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会是AI时代的亨利•福特吗?

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2018-07-10 09:59:01


1908年,福特T型车下线,亨利•福特以最简单实用的设计、低廉的价格,启动了汽车工业革命时代。


“T型车最初量产,用了1000多个零件的版本,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现代主流汽车已有3万个左右的零件。” 2018年百度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领导百度开始逆转汽车工业的技术走向,全球首款量产的L4级“阿波龙”无人车,没有方向盘,没有驾驶位,减少了硬件元器件,软件层面复杂度迅速提升。


汽车是李彦宏与亨利•福特的连接点,其实,两人正显露出某种跨时代的相似,同样有着产业的前瞻,开创或试图开创一个全新产业时代,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有着难得的理想主义,福特一直关心汽车“让每个普通家庭都负担得起”,而李彦宏说的越来越多的是,只有普通人有机会平等、便捷地获取AI能力,AI时代才会更美好。



创新引领者


亨利•福特有名言,“在汽车未发明之前,人们只想要更快的马车。”


2016年,AlphaGo惊艳亮相之前,普罗大众只知互联网,不知AI,李彦宏更早看到了未来。


18年前,李彦宏在中关村创立百度时,就开始了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与应用,因为搜索引擎的背后,除了有链接分析等互联网技术,也需要自然语言处理、信息检索等AI技术。10年后,有了技术积累的百度,开始全面布局AI,陆续开始包括自然语言处理、机器翻译、语音、图像、知识图谱、机器学习、数据挖掘、用户理解等技术的研发,李彦宏豪掷了大笔研发费用。


2012年,百度布局深度学习技术,用于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准确率方面,当年的进展即超过过去15年的总和,以图搜图的准确率从20%提升到80%,只用了1个月时间,就上线了全世界首个全网人脸搜索产品。看到深度学习技术的惊艳效果,李彦宏毅然决定,在2013年1月成立世界上第一个深度学习研究院,并应用于大规模搜索排序系统。 


李彦宏笃信技术创新的价值,百度是以技术立身的公司,一年后,他对外披露说,“我们一直在聘请全世界最优秀的互联网专家,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方面的专家,包括无人驾驶汽车、无人飞行器、模拟人的大脑,很多项目都在热火朝天地进行,我们相信有一天,这些东西会给百度的业务带来实质性的影响。”


一直以来,李彦宏也是为中国AI奔走最勤的企业家,2015年,他在“两会”建言,制定国家层面的“中国大脑”计划,推动中国人工智能技术跨越发展。有人统计,光是2016年,他在公开场合提及AI一词至少513次,被外界称为“中国AI产业总设计师”。


其中,他在当年8月发表的演讲《互联网的下一幕》中,提出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经终结,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语惊四座,完全更新了行业的思维。从小米、联想到美图、好未来,各个领域的代表性公司,后续均重新定义自己为AI公司,或将AI确立为核心战略,同年,百度大脑正式发布,百度对外开放AI核心技术,加速了中国AI产业的进程。


李彦宏曾澄清,从未说过“all in  AI”,但是,他在2017年加速了百度的转型计划,AI战略在无人驾驶、智能语音操作系统、金融等多个赛道多点开花,力推“Apollo(阿波罗)计划”和DuerOS;第一届AI开发者大会,他乘无人车上北京五环赶往会场,虽然吃到了一张交通罚单,但强调“AI是通向未来的必由之路”,也承诺了百度“开放”的决心。


一年后,Apollo开源平台代码已长了6倍,“阿波龙”无人小巴如期量产,李彦宏开玩笑,“一个新的系统要想上线的话,面临很多不确定性,会经常有各种各样的delay(延迟)……我们把自己吹的牛实现了!”


李彦宏大大拉近了普通人与AI的距离,天南地北的开发者,利用百度PaddlePaddle、EasyDL等平台,开发了无人政务机、自动驾驶轮椅、盲人导航等各种应用,最小的开发者甚至只有12岁,就像圣象地板一位质检员所说,第一次感知“智能就在身边”,她能用AI充当自己检测的眼睛。


确实,造车跟造PPT不太一样。亨利•福特如此,100年后的李彦宏也是如此,他自述:“连续七八年的时间,百度每年将收入的15%左右投入到AI技术的研发,我们有上万名的工程师,近百万台的服务器集群进行各种复杂运算,有万亿级的数据来‘喂养’百度大脑……”


前瞻思考者


作为一名理想主义者,亨利•福特花了很多时间思考社会问题。他完成了多本著作,用以阐述其关于民主制度、工资与福利的本质、慈善事业、机器与人的关系等,梦想着“把苦役从劳动中清除出去”。 


图为亨利·福特的第一辆汽车


如果追踪李彦宏的言论,可以发现,AI时代越近,他越有许多游离于商业外、近乎形而上的思考。


“AI的使命不是替代人,是让技术忠诚于人类,服务于人类,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他这样说道,“AI的技术发展需要价值观的指引,在AI伦理价值的指引下,才能迎来‘一个更美好的AI时代’。”


一方面,李彦宏有着对AI理想国的憧憬,他真诚相信AI可以将人“从重复、低效和繁重的脑力判断中解放出来”,许多无创意的工作可交由机器来实现;另一方面,他也清楚看到了AI可能招致的恶,这种担忧没有埃隆•马斯克 “人工智能或许就是我们正在召唤的恶魔”那样耸动,但也足够真切,比如,利用AI算法找捷径,诱导用户沉迷于无价值、甚至低俗的信息。



就像福特创制了流水线模式,又确立“1天8小时”工作制,以“开明的利己思想”避免过度剥削劳工一样,李彦宏也格外关注AI对于大众福祉的影响,呼吁“所有AI新产品、新技术要有共同遵循的理念和规则”,并提出了个人的“百度AI四原则”:


1)AI的最高原则是安全可控;

2)AI的创新愿景是促进人类更平等地获取技术和能力;

3)AI的存在价值是教人成长,让人成长,而非超越人、替代人;

4)AI的终极理想是为人类带来更多自由与可能。


所有问题中,或许他最关心的是,“智能鸿沟”招致的不平等加剧。18年前,他创立百度的初衷之一,就是要让人们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 ,而AI时代可能形成新的“智能鸿沟”,拉大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而他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开源和开放,“AI时代主要由数据、算法和算力在不断推动。百度的答案是,通过数据、算力和算法的不断替代和不断开放来填平智能鸿沟,让每一个开发者能接触到全球最先进的AI技术,让每一个公司、每一个企业能很方便地使用最先进的AI能力……正是因为开源和开放,AI正在渗透到经济和社会的毛细血管当中。”


亨利•福特从来不是他的时代最富的人,他经营的公司几经坎坷,个人性格独断专行、工于算计,尤其不善于管理,但是,他超越了同时代的精英,一直被视作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企业家”,因为他的影响不只限于财富和产业,其以流水装配线、福利资本主义重新塑造了新的工业生活模式,提升了生产率,增进了多数普通人的福利。


当AI时代降临,考验李彦宏他们的,不只是成就了多大的产业、市值多高的公司,更重要的是,他能否将AI的福祉尽可能多地惠及所有人。


(本文为商业策划案例)



阅读原文

TAGS:李彦宏aI 时代技术中国aI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