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季九分,这夫妻档吊打一切娱乐作秀

Sir电影2018-07-06 23:00:53

有种片,不看没事,一看上瘾。 


A级……自然历史纪录片。


自然风光、人文科学尽收眼底。


最值得羡慕的,还是其中的英雄们,简直帅死。


BBC有大卫·爱登堡扛起大旗周游世界,Discovery也有美食特种兵贝爷花式吞食天地。


那我们呢?拿得出手的就《走近科学》?


不。


像贝爷一样的我们也有,哪儿危险、哪儿瘆人,他就往哪凑。


来,有请中国“最疯”的两口子——


《地球之极·侣行》



Sir不是第一次安利它了——《侣行》,系列旅行真人秀。


从13年到现在,共6季,评分整整齐齐9分以上。


无明星,无大牌。


可这套旅游真人秀,偏偏拍得比大片还刺激


1.中国版“印第安纳·琼斯”


2013年,《侣行》团队驾帆船开往南极。


走到一半物资耗尽,不着村不着店,地图上就看见一个废弃的美军基地。


没事,人家硬闯。


撬大门、搜补给、修运输车,愣是把补给“借”了出来。



与天斗。


2014年,缠上200个氦气球腾跃南非。


无保护,无牵引,连降落都靠用枪打气球,真人还原《飞屋环游记》。



与人斗。


2015年,《侣行》团队来到阿富汗。


借用建筑投影设备,重现了被塔列班组织摧毁的千年古迹——巴米扬大佛


这……简直了。


于是,世界轰动,各大国际媒体争相报道。


同时,在塔列班眼皮子底下玩火的他们,还顺利登上通缉名单,5万美金一条人命。


联合国发出灰色警报:注意,遇袭概率超过50%!


紧急之下,他们租用一架军用运输机,把汽车开上飞机,逃离了阿富汗。



你以为他们化险为夷了?


不,下一集目的地......叙利亚。



马鲁姆火山口,逼近1190摄氏度的岩浆,这位大哥直线垂降。



辐射污染严重的切尔诺贝利,照样说闯就闯。



帅到爆的英雄事迹,数不胜数。


这对会让印第安纳·琼斯也陷入沉思的中国夫妻,到底姓甚名谁?


普普通通,貌不惊人,来自北京——


270张昕宇梁红



抛开传奇再看,这二位都挺像“正常人”。


2.“猜猜我们在哪?”


妻子梁红,最大的特点就是爱笑。


无论是日常还是采访,笑点奇低,讲段子总是先把自个逗乐。


乐归乐,却总是带着一股得意。



丈夫张昕宇,外号“270”(是的你猜的没错,那是他原来的体重)。


北京洪金宝,贫嘴还爱显摆。


每集开头,总爱对着镜头嘚瑟:“猜猜我们在哪?”



就像一个没正形儿的北方老哥,再要紧的关头都能开起玩笑。


在酸碱度小于1的硫酸湖上,动都不敢动的他,也要取笑快吓尿的摄像师。


害怕吗 大鹏(摄像师)



有同学可能要不服:


胆大算啥本事,关键人家有钱不是?


也对。


但人家的钱,不是坑爹,不是彩票,来得有资格。


张昕宇和梁红从小青梅竹马,98年部队退役,下海经商。


第一桶金,就码了一桌子显摆。



之后,生意有好有坏,但钱从不攒着。好吃的好玩的,想买就买。


但暴发户的日子久了,心里的虚只有自己知道……


转变,在08年的汶川。


他俩成立了救援队奔赴灾区救险,在见证太多悲剧之后,他俩决定:


在有限的人生长度中,拓展人生宽度。


再平凡的人,也可以掺和点不平凡的事。



这是Sir最喜欢《侣行》的地方,见证奇观的同时,还带着烟火气


不苛求理中客,不玩假正经,要的是真浪漫。


追求体验、遵循感受。


两个鲜活到拧出橙汁来的普通人,两双真诚到不撒孜然的眼睛,真心实意地带你去看世界


3.“能征服的只有自己


这一季的《世界之极》,他们看中了地球上最极端的生存环境,和那里生存的人。


从“最高”,海拔5100米的冰川小镇;到“最旱”,91年不曾下雨的沙漠绿洲。


也有“最北”的北纬78°挪威小城,还有“最危险”的,火山刚刚喷完的印尼火山群岛。



留给他们的难度系数,次第上升:火山、暴风雪、硫酸湖......


甚至,在采访过秘鲁毒品银三角的职业杀手后,他们还立刻跟随缉毒部队一起执行任务。


270,依旧是哪儿危险往哪靠。


我不(就)是一个疯子吗



第1集,相信你会看得过目不忘。


因为这次......飞天遁地的他们也无能为力——


秘鲁的天空之城,塞罗德帕斯科。


400年前,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金矿、银矿,现在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铅矿。


按道理,本该是个最繁荣的地方。


但在400年的狠挖猛采之后,矿藏没了,留下的是诸多黑暗难填的“深坑”——


人口贫穷、受教育程度低、犯罪横行。


整条街的赌场、妓院、脱衣舞厅,弥散出垃圾与毒品的味道。


这,是你想象中的天空之城吗?


