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酒店缠绵2天,退房阿姨打扫,哭到说不出话来!

亿人传媒官微2018-07-12 05:21:28


东海市

“终于回来了!”

叶峰走在灯红酒绿的大马路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满是故乡的味道。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甚至觉得有些陌生。

以前,道路没这么宽阔,楼也没那么高,就连灯光也没有那么璀璨。

叶峰身上穿着皱巴巴的白色衬衣,牛仔裤也洗的褪色,看上去就像底层工人,刚干完苦活。

忽然,他感觉到一丝不正常。

掐指一算,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前面将会有一场车祸发生。

果然

一辆面包车,在叶峰眼中,猛然间撞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

嘭!

随后,面包车下来四个黑衣大汉,冲进奥迪车里放倒保镖后,将一个女人抓了出来。

叶峰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观望,本来不打算出手。

当年他被老头抓到小岛上,没日没夜地训练了好几年,吃尽了苦头。

要不是用脑子将这个老头击败,估计还不肯放自己出来。

出来后,他经历过最残忍的战斗,见到过几千人的惨死!

当初他也是一样的热血,以为自己是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可是最后才发现,他谁也救不了!

只不过下一幕发生的事情,让他彻底改变了想法。

因为,黑衣男从车上拉下来的,是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

叶峰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很漂亮,她扎着马尾辫,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身上紫色晚礼服突显出绝妙的高挑身材,尤其是那股冷若冰霜的高贵气质,时刻刺激着男性的征服欲望。

这绝对是能让任何一个男人流口水的身材!

她的脸上冷若冰霜,遭遇到这么严重的袭击,居然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慌乱!

在这个女人还没有出现之前,他并不想多管闲事。

但是,现在不同了!

叶峰微眯着眼睛,停下了步子。

“苏总,快走!”灰衣保镖支撑不住了,在最后的时刻,他希望尽一个保镖的职责。

一柄寒光凌烈的匕首,直接插*入灰衣保镖的胸膛,瞬间让他丧失了呼吸。

那女人看到灰衣保镖的惨死,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看着四个黑衣男。

“苏总,你的保镖还真的是恪尽职守!”

领头的黑衣光头也不多废话,在她脖子上挨了重重一下,女人直接晕了过去。

两个黑衣男强忍着口干舌燥,慌忙将她抬起来,扔到后备箱。

叶峰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粗鲁!真的是太粗鲁了!

对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以这样?

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多年不见,这里的治安已经糟糕到这种程度了?

不行,必须要出手,不然这女人肯定被糟蹋了!

被这些五大三粗的人糟蹋,还不如……

原本并不知道这两方是什么恩怨,万一四个黑衣男是受害者呢!

但是,在漂亮女人出现之后,事实就很明显,这绝对是一宗绑架案!

最让他最在意的是,当时那个女人的表情,简直镇定的可怕,鬼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面包车快速开走

周围虽然也有人和车,但无人敢见义勇为,更不会报警。

城郊外

面包车忽然一个急刹车,四个黑衣男想起后备箱的绝色冰山美人,脸上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尤其是光头,嘴都笑歪了:“哈哈,兄弟你比我还着急啊。也好,这里是郊外,我们刚好来一发!就一人一发,不许多!”

此时,一直沉默的黑衣男司机,却脸色惨白,忽然开口说道:“不是!车开不动了!好像有人在…在后面…拉我们的车!”

忽然,叶峰从车顶上跳下来,一脸不爽的看着四个黑衣男:“你们是不是想笑死我,然后好继承我的那一发?幸亏老子早就防备!”

四个黑衣男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直接吓傻了。

“你们这些坏人也太不专业了,一点敬业精神都没有。不过我也不计较了,刚才那个女人留下,你们四个可以滚蛋了!”

四个黑衣男毕竟是经历了腥风血雨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

听完叶峰的话,再看完叶峰的穿着,很快脸上就露出了鄙夷:“就你这农民工模样,不去搬砖跑来这里充英雄!知不知道这里是城郊外?”

