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跟异性吃饭,发生关系是迟早的事”

尹惟楚2018-07-12 02:16:04

01


向暖赶到的时候,对方已经在等她了。

她深吸一口气,安抚了心头不安的小鹿,缓缓地绽开笑容。

“你好!你是程先生吧?我是向暖。”

对方先是有些意外,继而有些无措地站起来。

“你好,我是程远航。”

程远航是个身材高大,长相阳光的中学体育老师。这样的外在条件其实挺讨喜的,之所以32岁还单身,主要是经济条件不好。没房没车倒是其次,家里还有年迈的双亲等着他供养,有个病痛什么的,压力全都在小两口身上……

这样的生活,能接受的姑娘真心不多。

向暖看得出来,他是个挺善良的人,他的笑容他的眼睛都给人很真诚的感觉。比起经济条件和将来要遇到的困难,她更愿意选一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

看得出来,程远航对她的印象也挺好。

向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饰心底的忐忑。继而抿唇一笑,道:“如果你觉得合适,我希望能快点结婚,越快越好。当然,我指的是去民政局领证。至于婚礼,我不是很在意。”

程远航明显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也许还带了一份琢磨。

一般这种话,都是出自男方的口才是。

向暖也知道这样的话很容易让人想叉了,但她别无选择。“其实,我——“

“向暖!“

突然破空而来的一声叫喊,成功地打断了向暖的话,同时让她身体一震,脸色微白。

整个餐厅的人全都齐刷刷地看了过去,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那是一个打扮得特别靓丽,脸蛋和身材都很漂亮的年轻女子。此刻,她脸上满是愤怒,连迈出的步子都挟着火气。

她叫向晴,是向暖的妹妹。

向暖飞快地站起来,大步朝着向晴迈过去,一把抓住了向晴的手臂就将人往餐厅外面拖。

“你放开我!”

向晴用力地推开向暖,反过来双手揪住她的衣襟,表情激动。

“向暖,你还能要点脸吗?你喜欢我的男朋友,为了抢走他甚至不惜生米煮成熟饭。我忍了,谁让你是我的姐姐!可是,你为什么不珍惜他?你把他抢过去才多久,你就又出来相亲了?你还真是死性不改!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姐姐?”

“你给我闭嘴!”

向暖终于忍无可忍,直接甩了向晴一记耳光,自己也气得眼泪都冒出来了。

“向晴,你到底想怎么样?就算我只是一个养女,可我也是你姐姐!我只是想结个婚过点普通人的生活,难道也不可以吗?”

向晴捂住了被打的半边脸,眼里闪过一抹阴狠。但很快她又抓住向暖的手臂,几乎是声泪俱下地说:“姐,你以为我是在害你吗?我是为你好!你忘了医生怎么说的吗?医生说你的子宫已经很薄了,如果再不自爱,这辈子可能都做不了母亲 了!不能生育的女人,还怎么幸福?”

程远航沉默地听着看着,脸色就跟万花筒似的变来变去,最后大惊失色,急急地拿起自己的包。

“对不起,我想起还有急事,先走了。”

一阵风似的就卷跑了,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后面穷追猛赶。

向暖没有试图阻拦他,只是一把推开向晴,拿起自己的包也跑出了餐厅。

向晴似恶鬼一般穷追不舍,很快就将向暖给拦住了。

“向暖,你最好不要跑,否则,明天我就闹到你学校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向暖睁大眼睛瞪着她,心里一阵阵的发酸发冷,身子轻颤。“向晴,我的痛苦就让你这么快乐吗?”

从小到大,不管自己做什么,向晴都会跳出来搞破坏。

向暖甚至不知道,她对自己的这份恨意到底是从何而来!

