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婚后口臭严重,去医院得知原因后令丈夫…

玄灯大师2018-07-10 09:17:53

    京城边缘,一座古老的城堡矗立森林之中,宏伟而又神秘。 

    左月月敲开了沉重而又古老的大门。 

    细微的诡异电流顺着她的指尖爬遍了她的全身,那些恐怖的传闻瞬间在她的脑海浮现,左月月莫名感到了一股颤栗。 

    这座神秘而古老的城堡她一旦进了,不知道是否还能活着出来,是否也会惨死? 

    今晚,左月月就要和这城堡的主人霍寒城同房了。 

    这个全京城最具传奇最英俊也最令人胆寒的男人。 

    厚重的门打开,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出现在了左月月面前。 

    他上下打量着左月月。 

    眼前的左月月皮肤白皙,一双眼睛大而灵动,鼻尖挺立,唇形完美。 

    忽然一阵大风刮过,被左月月刻意用长发盖住的右脸被一下吹开,脸上那一块半个巴掌大的黑色胎记瞬间暴露在管家面前。 

    管家眼中瞬间划过了一道错愕。 

    左月月咬了咬唇。 

    这样的场景,她早就习惯了。 

    众人被她的丑陋所错愕和震惊。 

    等下也不知道这个霍家的主人,那个极具各种传闻色彩的霍寒城看到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像那么英俊的男人,看到自己或许会被自己丑得想吐吧。 

    “左小姐?”管家是经历过大场面的,很快稳定了心绪。 

    “我是,管家先生。”左月月低声说道。 

    “请跟我进来吧。” 

    左月月随着管家走进了帝国城堡,一路上她都被帝国城堡的奢华和宏伟所震惊。 

    上了黑色的大理石台阶后,左月月跟随着管家进入了大厅,她踩着厚厚的羊绒地毯,被大到像迷宫一般的城堡内部和走廊上的各种名贵油画迷花了眼。 

    最后,管家的脚步停在了一间卧室前。 

    “左小姐,这就是少爷的房间了,少爷已经被老爷下了迷药。”管家说道。 

    左月月讶异看着管家,眼中闪过了一抹错愕。 

    下迷药……这是什么鬼? 

    管家的脸上浮出了稍许尴尬“少爷他不喜欢包办婚姻。” 

    左月月“……” 

    她的脸上交织着各种情绪和各种疑惑。 

    说实话,她对这场婚姻是充满了疑惑的。 

    先是那个被称为她父亲的男人用手段逼迫自己嫁给霍寒城,偏偏连婚礼都没有办连霍寒城本人都没有见到就被通知今晚要同房。 

    然后现在又被通知堂堂的霍家少爷竟然被下了迷药…… 

    看着左月月脸上的情绪,管家误解了。 

    他清了清嗓子“左小姐,老爷并不是因为你的长相怕少爷不碰你而下药的,少爷的前三任未婚妻貌若天仙但少爷也从来碰过,所以老爷这次才不得已想到这个办法。” 

    左月月“……” 

    她的眼中划过了一道黯然。 

    霍寒城的前三任未婚妻…… 

    传闻霍寒城的英俊,可以让所有女人都惊叹失魂,可以让世一切繁华都黯然失色。 

    传闻他权势通天,富可敌国。 

    传闻他冷冽无比,杀伐决断。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男人,却无人敢嫁。 

    因为他他第一任未婚妻,吊死闺房。 

    第二任未婚妻,惨死街头。 

    第三任未婚妻,服毒自杀。 

    有传闻,像霍寒城这么优秀的男人,是任何女人都不可染指的,所以每个要嫁个霍寒城的女人,都要惨死! 

    说完,左月月推开了卧室的门,随即眼前的男人让她眼中闪过了无可描述的震惊。


第2章 同床


    左月月早就听闻京城霍少容貌英俊无人能及,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霍寒城真人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出色。 

    这个男人的英俊,简直可以让全天下的女人都为止动心。 

    眼前的男人半靠在沙发上,修长的身材包裹在价值不菲的手工西服下,房间内的灯光很昏暗,却将男人深刻的五官勾勒得越发的立体起来,他的眼睛是闭着的,浓密的长睫隐去了黑瞳。 

