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差,妻子一天洗八次澡,婆婆觉得不对劲,推开门后哽咽了!

每天学点穿衣打扮2018-07-12 04:51:36

第1章:白眼狼

    “送两盒加大号的套到洲际来。”


程影一个小时前收到一条短信。

发件人是陆竟明,她名义上的丈夫,是的,他出轨了,明目张胆,光明正大。

婚姻名存实亡,她却不得不维持着虚假的亲密,牵强的幸福。

“顺便提醒你,今晚会有惊喜哦。”

陆竟明惯用伎俩,无非就是找个女人刺激她,早习惯了。

程影深吸一口气,故意在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两盒小号杜蕾斯,直奔酒店的总统套房。

不出所料,她在门口站了有十几分钟,里面嗯嗯啊啊的声音还没有结束,反而有越演越烈的架势,她捏紧手机盯着上面的时间,终于在五十分的时候门开了。

男人发丝带着水汽,只用浴巾裹着下半身,结实的腹肌上露出几道明显抓痕,状况激烈,令人浮想联翩。

程影已经不是第一次目睹他跟女人暧昧了,但这种刺激的场面还是首次。

往常他逢场作戏,还会给她留点面子,这次因为上午的一场争吵,连她最后的尊严也要彻底撕毁,直接将小三带来开房,还让她送套。

“东西呢?”

陆竟明朝她伸手,语气不耐。

程影没动,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眸,淡淡道:“陆总,下次要玩女人能不能走远点?自己家酒店,对员工影响不好吧,咱们家也不缺这点房费。”

恼怒自眼中闪过,陆竟明一把夺走她手里的套子,嗤笑一声:“是对你影响不好吧,怕人嘲笑你?程影,我早跟你说过,我陆竟明的女人,要识相。”

舌尖被咬得发疼,程影隐去眼底的狼狈,平静道:“我无所谓,只是不希望爸妈知道后还要我去擦屁股。”她声音变冷,凑近陆竟明那张过分英俊的脸:“毕竟他们最近天天吵着生孩子,陆总外面这么多女人,就没点动静?”

“怎么,生出来你还想养?”

“验过DNA是你的种,我还就敢给你养。”

“好,既然你这么大方,我怎么能让你失望呢?”陆竟明颇有些恼羞成怒的从她手中夺走两盒避孕套,扔到一旁垃圾桶:“生孩子,这个东西也用不上,你回去吧。”

她波澜不兴的样子令他最痛恨,顶着陆太太的名头,心里却装着那个野男人。

程影刚要转身,陆竟明的腰被一双柔软的手环住了。

“竟明,好了没,我都等不及了。”

娇媚入骨的声音令程影浑身一震……

下一刻,她已不受控制,愤怒推开了虚掩的房门,一把将缠着陆竟明的女人拉开,同时也看清了那张巴掌大的脸。

“影……影姐姐!”

惊慌失措的声音,夹着无辜的眼神。

程影来不及反应过来,已经见她跪倒在地上,痛哭出声。

“影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控制不住才……做错了事,你不要怪陆总,都是我不好,我们喝多了,我明天就辞职,离开这里,我和你保证,求你原谅我。”

凄惨的哭声,楚楚可怜的面容,还有脸上未散尽的激情潮红,如同利刃穿心,给了她致命一击。

第2章:背叛

陆竟明将人拉起来,抱在怀里安慰:“你跟她道什么歉,谁说让你离开了?她又不在乎多少女人跟我睡觉,她在乎的只是陆太太的位置,你刚没听见吗?她要给我们养孩子呢。”


“什……什么?”

孟瑶瑶趴在陆竟明的胸口,长长的睫毛下还挂着晶莹泪珠,眼里有欣喜一闪而逝。

陆竟明摸了摸她的脸,笑着亲了一口:“你的影姐姐不介意我跟别的女人生孩子,这个孩子,不如就你来生怎么样?”

“不……这怎么可以呢?我对不起影姐姐,陆总,您还是让我辞职吧,都是我的错。”

陆竟明全程维持着无谓的笑容,不以为然道:“你欠她的,我来还,一千万够不够?”

“这怎么可以?”欣喜如巨浪将孟瑶瑶淹没,她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差点就暴露了真面目,不过很快掩饰过去:“对不起,影姐姐,你打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过破坏你们的感情。”

看着孟瑶瑶演戏,程影只是木然站在原地,脑中一片混乱与空白。

陆竟明的绯闻对象很多,九头身的模特,蛇精脸的网红,36D的小明星,没有一个人能给她带来如此巨大的冲击。

小三是自己资助了多年的小姑娘,她不仅提供她初中到大学毕业的一切费用,吃穿用度,也从未亏待,甚至毕业后还将她安排到陆氏这样前途光明的公司。

在此之前,程影从未想过,有一天农夫与蛇的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煞费苦心资助的对象,践踏着她的善良,踩着她的血泪爬上了丈夫的床,成为破坏她婚姻的小三。

谁都可以跟陆竟明关系暧昧,唯独她,孟瑶瑶不行。

然而偏偏,这个白眼狼给了她惊喜,她用虚伪天真的笑容蒙蔽她,用无比凄惨的身世欺骗她,给了她迅疾而致命的一击。

“影姐姐,对不起!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我对不起你。”

孟瑶瑶哭得悲伤,将一切过错揽在身上,心底却因陆竟明的话兴奋得难以自持。

撕开虚伪的面具,她娇柔做作的样子让程影恶心。

她抬起手,毫不犹豫给了她一巴掌。

“自甘犯贱,我成全你,至于生孩子……你算老几?”

孟瑶瑶被打得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倒入陆竟明怀里,哭声变成了低泣,她捂住发麻的半张脸,再不敢说半个字。

陆竟明见她动手,也是楞了一下:“程影,你今天发什么疯?”

“我还就发疯了,有能耐爬上床,打一巴掌怎么了?你心疼?抱歉,我只是气不过这么多年的付出养了一条白眼狼。”

“够了,你有什么资格闹?别说我喜欢她,就是养着她,与你何干?”

舌尖被咬破,程影胸腔炸裂一般的疼,那些撕裂的痛楚不断顺着脉络侵入到四肢,与怒火交织在一起,烧得她面目全非。

“陆竟明,你明知道她什么身份还去招惹,咱们两年夫妻,你就这么恨我吗?”

程影带着痛恨与不甘,从齿缝里蹦出几个字。

陆竟明哈哈大笑。

“你真可怜。”

“影姐姐,对不起!”

“收起你那套惺惺作态的嘴脸,在我跟前装没用了。”

“影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我真是只是喝醉了,我没想过跟陆总……”

程影冷笑:“没想过,还是没机会?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孟瑶瑶眼泪往下掉,声音哽咽:“影姐姐,我真的没想过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跟陆总只是意外,真的,虽然他说让我生孩子,可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程影抓过文件夹朝她扔过去,打断她恶心的嘴脸:“孟瑶瑶,那些年我资助过你的钱,就当是喂了狗,从现在起,你给我滚蛋,财务部已经给你结算工资,听清楚了吗?你,被解雇了。”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阅读原文

TAGS:陆竟明程影影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