“我觉得你数学老师死的比较早,所以不知道一个人和四个人的差距,像你这种农民工,我分分钟能把你怼在地上,扣都扣不出来那种!”另外一人忍不住站出来,他早就看叶峰不爽了。

“农民工,农民工咋滴,搬砖,又不是搬你家东西,要是没有农民工,你们他妈也只能躺大街睡。再说了,往上数五代,谁家不是苦出身?”叶峰的笑容,渐渐消失。

对着说话的人,就是一指。

“你过来,我送你一场造化!”

其他三人都笑了,这农民工兄弟真是天真,居然想单挑“铁牛”!

也不看看“铁牛”一身蛮力,长得人高马大。而且手臂天生很硬,像叶峰这种身材的,被一拳打中的话,能把他打成一串骨肉相连。

铁牛大吼一声,猛然冲上去,砂锅大的拳头在空气中发出暴响。

这一拳轰在石墙上,会出现一个大坑!

绝对能把叶峰怼在里面,扣都扣不出来。

“上次跟铁牛说这种话的人,现在坟前草已经有好几米高……”

“他死定了!”

其他三人开口调笑,看叶峰的眼神,已经像是死人了。

在他们看来,叶峰的举动,简直就是在找死!

叶峰一脸淡然,不慌不忙伸出手掌,抓向轰来的拳头!

铁牛冷笑一声,要是对方依靠身体敏捷躲闪,或许他还要浪费一些功夫,对方居然硬生生想用手掌来接,简直就是找死!

嘭!

拳掌相撞,发出剧烈的声响!足见这一拳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臭小子,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这一拳绝对不是所有,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不对啊,有点不对劲啊!”光头老大第一个感觉不正常,按道理铁牛那么大的力量,叶峰怎么会在原地一动不动。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

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让三人都不可思议瞪大了眼睛。

他们发现,惨叫声居然是铁牛发出的,而且此时铁牛已经躺在地上打滚了。

光头老大面色忽然凝重,连忙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我们好像没有得罪你,何苦要针对我们?”

对方一招就将铁牛放倒,岂能是一般人?难道是那女人身边的高手?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把我的女人放下,然后滚蛋……”教训这些人,叶峰找不到任何成就感。

“你的女人,哈哈……”另外一个黑衣男捧腹大笑,不屑道:“就你这农民工兄弟,能有这样的女人?”

“跟一个农民工废什么话,一个人干不过他,难道三个人还不行?我们就是要以多欺少,一起上!”

“又看不起农民工?很好,那我就让你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这下叶峰火更大了!

也不知道叶峰从哪找来了板砖,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地拍在他们头上。

啪!

“看不起农民工是吧!”

啪!

“人多欺负人少是吧?”

啪!

“想绑架我的女人是吧?”

啪……

“大…大…大哥!”

“大哥,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你千万不要杀我们,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那个女人归你了……”

几个呼吸间,三人都趴在了地上一边惨叫一边哭,脸肿得比猪还大,硬是被叶峰拿板砖给拍哭了。

他们没想到,一个照面,三人就被对方放倒了,甚至连对方都没有碰到。

光头审时度势的开口说道,此时要是不求饶就真的完了,反正这里黑灯瞎火,就算是被杀了多半也查不出来。

其余三人见风使舵,当然也都磕头求饶,生怕叶峰杀了他们。

“滚蛋吧!一分钟内消失,不然……”

叶峰话才说了一半,四个小子就慌忙连滚带爬的跑了,连面包车也顾不上。

叶峰赶紧打开后备箱,把那个女人抬出来,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是绝色尤物,五官紧致绝美,黑色晚礼服下更是勾勒出了令人惊心动魄的身材。

就连号称阅过美女无数的某人,也忍不住流出了口水。

不好!没有呼吸了!

叶峰将手探在她精致的鼻子前。

一瞬间,忽然感觉不到女人的呼吸,快死了!不行,得做心肺复苏!

这是什么回事?