“呵呵……”向晴得意地笑了起来,手臂揽住向暖的肩头,外人看起来就是一副姐妹情深的画面。

实则——

向晴趴在她耳边,用特别戳人心窝的语气,说:“我就是想让你一辈子嫁不出去,哪怕对方是个穷屌丝也不行。向暖,你就等着一辈子孤独终老吧。”

笑声已经远去,直到消失不见,向暖依然直挺挺地站在那。视线迅速模糊了视线,眼前影影幢幢一片,好像有无数的怪兽在朝她扑过来。

缓过来之后,向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但是走了没多远,连着撞了几个人后,她就在一家临街的咖啡厅坐了下来。

刚开始,向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直到,旁边那张桌子来了一对相亲的男女。

女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而且神情倨傲,好像谁都不看在眼里。

男的是个军人,身材高大,正襟危坐。

因为他背对着自己,向暖看不清他的样子。倒是他对面那个女人的嘴脸,她毫无遗漏地看了个彻底。

女人询问了男人的各种情况,问得那叫一个详细。车子啊,房子啊,票子啊……还说结婚后男方的银行卡和工资都得交给她。

后来,女的终于问完了,还算比较满意。“我都说完了,该你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我只有一句话。”

“说。”

“你可以走了。”

“你——”女人瞬间面容扭曲,拿起自己那杯咖啡就直接泼向男人。

男人身手利索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那杯咖啡就全倒在了女人自己身上。

“像你这种一穷二白还没素质的大头兵,活该一辈子娶不到老婆!”

女人“啪”地放下杯子,骂骂咧咧地走了。

这时,他们先前点的几样点心送了上来。

男人坐回去,低头认真地吃东西。

向暖咬着嘴唇,内心天人交战。最后还是走过去,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男人抬起眼看她,严肃的脸色没有任何表情,目光却犀利得像是能将人看穿。

斜飞入鬓的浓眉,狭长但星光璀璨的眼眸,高挺的鼻梁,饱满坚毅的唇……他的长相算不上特别帅,但很有男子汉气概。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而锋利,很容易就让人记住了。

“有事?”英挺的剑眉微微挑起。

向暖挺直腰杆子坐着,努力笑了笑。

“我叫向暖,今年28岁,三观端正,身体健康,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如果你需要一个结婚对象,你看我行吗?”

男人咀嚼的动作停了下来,微微眯着眼睛看她,仿佛在审视她的话是真是假。

向暖心里忐忑不安,双手在桌子下握成拳头,但还是努力表现得淡定一点,直视他犀利的双目。

“请你相信,我是认真的。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民政局领结婚证。”

男人继续静静地看她,数秒之后,“不行。”

“为什么?”向暖自认条件还过得去,至少比刚才走掉那个女人强多了!

男人放下刀叉,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我是军人,结婚得先打申请报告。通过审核了,才能去民政办理手续。”

向暖一愣,随即松了一口气。“那、你是同意跟我在一起了?”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特别快,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屛住了。握着的双手,掌心已经微微湿润。

“你对我了解多少?”

向暖老实地摇摇头。“没多少,但是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能问你两个问题吗?”

男人点头。

“你会婚内出轨吗?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你能对自己的妻子好吗?”

“不会。能。”

直截了当,没有一个多余的字!

向暖差点儿被这个回答给逗笑了。事实上,她真的笑了。

“你看,这就是我想要的男人。而且,我从小就喜欢军人。”

02


男人又静静地看了她数十秒。

他的目光实在太犀利了,向暖感觉自己快要招架不住了。

“我叫牧野,是一名现役军人,34岁。名下有车有房,也有些存款。我能满足你基本的物质需求,但是没办法像普通男人一样照顾自己的妻子。做军人的妻子,不容易。而且,我还有一个2岁的女儿。”

向暖没料到他还有个孩子,着实怔住了,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我知道军嫂不容易,但我坚持自己的选择。我知道承诺没什么意义,但请你相信,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妻子。至于孩子,我会对她视如己出。”

其实,她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但现在,她需要名正言顺地从那个家里脱离出来!

