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未来所有的书,都长成文库本的样子

小贝书单2018-07-04 01:05:47



上周五午休时,成都突然下起了暴雨,于是就趴办公桌上先睡了一觉,醒来时恰好雨停,就揣了一本书在兜里,去便利店吃午饭,在就近的咖啡馆读书。

 

叙述这个场景的意义是它跟往常有了很大的不同,不是把要读的书装在包里,然后背着包出门,而是直接揣在了兜里,突然就轻松了不少。

 

能放在屁股兜里的书必然很小,能做到这样小开本设计的书,几乎,必然,只能是文库本。


文库本是一个从邻国日本传过来的概念,指一种小型规格的平装书籍,最常见尺寸为A6规格,比电子书kindle都要小,所以非常适合随身携带。书小了,售价也便宜,日本读者要是嫌单行本的新书昂贵可以等文库本出来了再买。

 


单行本与文库本的对比


顺道一提,日本作家倘若出一本小说,是可以赚三次钱的。首先是在杂志上连载,然后出单行本(多是精装),过一阵子再出文库本。这样的出版制度即让作者与出版社都能有较好的收益,也满足了不同需求的读者。

 

文库本的产生,据说是由日本早期引进西方小开本图书而来。著名的岩波书店为了让人人有书读,推出了售价1日元的岩波文库。这种把知识盛在简陋的盘子里的做法滋养了一代代的日本人。乃至到现代,文库本仍然流行,地铁上时常看见有乘客读着一本小小的书。

 

我很喜欢文库本这样的小书,揣在兜里即保证了随时有书读,又不用每天负重背包。

 

但这终究是日本才有的书籍类型,虽然国内的出版社也会有相对轻薄的文集,比如牛津通识读本,简装版的海豚书馆等。但终归“文库”得不够彻底,开本大小、纸张硬度等仍然大于日本的文库本。

 

著名的日本生活方式品牌无印良品在2017年出本了“人与物”系列文库本,以在艺术、诗歌、电影、出版等不同领域的日本作者为对象,一册一人,辑录他们的经典语录和短篇文章。2018年,国内著名的杂志书——同时也是出版品牌的《读库》将“人与物”系列引进中国,除了将文字汉化外,中文版忠实的复刻了日文原版,连纸张都是选用进口的日本纸。

 


本文开头叙述的那个场景,被揣到兜里的就是这个系列的书。该系列计划出六本,目前已经出版了三本,分别是日本著名导演《小津安二郎》,原生活杂志创始人《花森安治》,日本民艺运动之父《柳宗悦》。三本小小的书,内容组成均是“语录+文章”。借由这些隽永的句子、文章,一窥日式生活的本质。

 

每天揣一本书出门,相较于动不动就摸出手机,从兜里掏出一本书的感觉,很酷呀。

 

只是文库本也有文库本的劣势。首先是不利于记笔记,文字的排列相对紧凑,几乎没有地方下笔,加之纸张轻薄,勉强笔记也需要一个比较硬的平台。

 

轻薄柔软的文库本,虽然适合随身携带,却因为容易破损带不长久,对于在乎书籍品相的读者来说,不适合。

 

同样不适合的还有国内图书市场对文库本的接受程度,利润薄、不适合收藏、读者接受度低、加上本就不多的阅读人数。

 

有种种缺陷的文库本,我仍然喜欢得不行。虽然愿意为书籍的装帧设计买单,可阅读到最后还是聚焦于文字,文字的载体自然是越简单越好。

 

早晚通勤的地铁还蛮多人,在人堆中只要有把玩手机的空间,我就可以翻开文库本。


(end)



小贝书单

多读书,读好书

▲扫一扫,更有料


你可能还想读


2018年香港书展

去了趟日本后,我发现......

所有市场营销的秘密都藏在这《22条商规》里

从偶像歌手到教育博士,她是如何将三个孩子送进斯坦福的?

阅读原文

TAGS:日本文库出版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