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冰冷到这种程度!

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就像是摸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千年寒冰一样。

女人的身体很软,犹如水一样。叶峰将她碍事的紫色晚礼服褪去,瞬间咋现的大片雪白非常耀眼,尤其是她胸前的饱满充满了惊人的弹性,叶峰一只手竟然只握住了半个!

叶峰呼吸一滞,差点喷出鼻血,但救人要紧,他只好强行压下心神的荡漾。在她胸前按了一两分钟,女人依然一点呼吸都没有。叶峰开始有点着急了,眼下情况紧急,只能人工呼吸了。

叶峰凑近,看着绝色佳人就像一条美人鱼一样躺在怀中,无可挑剔的五官近在咫尺,双目紧紧的闭着,长长的眼睫毛垂帘。

捏住她紧致的小鼻子,那张魅惑众生的粉嫩红唇立刻微张。

救人要紧,叶峰只能牺牲自己的初吻,低头亲了下去……

经过十几分钟的抢救,女人终于渐渐的恢复了平稳的呼吸。

叶峰此时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功夫不负有心,终于救回来了!

不过,她脖颈上有针孔,显然是被打了麻药,一时半会怕是醒不过来。

而且,叶峰更头疼的是!

女人的身上除了衣服,钱、身份证、手机一概没有。

叶峰在附近找了一个酒店,先将她安顿好。

刚把女人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冷,好冷……”女人喃喃的开口说道。

冷?据说拥抱之后就会暖和了,女人是不是需要哥哥温暖的怀抱啊!

刚一靠近,他就感觉不对劲,女人的周围变得冰冷,被子上竟然结上一层薄薄的白色的霜。

这也太夸张了吧!

二话不说,叶峰直接拿过女人的玉臂,开始把脉。

“原来如此……唉!年纪轻轻,居然,太可惜了……”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股暖流顺着女人手臂,进入她的身体,寒气慢慢的消散。

空气的温度也恢复正常,白霜也消失不见。

或许她已经知道身体的情况,所以对死亡感到淡然,难怪被绑架的时候,是那样的笃定。

“不好意思,你的病我无能为力!希望剩余的日子你能过的更开心一点,那些牛鬼蛇神也都不要找你的麻烦。”

叶峰感到异常的烦躁,非常的不甘心!他无奈的退出了房间。

当年被老头抓到小岛上,没日没夜地训练了好几年,吃尽了苦头。

要不是用脑子将这个老头击败,估计还不肯放自己出来。

老头子曾经说过,医术再强大,总有一些病症没法救治。

人生苦短,谁都无法改变。

她是自己回到华夏后,看到的第一个病人,虽然救了她的命,但却不能让她好好的活下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也不管身上的衣着,叶峰随便找了一个阴暗的角落,躺下就睡。

无声的叹息……

心里总觉得放不下什么,猛然间想起来,好像自己回来的时候,老家伙给了自己一封信。

说是要去什么公司找人,都什么年代了,还用手写信这种老掉牙的东西。

回忆了一两分钟,才想起老家伙交代的公司叫苏氏集团,要他找一个叫苏梦涵的人。

老家伙无缘无故让自己找一个女人干什么,难道从小定的娃娃亲?

清晨

叶峰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来到苏氏集团的大楼。

叶峰手里拿着一杯冰柠檬水,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直接被门口的两个保安拦住。

“你找谁?”一个保安开口问道。

“你好,我找一下苏梦涵,请问,她应该在这里吧?”叶峰非常有礼貌。

看着叶峰的穿着,保安面露鄙夷:“哪来的野狗,还想找我们董事长!赶紧滚到一边去……”摆了摆手,就像是赶一只狗一样。

顿时,叶峰眯了眯眼睛:“野狗是不会来看门的,请不要刻意抬高自己!”

