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我欠你一张军装照合影!

中国军网2018-07-12 04:18:39


“宝,下次你带身军装回家吧,咱们去照相馆照个合影。”


休假结束刚归队,母亲的一条短信便闪在了手机屏幕上。我才忽然发现,自从2010年踏入军校,8年来我从来没穿军装与母亲照过一张合影。对于母亲来说,这短短的一句话恐怕已经在她的心底酝酿了很久很久。


门诊室外,战士们热火朝天的训练声钻进耳廓;操场上、营区里,到处都是穿着军装的身影。我没有想过,这在我军营生活中再普通再熟悉不过的军装,却是母亲心中最神圣的一抹绿色。


“妈,我知道啦,你放心吧 。”我故作平静地回复了母亲,只是鼻子一阵泛酸,眼前浮现起一张张斑驳泛黄的照片。


作者小时候与父母的合影。


母亲对军装有种特殊的情结。没有参过军的她,却见证了身边3代人的军旅生涯。几十年前,她是军人的女儿;20多年前,她成为了一名军嫂;8年前,她又培养出了一名准军医。


与军装合照,是她纪念过往时光的一种方式。在母亲老相册中,留下了她与军人很多的回忆。


照片中作者的姥爷英俊帅气。


家里相册的第一页上就是姥爷的军装照,照片里的姥爷穿着军装笔挺地站在营区前,国字脸上的一双大而坚毅的眼睛因为微笑而弯成两个温柔的弧形,脸颊上的酒窝深深的,很好看。那时,因为军人姥爷的影响,家里处处都是兵味,姨妈也早早离家当兵。虽然母亲最终没有参军,但听着军歌、握着军功章长大的她,从小就在心底种下了军人情结。


作者的母亲与姥爷留下的唯一一张合影。


母亲上小学时,姥爷因病早逝。听母亲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觉得姥爷没有走,而是活在那几张照片里,微笑着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直到今天,她心里依旧有一个遗憾,没有和姥爷留下一张穿军装的合影。


母亲把每一张与父亲穿军装的合影都珍藏着。


也许是这个遗憾,母亲见到父亲的第一面,就对这个穿军装的年轻人感到格外亲切。结婚时,父亲没有钱买婚房。于是,家属院里两间朝北的废旧厕所糊上水泥就成了父母的婚房,甚至连聘礼都只有一对小小的金耳钉和一枚细细的金戒指。可母亲都没有一点怨言,只是坚定地站在了父亲身边。两人的合照中,身着军装的父亲紧紧牵着母亲的手,从那一天起,母亲除了“军人的女儿”之外,又多了一个“军嫂”的身份。


婚后不久,父亲随部队到了厦门执行任务,父母变成了两地分居。我出生后,一开始母亲请姥姥帮忙照顾,但是姥姥也要上班。等我稍微大一些了,母亲直接就把我送到了幼儿园,下午我一放学就把我接到单位。连母亲的领导都开玩笑说应该给母亲开“双份工资”,一份给母亲这个尽职尽责的军嫂,一份给我这个坚强的小军娃。


作者母亲与父亲的合影。


也许是在军人家庭长大的原因,从两地分居到长夜孤守,再到后来父亲转业、脱下军装回到我们身边,母亲更多的是选择承担和隐忍。那时很多人都问她,一个年轻靓丽的城里姑娘为什么会选择嫁给一个回不了家、不解风情的“穷当兵的”。母亲只是安静地翻看她与父亲的军装照,用沉默回答。她心底那份对军人的热爱、对军装的期盼、对军人的支持,是其他人不会理解的。


可当她把那份期盼寄托到我的身上,我一开始并不能坦然接受。


自从报考军校以后,我向母亲抱怨过,也和她争吵过。为什么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学校和专业,为什么训练这么苦,为什么条条框框这么多……这些牢骚话,我不敢向曾经是军人的父亲抱怨,只能把炮火转向母亲。


高中毕业,作者在父母的影响下报考了军校。


尽管我知道她对我的关心,尽管我知道她心里也因心疼备受煎熬,但是向至亲又温柔的母亲宣泄不满,似乎能让我得到心里的慰藉。大学5年,我甚至都没有穿着军装回过家。


从报考志愿到毕业分配,每一次重大决定的关口,母亲是怎么说的、怎么做的我已经记得不完整,甚至曾经不懂事的我,还会把很多不开心的回忆归于母亲。但我知道,这份理解会随着时间的沉淀和履历的丰富变得愈发厚重。


王杰生前所在部队官兵大力传承“两不怕”精神,苦练打仗硬功。


毕业后,我选择分配到父亲曾经战斗过的王杰生前所在部队,看到官兵火热的训练场景,看到战友们在冲锋中忘记了伤痛和疲惫,看到一位位军嫂扛起半边天、成为顶梁柱,看到一个个军娃用稚嫩的腔调唱着“王杰的枪我们扛、王杰的歌我们唱”的军歌、学着用小手敬不标准的军礼,我看到了母亲的影子,也找到了一名军人真正的定位。


那个只会安慰、只会支持、只会承担的母亲,那个陪伴了3代军人的母亲,她的形象在我心中也逐渐清晰和高大起来。


作者在部队驻训时进行巡诊。


当母亲声音再一次从听筒中传来时,我眼睛瞬间湿润,眼前浮现出一帧帧画面:高中毕业后,父亲强势地说服我报考了军校,母亲也在向我点头;送我上军校时,哨兵和大门拦住了母亲,她望着大门里穿上新军装的我时,那期待又骄傲的目光;毕业分配时,我以专业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主动回到王杰生前所在部队,透过电话能够感受到母亲的激动……


作者在门诊值班时为官兵诊治。


几十年过去,母亲早已不仅仅是一个军人的女儿了,她更要承担起军嫂和军人母亲的新职责,而对她而言承担只有默默支持这一种方式。她没有想过“你的军功章有我一半的功劳”,只是期待“你的军装照里有我的身影”。


母亲,我欠你一张合影!


中国军网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许   乐

整理:胡尔根

编辑:陆金路 胡尔根

编审:曲延涛

投稿邮箱:zgjw_81@126.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阅读原文

TAGS:母亲王杰军装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