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消失,重病儿子替母征婚:找一个可以保护妈妈的爸爸

乙图2018-07-01 02:54:39

请点击上方的蓝色乙图关注我们哟!


哈尔滨市第一医院血液肿瘤研究所,生病8年的齐皓轩在激素的作用下,显得比同龄孩子要大很多。他静静的躺在床上,不停擦拭往下流的鼻血,外婆在旁边心疼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是一个苦难的家庭,孩子的爸爸已经消失了一年,走的时候仅扔下一句:“我要是有钱,不会不管孩子。”


11岁的皓轩已经懂事,他慢慢地知道了爸爸不会再回来,他不忍心妈妈日夜操劳,于是偷偷地帮妈妈在婚恋网站注册,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新的爸爸,在他看来,有了新爸爸,妈妈就不会这么辛苦。


皓轩的妈妈李娜今年32岁,与丈夫齐海涛在网上相识。2007年4月26日生下了儿子齐皓轩,一年后两人领证结婚。2009年夫妻两个搬到哈尔滨呼兰区江北学院路。首付8万,贷款了15万,盘下了一个旅店,准备开始好好做生意,开启新的生活,结果没到一年时间,小皓轩身体就出了状况。


2010年7月26日,小皓轩的外婆李桂华看到皓轩脚上有红点,随即带着他到哈尔滨儿童医院做检查,没想到最后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这种病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移植,可是移植费用高昂,最后只得依靠药物,输血和血小板先维持生命。


孩子的爷爷奶奶条件也不好,听说要借钱便联系不上他们了。小皓轩生病没多久,就花完了所有存款,不得不向亲戚朋友借钱。维持了4年,小皓轩身体越来越差,身边必须有人时时照顾,并且只要孩子一发烧,一个月的医疗费就得5-7万,不得已,李娜将旅馆变卖。


但孩子的病一直在持续,医疗费就像一个无底洞。2017年的6月,齐海涛扛不住巨大的经济压力,悄悄离开了李娜母子,走的时候留下一句:“我要是有钱,不会不管孩子。”从此了杳无音讯。


丈夫消失后,李娜背着皓轩偷偷痛哭了一场,这一切被儿子看在眼里。小皓轩说:“那时候我听到妈妈在厕所里哭了很久,我知道爸爸走了不会再回来了是因为我一直生病,我也不想生病的。”至此以后母子两像是达成了约定,再也没有提过齐海涛。


李娜和小皓轩的外婆李桂华扛起了给皓轩治病的重担,李娜依靠在医院附近的一家饭店做服务员,一个月有2800元的工资。下班去医院照顾孩子,外婆负责平时照顾孩子。为了救儿子,李娜每个月都要去血液中心献血200-400cc,这样第二个月能得到3200元补贴。到现在为止,孩子妈妈的献血证已经有了12本。


就算这样,每个月皓轩四次的输血和血小板还需要吃药维持,每个月开销在1-2万元,如果发烧了,那就是4-6万的费用,只能问亲戚朋友借。小皓轩从3岁起基本都是在医院度过,但是他十分聪明,也很乐观。他因为激素的原因导致浮肿变的难看,自己却乐观的开玩笑说自己是面包超人,逗大家乐。


小皓轩看到妈妈日夜奔波,睡觉都只是趴在他床前睡一下,十分心疼。小皓轩悄悄拿着妈妈的手机在婚恋网站上注册,要找一个“超人爸爸”照顾她。没过多久就被李娜发现,当皓轩告诉李娜,自己一直生病不能好,看到别人家都有爸爸,自己想找个超人爸爸照顾她,让她不要这么辛苦时。李娜抱着儿子失声痛哭。


最近皓轩又因为发烧,扁桃体发炎住进了医院,医生下达了最后通知要是再不移植,再靠输血吃药是无法再维持生命了。这急坏了妈妈和外婆,一下子要好几十万的费用,面对早已经负债累累的家,李娜不知道如果是好。


外婆说:“我真的很心疼我的女儿,8年了,起早贪黑,没有睡过一个整觉,为了医药费除了打工就是东奔西走的借钱,自己身体也搞垮了。可外孙又是这么懂事活泼,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们每天都是在泪水中度过,真希望一切都快点好起来。”(王国峰 江雨)如果要帮小皓轩,请点击链接: 【贫血垂死的面包超人】或者进入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 贫血垂死的面包超人或者扫下面二维码完成捐赠


请扫上图二维码完成捐赠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乙图”微信公众号(yi_photos),欢迎提供线索:414667378@qq.com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阅读原文

TAGS:李娜小皓轩皓轩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