“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吗?该死的家伙,活腻了?”保安晃了晃手中的电棍,怒视道。

“那,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括约肌?”叶峰微微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哈?括约肌是什么?”两个保安都一脸茫然,怎么忽然间就出现了新名词。

“接下来将会有一股寒气,由你们的肚子进入小肠,然后在进入大肠,最后全凭两位的括约肌支撑着……”

叶峰说话间,右手伸进冰柠檬水,两道犹如白光一样的寒气,直袭向两个保安的肚子。

两个保安只觉得一股寒气直袭肚子,然后股间一紧,顾不上管叶峰,往厕所狂奔而去。

叶峰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大楼里寻找一圈,终于找到董事长的办公室。

万没想到苏梦涵居然是董事长,能够支撑起苏氏集团,应该是四五十岁老女人。

因此娃娃亲之类的应该没戏了,最可能应该是单纯的保护吧!

.

一百多平米的房间,干净的一尘不染。

苏梦涵一身黑色的职业装靠着椅子闭目思考,桌子上堆满了一叠叠文件。

倾国倾城的脸庞上面依然是冰冷的神色,感受不到一丁点的温度。

她在想救她的那个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前天晚上,本以为会被人*干掉。

但醒来的时候,却躺在一家酒店的床上,身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本来抱着必死的决心却活了下来。

身体中还有一股暖流,在半睡半醒当中,似乎感觉到一个男人的怀抱,感觉好温暖!

在她的印象中,她的身体对于男人是有很大的杀伤力,只要是发育正常的男人都抵挡不住诱惑。

但是那个人却抵挡住了,难道自己对他没有吸引力吗?

她病犯不吃药的情况下肯定会死的,可是她怎么还能活着?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反正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找到他。

一声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苏梦涵的思绪,她微微皱了皱眉头。

今天似乎没有预约客人。

“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吗?谁都不见!”苏梦涵顿时有点火了,不出意外的话又是那些该死的追求者,看着就烦心。

“苏总,有个人想见你,他手里拿着一封信,说您看到信就会见他了!”秘书怯生生的开口。

“信?真的吗?拿过来我看看……”苏梦涵神色微变,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真的是那封信?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已经收过很多信了,这一封也肯定是假的!

接过那封信,苏梦涵的手微微颤抖,似乎跟别的信有些不一样。

这信看起来皱巴巴,难道真的是爷爷说的那封信?

深深吸了一口气,用颤抖的手撕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一张白纸。

白纸上用黑色笔写着六个大字!

苏梦涵深深吸气,当她看清那六个字后,拿信笺的手微微颤抖,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白纸上面赫然写着“我是你未婚夫”六个大字!

信笺上还有一个小向日葵图案,与她那枚戒指的印记,一模一样!

信笺颤抖着,苏梦涵深深吸气,脸色惨白,开口道:“让他进来!”

从很小的时候,苏梦涵就被爷爷告知,她有一个未婚夫。某一天他会拿着一封信出现,不管那个人是什么人,她都必须要嫁给他。

她曾以死相逼,但抗拒无效。

自从知道寿命不会超过三十岁后,她也无力反对了,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唯一在乎的就是爷爷。

剩下两年的时间,结婚生子,完成他老人家的心愿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经意间,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某个人的影子,她苍白的脸上,陡然浮现一抹红晕。

秘书李小悠轻轻的点头,退了出去。

叶峰刚进去时,就看到椅子上的苏梦涵,微微愣了一下。

发现,居然是昨天晚上救的那个女人。

地球果然是圆的,这样都能遇上,真是巧!

但是,一想到女人身上的病,不禁微微摇了摇头。

叶峰本以为苏梦涵肯定是个老女人,毕竟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怎么可能年轻!

可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很快,他脸色就恢复平常,走到苏梦涵对面,大模大样的在椅子上坐下来。

苏梦涵眉头微皱,对于叶峰的第一印象不算很好。

他身上穿着一般,都像是最廉价的地摊货。

长相虽然中规中矩,但,沧桑的脸上却是一副欠揍的表情。

而且,居然在她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旁若无人的坐下来!