    他的那份夺人的风采,简直可以让世间的一切繁华都黯然失色。 

    在这么一个英俊的男人面前,左月月莫名感到了一股自卑。 

    也不知道霍老爷子是怎么想的,竟然让京城第一丑女的自己嫁给霍寒城,还要让自己和霍寒城同房。 

    左月月走上前了一步。 

    而与此同时,半靠在沙发上的男人猛然睁开了紧闭的眼眸。 

    左月月有种呼吸都被人掐住的感觉。 

    如果是刚刚闭着眼眸的霍寒城会让所有女人都为止动心,那睁开双眸的霍寒城简直可以让所有女人都无止境沉沦下去…… 

    那幽邃而一望无际的深眸仿若蕴含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就像一块磁石一般,让人一看就再也拔不出来了…… 

    “……” 

    看着眼前一身贴身长裙勾勒出美好身段的左月月,霍寒城的喉头滑动起来,体内的那股燥热让他浑身像置身火炉一般,时时刻刻受着被焚烧的煎熬。 

    而眼前的女人,似乎成成了冰泉,让他好想立即饮下化了他的火热。 

    霍寒城忽然一下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左月月面前。 

    身高165的左月月并不算矮,可在近188身高的霍寒城面前,还是硬生生被衬托得娇小无比。 

    还不待左月月反应过来,霍寒城的长臂一捞,就直接把左月月搂进了怀里。 

    左月月脑袋“嗡”的一下就空白了。 

    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住,那铺天盖地的男性荷尔蒙瞬间包围住了左月月。 

    下一秒,她的脑袋就被男人的大掌扣住,一个强势的吻就落了下来。 

    “呜呜呜”左月月下意识就想要反抗,这是她的初吻…… 

    然而男人的手却紧紧禁锢住了左月月的腰,根本让左月月挣扎不得。 

    属于男人独有的清冽气息席卷了左月月。 

    左月月知道自己今晚来的目的就是和霍寒城同房,可眼前男人的狂热还是让她感受到了一丝惧意,她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好像没有了半点力气一般。 

    夜,越来越深。 

    “啊……” 

    一股极致的痛楚侵入了骨髓…… 

    左月月发出了一声大喊,她的手紧紧掐进了自己身体上方男人的肩膀里。 

    男人的黑眸越发的深邃起来,漆黑的深眸深不见底,仿佛可以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一般…… 

    翌日,霍寒城醒来。 

    霍寒城的双眸定定落在了身侧的女人上。



第3章 做好了死的准备


    女人还在沉睡,一头黑发遮住了半边的容颜。 

    从霍寒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女人白皙的皮肤,小巧的鼻尖,粉润的嘴唇还有那覆盖在眼窝上浓密而纤长的睫毛。 

    他的眼眸闪光一抹寒光。 

    该死,竟然被老头算计了…… 

    “起来。”霍寒城冷声道“女人,给我起来!” 

    那冷冰冰的话语仿佛可以世间一切都冻结成冰。 

    他被老头算计了,同时也被这个女人算计了,否则这个女人怎么可能爬上他霍寒城的床! 

    大脑一片浑浑噩噩中,左月月听到了男人冷冰冰的声音。 

    左月月的羽睫颤了几下,随后模模糊糊睁开了双眸。 

    一睁开双眸左月月就看到了霍寒城。 

    他一双幽深的黑眸正冷冰冰盯着自己。 

    左月月的脸不可控制的“蹭”的一下就红了。 

    看到左月月脸红,霍寒城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厌恶。 

    一个主动爬上男人床的女人,竟然还会脸红!真会装! 

    “联合老头和我下药?”霍寒城的薄唇轻启,冷冷的话语从薄唇里逸了出来。 

    左月月的呼吸一滞。 

    她看到了霍寒城眼中的厌恶,她的心像被什么重重扯了一下。 

    大概是从小脸上胎记的缘故,左月月从小备受嫌弃,对他人的情绪也特别的敏感。 

    左月月咬着唇,没有说话。 

    虽然做昨晚她并没有联合霍老爷子一起下药,但她确实是知情的。 

    但她没有办法。 

    从小照顾她的奶奶现在还在医院,等着医药费救命,她除了老老实实听从左自强的吩咐,没有一点办法。 

    看着左月月不说话,霍寒城眼里的厌恶更重了。 

    “好大的胆子,女人,你是第一个敢爬上我霍寒城床的女人!”霍寒城眼里闪过一抹冷然。 

    左月月身体一僵。 

    她,是第一次爬上霍寒城床的女人…… 

    这,这怎么可能! 