牧野朝她伸出骨节分明的手。“你的手机。”

向暖不解,但还是把手机递给他。

牧野翻出通讯录,将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拨号,挂断。

“我会立马递交结婚报告。在报告下来之前,如果你后悔了,随时告诉我。”

“我不会后悔。”向暖几乎是抢着回答的,生怕迟缓了一秒,他就要看轻了自己的决心。

牧野没接这话,只是将一碟点心推到她面前。

向暖摇摇头。“谢谢,我吃过了。”

牧野也没勉强,直接将点心拖回去。

他几乎是狼吞虎咽,但向暖并不觉得粗鲁。直到他抬眼看过来,她才悄然红了脸,将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不到五分钟,牧野就将所有的点心都解决了。

他叫来服务员付了账,然后站起来。“走吧。”

出了咖啡厅,向暖抓紧了包包的带子,一时有些无措。难不成,他们就这么各自回家,然后等他说的结婚报告?

“我有点事情需要去解决。我先送你回去,回头再联系你。”

“好。”向暖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不过,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很方便的。要是开车的话,没准还会堵车。”

她现在也想一个人静一静,因为她的心里乱得厉害。

牧野没多说什么,将她送到地铁站,叮嘱她注意安全,就转身走了。

向暖却没有上地铁,而是随意选了个方向往前走。一直逛到很晚,她才坐地铁回去。

地铁口离向家所在的小区还有十多分钟的路程,其中有大概一百米的路两边都是高大的树木,路灯很昏暗。

每次走到这里,向暖都忍不住提心吊胆。结果怕什么来什么,突然从黑暗里窜出个人影,直接扑向她。

向暖压根没有防备,直接被扑得重重地撞在地板上,疼得她呲牙咧嘴。扑在她身上的人沉得像一座山似的,还不管不顾的就在她脖子里一顿乱吭。

混乱中,向暖闻到了浓浓的酒味,知道碰到酒鬼了。

“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向暖一边用力地挣扎,一边张嘴求救。

可是那人实在太重了,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求救的声音无力得只有近在咫尺的人才能听见。

向暖张嘴在对方的耳朵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趁他吃痛松手的时间,爬起来就跑。

时间已经过了12点,大家都已经睡了。

向暖只将玄关的灯开合了一下,就在黑暗里蹑手蹑脚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说是房间,其实是客厅的阳台。

这套房子是两室一厅,主卧属于向玉林和刘秀清,次卧是向晴的公主房。他们就在阳台放了一张折叠小床,白天是阳台,晚上就算是向暖的房间了。

向暖在这个没有任何私密可言的小阳台住了20多年,从懵懂的孩子到28岁的剩女。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个自己的小窝,哪怕只有一个单间都好。

这么多年,却始终只是幻想。

向暖不敢闹出动静来,怕将他们吵醒了,又是一番鸡飞狗跳。但一身汗水粘腻,她只好小心翼翼地放了一盆水,简单地擦拭身子就算是洗了澡。

终于洗干净穿好睡衣,向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伸手拉开浴室的门,随即惊叫了一声,下一秒又一把捂住了口鼻。

“啪——”灯光大亮。

向晴就站在浴室门口,双臂抱胸,像一头怪兽似的盯着她。那双眼里满满的都是恶意,毫不掩饰。

向暖紧张地往主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竭力将声音压到最低。“向晴,现在已经很晚了,能不能别闹了?”

“哼。”向晴冷笑,斜斜地倚在浴室门框上,拦住了她的去路。

“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了?找地方躲起来哭了吧?呵呵……向暖,别垂死挣扎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爱你,没有人会对你好,你再怎么努力也没用。向暖,我觉得活成你这个样子,还真不如死了算了。我要是你,我就直接一头撞死了。下辈子好好投胎,没准能够来个逆转!”

这几句话就像是一把淬了毒的钢刀,反反复复地戳进了向暖的心脏,血肉模糊,疼得她几乎要控制不住落下泪来。

可是不能!她要是哭了,向晴就会更加起劲。她要是没反应,向晴自觉没趣,反倒容易休停。

“向暖,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这个样子?人家都说泥人尚有三分土性,一条虫子被踩了都会反抗,你怎么就只会闷声不吭?你是哑巴吗……”

向晴越说越激动,这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让她心里不爽到了极点。

向暖依旧一声不吭,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直到向晴一巴掌甩过来,她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人推开。

“时间很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

向晴被推得踉跄退了两步,立马又一把扯住她的衣服。拉扯间,向暖脖子上的痕迹就露了出来。

“这是什么?向暖,别告诉我你被男人睡了!”