用270的话讲:


这座城市不该存在



资本带走了所有它们能带走的,甚至是水和空气。


过度开采,造成循环伤害,所有水源的铅含量严重超标。


7万人口,40%的人因为环境问题,患上了不可治愈的铅中毒。


每一口空气,每一滴水,都是慢性毒药。



尤其是患病孩子们,过高的铅含量造成发育迟缓、记忆力衰退,学习知识变得无比困难。


——恶性循环中,摆脱困境的最后一扇门关上了。


在出生前就被确诊为铅中毒的孩子们,从来没有什么选择权。


我不想说 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是一个悲剧

但是现实就摆在那儿



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守着的明明是世上最富的矿藏,但却买不起一瓶救命的干净水。


夫妻俩向一位母亲伸出了援手,200美金资助他们为孩子买一个净水器。


这一次,最爱笑的梁红依旧笑了。


没了骄傲,只有苦涩。



这一次,270和梁红难以改变什么......


世界太大,太难以解释。


你心里的问号,可能也会在远方越画越大。


靠近金钱的地方,反而满目痛苦和贫穷;靠近死亡的地方,也会出现超脱和重生


同样,越靠近极点,也可能越温暖——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几十年前。


那一年,6岁的张昕宇遇见了4岁的梁红。


从小爱玩的俩人,开始爬假山、溜野冰,到了夏天就找河游泳。


30多年后,北极。


张昕宇跪在地上向梁红求婚,许诺了一个有企鹅做伴娘的童话婚礼。


紧接着第二年,南极。


他把婚戒戴在了梁红的无名指上。



婚礼后,两人坐在冰层之上,张昕宇盯着海里的企鹅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他张嘴问:


“咱俩能征服大海吗?”


梁红笑着回答:


咱们能征服的, 只有自己。”


《侣行》如此,旅行也如此。


问题太难,答案太多。


但你若有胆将脚步踏得更远,就总能离自己更近。


4.旅行到底啥意义


在凋零破败的秘鲁小镇。


见证了一天悲剧的他们,意外发现了一家开了15年的中餐馆。


夫妻俩失落情绪一扫而空,甩开腮帮子开始造。


铅中毒就铅中毒吧



在挪威,零下30度的暴风雪。


270和梁红骑着雪地摩托寻找了一天北极熊,无果。


回到营地后,北极圈给了他们意外的惊喜——他们看见了极光。


他们走出房屋,站在天穹之下,像是活在了电影里。


不,肯定比电影还好。


对着镜头,梁红高兴地抢了270的台词:


“猜猜我们在哪?”



目的地,未必会给你“之前渴求的答案”。


但上天从不会拒绝,给你意外的惊喜。


二人一年最多三个月闷在北京,主要任务就一个:


办签证。


环游世界,是两口子的日常任务,从自己驾驶帆船到自己开飞机,各种姿势被夫妻俩依次解锁。


(想想大部分两口子,都在家里解锁啥……)


世界这么大,他俩就是看不够。


Sir很开心地知道,这样的两口子越来越多了。


还有高震&TingTing



如果你也关注旅游,没准早就认识他们——@房车日记


这两位人气旅游博主,一直在微博分享着他们的旅行游记。


一辆4平米的简易改装房车,就为了一个小目标:


960万平方公里内、五万公里的跋涉。



之前,我们只能通过网络,片段式地了解房车日记的点滴。


这一次,乐堡啤酒房车日联手,推出了一部精心制作的小纪录片《房车日记》,打算让美好更加“生动”。


比大好风光还要美的,是那两个真实灿烂的笑容。


伴你同行,乐堡有心意。



每次打开车门,都是一个新的目的地;


拉开一瓶乐堡,下酒菜是自由和风光。


短短的两分钟,Sir看得羡慕嫉妒恨,又忍不住拍手叫好——


| 时长 : 2分16秒 |


我们总是打消一次次的旅行计划。


理由太多了:繁忙,安全,孩子,家庭,职场评价……


最后,总是迈不出那顾虑重重的临门一脚。


关掉Discovery,刚刚看到的远方转眼就忘;出了健身房,最剧烈的运动是给饮水机换水;出了KTV,最大的音量是在吐槽领导和甲方;


除了微信里频繁地打个“”,我们很难再露出真正的微笑。


如果存在上述任何症状,乐堡啤酒友情提示:


你,该浪了


别让“再等等”、“看心情”、“有机会”……成为你的口头禅。


点击阅读原文,相信“一念之间”比什么都重要。


只要你带着好奇,总会与美好相遇。


出发就现在,快乐就现在


旅途不该是假装豪迈的“说走就走”。


而是迫在眉睫的“是时候了,就现在”。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腾讯视频有


编辑助理:哥谭镇民兵排长

阅读原文

TAGS:梁红张昕宇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