    “愚蠢的女人,我倒要看看你会死得有多惨!”霍寒城的眼眸微眯,里面投射出来的是让人胆寒的光芒。 

    被如此充满压迫力的眼神看着,左月月心头忽然逸出了一股委屈。 

    虽然昨晚霍寒城是被下药了不错,但也不是她左月月下的啊…… 

    最重要的就是这个男人此刻的模样,让左月月心头就更不舒服了。 

    左月月想,反正霍寒城的三任未婚妻都是惨死,自己估计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 

    反正都要死的,还有什么好忌讳好怂的呢。 

    左月月索性就直接说道“霍少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我吗,反正霍少的三任未婚妻都是惨死,整个京城都传言,只要嫁给霍少你都逃不了一死,霍少用死来威胁我,还真是吓不到我,我既然已经进了霍家的门,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了!” 

    他幽深的眸底闪过了一抹异样的情绪。


第4章 把她抱走弄死她


    片刻后霍寒城的手忽然抬起了左月月的下颚,强迫着左月月看着自己“女人,倒是有几分胆识。” 

    左月月的下颚被霍寒城这么一抬,那被黑发遮住的半边脸也一下露了出来,那块半个巴掌大的胎记毫无阻碍的展现在了霍寒城的面前。 

    霍寒城一愣。 

    他开始只注意到了左月月的半边脸,是个美人儿。 

    而如今这块被长发遮挡的胎记显露出来,眼前的女人瞬间和“美”没有任何关系了。 

    “真丑。”霍寒城下意识脱口而出。 

    左月月的贝齿紧紧咬着下唇。 

    虽然她知道自己长得丑,但被人如此毫不忌讳的说出来,左月月心头还是像被钝器狠狠一击。 

    她迎视着霍寒城的视线“再丑,昨夜也被你睡过了不是吗!” 

    天知道要是原来左月月可是没有这个胆子对整个京城最具权势的男人说这样的话! 

    毕竟以霍寒城的手段和地位,要弄死左月月简直和弄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可现在左月月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心态了,除死无大事,人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所以现在左月月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怂可以让整个京城闻风丧胆的霍寒城! 

    “……” 

    霍寒城忽然哑口无言。 

    确实,这个女人虽然丑,但也被他睡过了! 

    不管他是不是被下药了,他终究是睡过了这个丑女人! 

    恼怒的同时霍寒城眼眸中也闪过一抹异样。 

    这个女人,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敢如此顶撞自己的女人! 

    霍寒城的手猛然加重“丑女人,在我面前敢这么嚣张,谁给你的.” 

    霍寒城的话语一下停住了,他看到左月月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霍寒城的手松开了。 

    这边左月月像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痛苦一般,整个身体都卷缩在了一团。 

    “装死?”霍寒城冷声道。 

    左月月死死咬住了下唇,一阵一阵的疼痛席卷着她,从那个女人最难以启齿的地方开始。 

    “痛”左月月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痛”字从死死咬住的下唇里逸了出来。 

    她的眼眸顷刻覆上了一层迷蒙的水雾,犹如小鹿斑比一般楚楚可怜。 

    这边霍寒城有些懵了。 

    刚刚这个女人还如此的烈,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这样了? 

    霍寒城从来不会对女人怜惜,同样,他以为对眼前的女人也是。 

    可在看到女人那一双眼泪朦胧的双眸的时候,霍寒城的眉头蹙了起来。 

    “该死。”他嘴里吐出这两个字。 

    片刻后霍寒城一下抱起了左月月。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一大早就开始装死了。 

    在抱起左月月起身的瞬间,霍寒城的目光无意扫过了床单,随即整个人一震。 

    那洁白的床单上一朵红梅在悄然绽放着。 

    一股异样到了极点的情绪从霍寒城的心中猛然升起。 

    被男人猛然抱起,左月月一下感到了失重,她的手下意识搂住了霍寒城的脖颈。 

    男人低眸,一道冷得可以让人瞬间寒颤的目光由上往下的投射过来。 

    左月月“……” 

    她默默松开了手。 

    她又想起了霍寒城前三任身亡的未婚妻了,难道霍寒城是要把她抱走弄死她?

阅读原文

TAGS:霍寒城左月月左月月心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