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楠溪江 之二【夏季篇】 (王曙摄影散文之685)

王曙摄影散文2018-07-12 02:57:12

王曙摄影散文之685





永远的楠溪江

 

                之二【夏季篇】 





    千万别以为到过狮子岩就见到楠溪江的迤逦,那只不过是凤毛和麟角;

    千万别觉得喝过楠溪泉水就知道甘冽和清澈,那仅仅是甘露中的一滴;

    千万别认为仰望过石桅岩就理解高大与巍峨,那仅仅是崇山峻岭一隅;

    千万别自信到过芙蓉苍坡就了解民风和民俗,那仅仅是古朴民间丁点。

    楠溪江流域宽广,总面积671平方公里。山里山外到处都有古色古香的村落,茗岙,郑山和金仓等地的梯田层层叠叠,独居风格,虽然没有元阳梯田和龙脊梯田那么壮观,但是楠溪江的梯田有着远山绵延的陪衬,有着五月云雾的缠绵,展现出别具一格的豪华与秀丽。楠溪江畔的山麓树木郁郁葱葱,植被茂密,形成独特的地域小气候,四季分明,空气清新,山泉甜润,特别宜人居住。

    我曾经多少次到楠溪江畔,记不清了,总有上百次。我在楠溪江畔寻寻觅觅,寻觅楠溪江的精华所在,寻觅楠溪淳朴所在,寻觅楠溪优雅所在,寻觅楠溪的空灵所在,寻觅那绿与蓝,红与黄。走过无数个村庄,几乎到过永嘉县所有的乡镇,涉越过大小楠溪的无数条清澈现底的溪流,走过绕山漫长的羊肠小道,拾阶攀登许许多多的山麓。楠溪江在我的心目在依然是一个迷,一个醒不来的梦,一部读不完的书,在楠溪光影叠幻,思绪搁浅。不走进楠溪江而已,一旦漫步楠溪便让人如跌入巨大的酒缸之中,醉醺醺,魂迷迷,必有千年缘识,今生情惆之感。让我溢满思绪,时时将楠溪风云挂在梦梢,撤不去曼妙的回忆,让我徒增神伤的牵挂。

   我并不是楠溪江的土著,没有童年的印象,却让我在壮年之时领略了楠溪江的绚丽与淳朴,绵长与挺拔,接触到和楠溪江水一样的没有污染地清澈的楠溪人,山、江、人拧在一起搓成一条无形的绳索,将我的心牢牢地拴住。

   都说楠溪江不是江,是无数条清泉的涓涓细流汇聚的一条大溪,都知道楠溪是唯一没被污染的水系,碧绿湛蓝地,一眼见底的溪流永不干涸。我曾经多次在楠溪江的上游和中游的碧水潭中发现被称作亿万年的活化石“桃花水母”,这是一种对生存的水质要求十二分苛求的神物,水里有丁点污染就会死去。我望着这些像外星生物的徜徉,自由自在地遨游,我便确信楠溪水质的优良。

    楠溪江的美丽在于四季,无论是虚实、隐显、主次、强弱,还是刚柔、奇正、浓淡、疏密、冷暖,无论是轻重或缓急,还是正反与阴阳。只要你想感受到的,楠溪江都会给你一种满足和快感。

   别的暂且不说,仅楠溪的薄雾山岚就让人迷恋不已。楠溪江的山岚缠绕在一泓碧绿的溪流之上,清晨拥裹着刚刚从梦里苏醒的村庄,将金鸡的啼鸣声席卷在她的怀抱之中,飘飘洒洒地漫过小山岗,树林和田园,波纹似的向四周扩散而去。春天,楠溪之烟岚淡治而含笑,在漫山遍野的野花怒放的衬托下显得是那么地温柔与恬静。随着酴醾花的盛开,告别春色的楠溪迎来盛夏,青山苍翠而如滴,田陌之上庄稼丰满,伴随着池塘里的荷花,演奏一曲成长和饱满的乐章。都说楠溪的秋天如火如荼,其实静下心来观赏那些的秋山便觉得纯净而如妆。秋风染红了楠溪江两岸,染黄了村头村尾的树梢,蘸着饱和的金黄色的巨笔,顺着田埂将一片片稻田抹黄催熟,沉甸甸地。板栗丰满,柿子缀红,田间地头便能读得一张张丰收的笑脸,袅袅的炊烟中便能嗅到新米阵阵的清香。我觉得楠溪江有着自己独特的冬季,不怎么寒冷,薄冰轻霜便是冬的标志,偶然一场雪的降落,将依然悬挂在枝头的一盏盏红灯笼似的柿子,衬托得格外鲜嫩而惹人。那张翅欲舞的蜡子树(乌桕)舒展着猩红的叶子,掖藏着星星点点的腊子果实,被雪花一覆盖,显得是那么的俏皮与雀跃。楠溪的隆冬不为萧条,澹澹而如睡,倒是那过年的烟花爆竹声划破楠溪的宁静,而显得如此生机勃勃。一个世袭的农耕山村,在幽幽的灯下那不老的夜里,激起温润的乡愁,叠摞着夏商周、秦汉晋、隋唐宋、元明清的遗风,涂抹成今夜的文字。和着清晰的脚步声,将脚印印刻在布满青苔的石阶之上,将梦遗留在不能忘怀的白墙青瓦之下,将思念随着一江清澈向东方汩汩流淌。

   楠溪江的雾笼罩着村庄,耳厮鬓磨不弃不离,飘飘渺渺,缠缠绵绵,滋润着山里人的纯净,修磨着山里人的秉性。任何一位跋涉而来的客人都是山里人的亲朋好友,会让你切肤地体会到山里人的淳朴与好客。感受来自山野的清新、馨香的自然之风,在大山的怀抱中不需要隐匿什么,也不需要雕饰什么,一切都是那样的自如、随意,和谐与友好。困倦的心灵在楠溪江畔得以安详的喘息,恬淡自若,宁静自在。

    演绎四季的楠溪江,耕读文化滋润的楠溪江,让人溢满思绪的楠溪江,正如诗人所说:“让思想进入一种脱俗而不羁的境界,在新的时空中重新确定自我,还原自我,能将我们的身心在新的起点上复苏,让人格得到升华。

    哦,我心中永远的永嘉楠溪江。

 

 

 

                              2018.6.22凌晨于荣华楼


 


夏天,楠溪江的故事


五百年的沉淀





留下许许多多的故事与轶事







这是一种生命的传奇





古戏台:金镜高悬大千世界全包看眼前离合悲欢总是现身说法;
       倏梦黄粱百万姻缘尽历听台上丝竹笙歌如同静夜闻鈡





村口的石拱桥究竟屹立了多少年,已经没有人说得清楚。




老村长






老夫老妻笑度春秋







留守老人







童年在这里度过




吹牛角号是楠溪江山里卖肉的特色。





乡韵





少女们的欢乐






楠溪江的鹅都是这样地洁白






渔家





述说





祠堂被修缮一新





打心底喜爱这有故事的鹅卵石道路




待客






黎明






一个有梦的地方






总有一种藉慰






曾经演化为山石





渡口




先人留下的足迹






夏日炎炎






清晨所遇到的





长廊的存在




山雨欲至





无路的时候,这就是路。





一个沉甸甸的村寨




那年

 

             


阅读原文

TAGS:楠溪楠溪江楠溪江畔千万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