向晴的声音又高又尖,把睡着了的向玉林和刘秀清都给吵醒了。

“向暖,你又整出什么幺蛾子了?三更半夜不睡觉,非要整出这么大的动静,你是要上天吗?”

刘秀清的声音,比向晴更加尖锐而刻薄。

向晴又一把揪住向暖的衣领子,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语气兴奋地招呼刘秀清。“妈,你快来看看吧。她居然在外面跟男人鬼混,可不是要上天了吗?”

向暖用力挣扎,想要把衣服拉紧,好将那些痕迹遮盖起来。

向晴却死抓着不放,眼里流露出的狠劲像是恨不能当众将她扒光才肯罢休。

03


“什么?”刘秀清又是一声尖叫,凑近了看到向暖肩颈处的痕迹,甩手就是一记耳光。

向暖被她打得踉跄了一步。 还没缓过来,刘秀清又抓起放在一旁的扫帚,狠狠地打在她身上。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到外面勾三搭四!贱种就是贱种,我养了你20多年,你除了会给我们丢脸,你还能干什么?我打死你……”

向晴怕被打到,赶紧松了手,然后得意地站在一旁看好戏去了。要不是时间太晚,也刷过牙了,她没准还会抓一捧瓜子边嗑着边看戏。

“啪啪啪——”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

向玉林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了刘秀清手里的扫帚。“事情都没问清楚,你怎么就动手了?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动不动就打她,行不行?”

“那你怎么不看看她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向暖,我们养你这么大,你不思回报就算了,居然还这么不知检点。早知如此,当初就该一把掐死你,省得你丢我们家的脸!你骨子里就是个下贱的东西,难怪你爸妈都不要你……”

这些话就像毒箭,将向暖的心射得千疮百孔,血流成河。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隐忍根本没有一点意义。

“行了!这三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左邻右里听到了,丢不丢人?都睡觉去!向晴,你也不许再找向暖的麻烦!”

刘秀清狠狠地瞪了向暖一眼,又骂了几句,就转身回房去了。

向晴也撇撇嘴,施施然地回自己房间了。

向暖挺直腰杆子站在那,嘴唇抿成一道线,死死地忍住汹涌的眼泪。但眼睛还是一点一点湿润起来,滚烫的眼泪一滴一滴坠落在地上。

向玉林重重地叹一口气,伸手轻轻地拍打她的肩头。“暖暖,是爸爸对不起你。”

自从怀了向晴,这孩子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不是不知道妻子有多过分,可是为了维持这个家的安宁,他也只能委屈向暖。

向暖知道向玉林是个好人,可是他太软弱了,只要刘秀清一生气,他就什么原则都没有了。以前,她很体谅他的难处。可这一刻,她突然心冷了。

向暖一把推开他的手,拿起刚刚放下的包,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暖暖!”

冲出小区门口,看着人影稀少的马路,向暖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她还能去哪里?

向暖苦笑着走到旁边的公交站那坐下,茫然地看着远处的灯火。

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是属于她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车突然在她面前吱呀一声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一个身形伟岸的男人,径直绕过车头,迈着流星大步走向她。

“向暖,发生什么事了?”

黑影笼罩下来,向暖惊慌抬头,随即吃惊地张大嘴巴。

面前这个男人,居然是牧野!

明明两个人今天才算认识,可是看到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向暖莫名的委屈和心酸。

“你能不能收留我一个晚上?”

牧野看着她身上的睡衣拖鞋,什么也没说。直接牵着她走到车子旁边,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将她抱上车。

“我的车子底盘有点高。”

车子发动之后,向暖偷偷地看着牧野的侧脸,心里乱糟糟的。

她三更半夜穿成这样跑出来,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她。他会不会以为她是那种不检点的女生,然后不跟她结婚了?

