们不停地跑动,我们尽可能地缩小空间,所有人都不遗余力地给队友补位。那场训练后,古德约翰森对我所说的话在和三狮军团的比赛中验证了:我们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比赛结束后,我立马跑到了本方球迷阵营那里,和大家一起庆祝的想法使我都忘了和英格兰球员握手致意了,如果那场比赛的球员们看到这篇文章,我想对你们说声对不起!

虽然我的身上满是纹身,而且还留有大胡子,但是那时的我却拥有想哭的冲动,当我们和球迷一起奉献维京战吼的时候,我的脊梁骨会飘来阵阵寒颤。

我必须承认,欧洲杯后我们花了一段时间才让自己回到现实中,主教练哈德格里姆松让我们做到了这一点。欧洲杯时,哈德格里姆松和拉格贝克是我们的双主帅,但是现在拉格贝克已经离任去了挪威,所以哈德格里姆松独掌球队的大权。

他给我们传递了非常简单的信息。

我们从来没有闯入过世界杯的正赛。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朝着这个目标前进呢?



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冰岛,没有人会认为我们可以晋级,所以我们不会给自己施加任何额外的压力。

我们的身上不会发生这种情况,这不是我们的模样。

事实上,在欧洲杯期间,我们就已经派人前去刺探世界杯预选赛对手的信息了。从这可以看出我们的志向和心态,我们希望获得更多。

我们队中已经有一些球员接近职业生涯的末年了,我们快30岁了或者30出头了,我们知道自己会很快将位置让给后来的年轻人们,所以我们必须将之前成功的理念和价值观灌输下去。我们可以在俄罗斯踢得像巴塞罗那那样,但是那样做的意义在哪里呢?我们只会成为一个糟糕的山寨品,我们肯定会成为一个差劲的队伍。

冰岛不是那种风格的球队,从来都不是。



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们队伍的风格就是整个冰岛的象征。我们或许不是技术能力最好的球队,不是最为帅气的球队,但是有谁希望对我们发动攻击吗?我想应该没多少球队愿意吧。

我们已经拧成了一股绳,我们是一支坚韧的队伍,我们无所畏惧。

我希望在俄罗斯可以将这种精神传递给我们队中的年轻球员。我希望他们能够意识到如果你努力训练和比赛,如果大家团结在一起,那么任何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任何事!

-----------------------------------

韦物主义:新商业观察,区块链、中产消费、共享经济、产业互联网、新科技商业化。


阅读原文

TAGS:冰岛贡纳尔松拉格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