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从今天记住她的名字:谭卓

Sir电影2018-07-10 10:28:07

《我不是药神》的药太猛。


上映四天,票房破13亿


看过,笑过,哭过以后,观众也重新认识了这支“药神天团”——


不只是会搞笑的徐峥;明明是偶像派却完全不顾形象的王传君;一个眼神就让你锁定他的“黄毛”章宇……



还有唯一的一位女团员。


扔在一群老爷们中间气场也毫不相让。


许多人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


她不就是《***》里的那***嘛!


角色比演员红。


但从今往后,这个名字你记好了——


谭卓



是的,Sir今天就来满足你们前几天高票点赞的要求。



谭卓的存在,是《药神》里(众多)的高光时刻之一。


她扮演的思慧,单亲妈妈,女儿得了慢粒白血病,生活所迫,在酒吧跳钢管舞为生。


这个女人,前夫丢下了患病的女儿,全靠她一个人扛;台上跳舞台下起哄,她辛苦、屈辱。


可你听见她叫过一声苦没有?


就像个男人一样彪悍。


不,是像个女人一样彪悍。


和假药贩子打群架的时候,眼看牧师和黄毛寡不敌众,旁边程勇和吕受益吓得还没有回过神来。


是她,二话不说抄起板凳,加入战场。


简直是柳飘飘2.0。



但又不同。


柳飘飘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刁蛮。


而思慧则是饱经磨砺的沉稳。


步伐就像走上舞台一样自信从容,视众人如无物。



这个人物坚硬,但并非没有裂缝。


“药神天团”去酒吧团建,该思慧上台跳舞,勇哥不让,把钱砸桌上逼男主管上去表演。


“脱!脱!脱!”


思慧在台下喊着,笑着,但眼里隐约有泪。



从这道细缝中,你看到她坚硬的外壳里包裹着的人性光辉。


从出道以来,谭卓的作品真的不多。


虽然一直没“红”,她的履历可不是一般的丰厚——


《春风沉醉的夜晚》《Hello!树先生》《追凶者也》《暴裂无声》……


部部扎实,演技没掉过链子。


2009年,出道即在娄烨《春风沉醉的夜晚》中出演女主角,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


和她合作的两位男演员,一位是秦昊,一位是陈思诚。



近10年过去,秦昊从小众到主流,成为被普遍认可的实力男演员;陈思诚从演员到导演,成为商业成功的跨界典型。


可谭卓呢,《药神》之前始终不温不火。


这样一看,起点颇高的谭卓好像有点掉队了……


怎么回事?


很大一部分原因,“”她自己。


被太少人记住,跟她的演技有关系。


融进电影里,亮眼但不抢戏。


恰如其分地贴近角色,但不过分表现自己。


看她在《追凶者也》中扮演KTV公主萍姐。


戴上假发,低胸短裙。


拿小费,接过老板手里的,还伸手在钱包里多掏一张。


还没等你注意到她,她就像泥鳅一样,熟练地“溜”回了这个角色的泥土里。



说实话,这场戏Sir一点也没认出来是谭卓,虽然之前已经认识她。


《Hello!树先生》,你可能就更看不出来了。


她扮演聋哑女孩小梅。


一头短发,围巾遮住脸,用眼睛说话。



再到《暴裂无声》中她扮演患病的村妇翠霞。


牺牲形象,把脸涂黑,佝偻着身子,走路一瘸一拐。



三个角色,三种模样。


由于各自演绎得到位,你很难联想这竟是同一个人。



评一个演员,我们常说演技如何。


但谭卓很特别的一点是——


她习惯用真性情去贴近角色。


这种方法演得


自然,真诚,感受不到刻意的雕饰。


但也容易受伤


就拿最直接的《药神》来说,为了不到10秒的钢管舞戏,她练了一两个月。



练到浑身是伤,甚至脚踝软骨粉碎骨折。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这句话在什么都要抢先的流量娱乐时代,越来越知易行难。


所以谭卓是容易“掉队”的。


她不急,踏实,本分。


在电影《西小河的夏天》中,谭卓扮演一位越剧演员。


为了让角色有说服力,她特意跟获得过“梅花奖”的老师学习越剧唱法和身段,有板有眼。



肯定有人会说:下了苦功,但没名气,吃力不讨好。


这跟她的追求有关——


她一门心思地做演员,没有太在意明星这回事


你看明星接受采访,怎么也不会只戴个眼镜,素面朝天



而一位演员,会在说起自己的角色时手舞足蹈、滔滔不绝。



明星参加电影节,尽可能地蹭红毯,延长自己在镜头前停留的时间。


而谭卓参加电影节,巴不得早点走完红毯,才能去玩。


面对镜头,她也不习惯摆Pose,只是“一个劲儿地傻笑”。


朋友看了谭卓的红毯直播后给她发短信:


“你一笑,全世界的花都开了。”



大家心目中的电影圣殿戛纳,谭卓以主竞赛作品风光入围,她却完全当成是一次快乐的旅行。


记者问她入围戛纳会对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


她回答:


其实没有什么改变我希望我还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和自己的追求去生活,我不希望外界的那些东西影响到我。


就像我知道国外有很多明星,他们可能很大牌,出门还是会打车,还是会在自己的农场里面垦地,可能素颜朝天的,然后身上都是土,卷着裤腿,然后有记者来,他就可以随意的拍,大家很放松自然的交流。


在娱乐圈里,我们经常看到那种上进的明星。


上着热搜,抢着C位。


这也是一种人生态度,但显然不是谭卓的方式。


她在采访中形容自己,“晃里晃荡”。


说自己没有明确的人生计划,做事也缺乏目的性。


出生吉林长春,大学学的播音主持专业,晃里晃荡成了演员,晃里晃荡当上娄烨的女主角,又晃里晃荡来到北京……


2015年在美国晃里晃荡了一整年,住在纽约,每天10美元的生活费,坐地铁去学语言,学表演。


接的很多戏在别人看来也都是没名没利的“无用功”。


为了出演话剧《如梦之梦》,她很长时间不能接新戏,结果用她自己的话说,“挣的钱只够自己买水喝”。



出演文艺片《小荷》,她一分片酬没拿,还当起了制片人,帮电影找钱,自己往里搭钱。


《药神》之后她的下一部电影是和艺术家杨福东合作的《明日早朝》,被称为“雷锋项目”,不上院线,在美术馆放映,全片没几句台词。


“晃里晃荡”真的就漫无目的?


“无用功”真的没用?


美国一年,谭卓说是为了锻炼自己独自生活的能力。


接下《如梦之梦》,是因为自己很容易紧张,和人之间有距离,想通过舞台剧把捆绑在身上的线剪断。


无偿出演《小荷》,是想让大家看到,在中国还有这样一群电影人,在纯粹地实践着自己的梦想。


合作《明日早朝》,是因为“在那个阶段接触到的项目里,它对我的学习价值最高”。


她的目的,不是向外,是向内


她的有用,不是名利,是更好的自己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让她用一个词或一句话形容现在的状态。


谭卓选了一首诗,莱蒙托夫的诗: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

它既不寻求幸福

也不逃避幸福

它只是向前航行

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

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我觉得这个就像我现在的状态”,谭卓说。


说完她笑了,全世界的花都开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阿拉灯神丁


阅读原文

TAGS:谭卓改变朝天娄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