她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而且,她也害怕他知道将来要跟这样一个家庭扯上关系,会忍不住退缩。

就这么一路犹豫,直到车子进入了小区,向暖都没说话。

牧野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座的门,直接将她抱下来。

向暖站稳之后,简略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到处都是婆娑的树影,看得出来绿化覆盖率很高。都是5层楼高的楼梯房,楼与楼之间距离很宽。从面前这栋楼的外墙看,应该有些年头了。

牧野掏出钥匙,打开一楼的防盗门。“进来吧。我住302室。”

向暖点点头,跟着他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大家都睡了,周围静悄悄的。他们的脚步声显得特别突兀,阵阵回荡在楼道里。

终于到了三楼,向暖看着“302”的门牌,心里百转千回。

这个地方是否很快就会成为她可以停泊的港湾?她是否很快就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小家,而不用再忍受刘秀清和向晴的横眉冷对?

牧野打开了两道门。

灯光亮起。

“进来吧。”

向暖没吱声,看着那橘黄色的灯光,心情更加复杂。她抬起腿,步子迈得有些小心翼翼。生怕这可能的幸福会像鸟儿一样,被声音一惊就飞走了。

这是一套三居室,简洁大方的装修。没什么多余的东西,更没有什么奢华花俏的东西。

可是整体感觉很舒服,很温馨。

向暖知道,这也许是因为她太急切地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能够自由自在的小窝了!

牧野招呼她坐下,然后倒了一杯水给她。

“时间太晚了,衣服我会让人明天一早送过来。你想再洗个澡,还是直接休息?”

“我……我住哪个房间?”

“如果你不介意,就住那间吧。”

向暖点点头。“如果方便的话,我想洗个澡。”

如今是酷夏,稍稍动一下就一身汗水。她从家里跑到小区门口,早已经大汗淋漓了。她身上的睡衣,已经湿过又捂干了。

“方便。”

牧野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不一会儿就拿出来一件军绿色的T恤。

“只有上衣。我的裤子对你来说太肥了,你穿不了。”

“没关系。”

向暖拿着衣服进了浴室。站在镜子前,看着脸上布满红晕的自己,慢慢地扬起笑容。

加油,向暖!

洗了个舒服的冷水澡,向暖穿戴好内衣裤,然后穿上牧野的T恤。

他们的身高差距确实有点大,牧野的T恤穿在她身上,简直就跟连衣裙差不多了。

向暖看着露出来的半截腿,怕他误会,于是想把睡裤也穿上。

结果放衣服的地方正对着马桶,一不小心,裤子就掉到马桶里去了。

没办法,向暖只好抻了抻T恤的下摆,就这么走了出去。

04


牧野面容沉静地坐在沙发里喝水,闻声抬头看过去。随即只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个按钮被触动了,血气顿时翻涌起来。

女子娇小的身子穿着他的T恤,显得那么宽大。这种突兀的对比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竟生生的穿出了性感的味道。

向暖对上他的视线,顿时心跳凌乱,连呼吸都不那么顺畅。

明知道T恤其实不短,根本不可能露出不该露的,她还是下意识地抻了抻。

牧野清了清喉咙,将眼睛移向别处。他正值壮年,又禁欲数年,面对向暖这样的出浴美人委实有点吃不消。

不过,他已经注意到她身上的伤痕了。“那些伤是怎么回事?你可以跟我说说。如果有什么困难,也可以一并说出来,我会尽量去解决。”

他一路上都没有问,向暖还以为他不打算过问了。结果他不仅问了,还要给她支援。

向暖心里颤抖,鼻子一酸,眼里就浮上了一层水汽。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事实上,我还有点害怕说出来了,你可能会改变主意。可如果我继续隐瞒下去,好像对你也不公平。简而言之,我跟家人的关系可能有点糟糕。我是养女,在家里的位置比较尴尬。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绝对不是因为我的人品问题。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

“我相信。”牧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头,安抚她的情绪。“向暖,我对自己看人的眼光和所做的决定有足够的自信。”

向暖看着他那双深邃而真诚的眼眸,眼泪禁不住就掉了下来。

牧野只觉得她这样子特别的楚楚可怜,配上露出来的伤痕,像一只被欺负得很惨的小动物。

他没有多想就朝她伸出双臂。“靠一下?”

向暖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一双湿漉漉的眼眸愕然又无措,还带着一份隐忍的渴望。

牧野没等她的回答,直接抓住她的手臂将人往怀里拉。

向暖的身体僵着,呼吸间满满的男性阳刚气息让她不知所措。但那只宽厚的手掌始终不轻不重,不紧不慢地拍打着她的背部,让她一点一点放松下来,最终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靠在他胸前。

夜已深,万籁俱寂。

唯有彼此的心跳,似乎慢慢地找到了同样的节奏。

感觉到她的情绪已经平稳,牧野才松开手臂,低头凝视她。

向暖被她看得脸发热,后知后觉地觉得尴尬了,一时都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我看得出来,你暂时并不想谈。那就早点休息吧。等你想谈的时候,就直接跟我说。但我要强调一下,你的家庭关系并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向暖倏然抬头,看到他眼里的真诚,心里有一股暖流缓缓流淌。“你不怕,到时候他们会找你麻烦吗?他们,真的挺难缠的。”

刘秀清和向暖一旦缠上一个人,那就跟水蛭吸血一样,甩都甩不掉。恐怕没几个人能招架得住!

“人活在世上,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难题,解决它就好。既然你选择了我,就得对我有点信心。”

“对不起。”向暖含着眼泪笑了。“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

“那就早点睡吧。”

向暖小声道了一句晚安。快步走到房门口,她又慢慢停下脚步。转过头,对着他冷硬的脸欲言又止。

牧野挑了挑眉。“有话就说。”

“你们……”提交结婚报告之后多久能审批下来?

意识到这个问题会显得自己特别急切,向暖又把它咽回去了。

“没什么。那个,晚安。”

向暖打开灯,发现房间的布置也很简洁。

一个衣柜,一个书架兼电脑桌,一把电脑椅,然后就是一张一米八的实木床。

床上挂的是米白色圆顶蚊帐,一直铺撒到地板上,在微风里轻轻晃动。

向暖在床沿坐下,伸手轻轻触碰那被折叠得跟豆腐块似的格子款空调被。她凑近了,隐约散发着阳光的温暖味道。

向暖觉得自己像是坠进了一个甜美的梦里。

梦里没有刘秀清,也没有向晴,只有属于她的自由天空。阳光绚丽,鸟语花香。

向暖慢慢地躺到床上,看着在风里轻扬的窗幔,心里也跟着软软的。

不知道是陌生的环境,还是因为心情太乱,向暖辗转了许久也没睡着,反倒觉得有些口渴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起身去倒一杯水。

主卧室的门敞着。她怕惊醒了牧野,所以没有打开客厅的灯,摸黑走到桌子那。

“啪——”

灯光突然亮了。

向暖吓得惊叫一声,朝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

牧野站在她不远处,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内裤,精壮的好身材暴露无遗。

向暖又是一声惊叫,赶紧收回视线。

“我、我就是想倒杯水。”

牧野拿起衣帽架上的T恤套上,走过来,给她倒了一杯水。

“我记得,在餐厅的时候,你的胆子可没这么小。向暖,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我自认看人的眼光还是不差的。我既然同意跟你在一起,就对你的品性有足够的信任。”

向暖怔怔地看着他,心里再次涌起莫名的感动和温暖。

“对不起。我只是、只是太想得到这份幸福了,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它打碎了。”

“有句话是对的,你越是想要抓紧,它越容易溜走。”

向暖笑了笑,轻轻点头。“嗯。”

“别想太多,早点睡吧。”

也许是牧野的话起了作用,重新躺到床上,向暖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一夜无梦。

向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下了床,向暖站到窗前。看着外面摇曳的绿树,看着楼下散步的男女老少,嘴角止不住高高地扬了起来。

她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有多久没睡得这么香甜了!

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向暖步子轻快地走出房间。

牧野刚好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手里抓着毛巾在擦头发。这次他穿着裤子,上半身还是光着,露出漂亮结实的胸肌和腹肌。

秀色可餐。

向暖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词也是可以用在男人身上的。


阅读原文

TAGS:刘秀清向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