虽然,他不像其他男人那样色迷迷的盯着自己,品行还算不错,至少不会看见漂亮女人腿就软。

但是,他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嘲笑自己还不够好看吗?还是说,对方是弯的?

实际上不管叶峰如何表现,都不会给她留下好印象,因为她从心底排斥这个婚约。

“我是苏氏集团董事长,叫苏梦涵,你带着这封信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沉默了一会,苏梦涵终于开口。

“我也不知道,老家伙让我带着这封信来找你!”叶峰回过神来,缓缓开口说道。

苏梦涵心里咯噔一下,他这么说显然是想履行婚约。

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嫁给他?如果几年之后自己死了,他会很难过吗?

这个男人给人的印象并不是很差,至少不像那些富二代,名牌都往身上穿。

而且从他眼神中似乎看不到欲望,而是一片清澈,这在她遇到的男人当中还是第一个人。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要一副普通的面容,然后平淡的活着,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结婚生子,平淡的过完后半生。

但事与愿违,不管走到什么地方,她总是能吸引到男人的渴望,女人的嫉妒。想低调都无法做到,真的太累的。

“这个……有什么不对吗?”叶峰感觉到苏梦涵情绪低落,眼泛泪光,自己似乎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呃……没有,这封信你看过了吗?”苏梦涵抿了抿嘴。

实际上她已经不抱希望,因为这封信没有封口。

“没有。我能看吗?”叶峰信守承诺的同时,也很好奇信笺上的内容。

“不行!”

苏梦涵嘴角勾起,眸子瞬间被点亮,但很快被她生生压下去。

没看信!没看!没……

见叶峰凑上来,连忙将那封信收起来,生怕被叶峰看到。

叶峰只好无奈作罢。

“你现在在东海做什么?”苏梦涵暗暗松了一口气,很快又恢复董事长的脸色,以居高临下的问道。

既然对方没看到,那么,只要让对方讨厌自己,这个婚约作废就好了。

“我刚回东海,暂时还没有工作!老家伙似乎说你可以帮忙找一份工作!”

“有简历吗?如果没有的话,可以大概说一下你的履历,文凭,以及工作经历”

“我没有上过大学,似乎连高中都没有上过。不过我什么都会,随便安排一个总经理,让我混上几万块的工资就可以了……”叶峰随口说道,犹如这件事情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随便安排一个经理混混?”苏梦涵一愣,随即脸上出现了怒色。

一个连高中都没有上过的人,居然一开口就想要当总经理?

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苏氏集团的职员哪个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

一张口就什么都会。连大学都没有上过,真的不知道他能会什么!

“就你这样还想当经理,要不要把我的位置让给你坐?”苏梦涵言语中充满了讽刺,仅剩的一点点好感也都没了。

“这样不好吧……这样抢你的位置,有点不合适……”叶峰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苏梦涵深吸口气,觉得叶峰愈发不可理喻,再谈下去自己肯定会崩溃掉。

难道他听不出来自己说的是反话?怎么可能随便就将一个集团交给他?

况且以叶峰那点本身,恐怕不出半年,整个集团就被败干净了!

“你这个没有学历,我真的很难安排……”苏梦涵最终还是没有跟叶峰计较,毕竟她那种高傲的性格早就习惯了。

“我可以买学历,哪个学校的都可以!”叶峰正儿八经的开口。

“买学历?”苏梦涵差点一拍桌子愤怒的站起来,从没见到过公司的哪个员工可以跟上级趾高气昂说可以买来学历!

“对啊,现在学历很容易就可以搞定……”

“恐怕,不行!公司对学历的要求很严格,造假不行!”苏梦涵再次深吸口气,以前别人她都泰然处之。

可是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每一句话都可以气到自己!难道他是上天派来惩罚自己的吗?

“我可以买到真的!还可以保证在学校里能查到信息……”

叶峰非常认真的开口说道,似乎还想要详细的介绍……

苏梦涵都要疯了,脸色微微有点难看。眼前的这个家伙难道听不懂人话吗?

公司要的是货真价实的能力,这个家伙天真的以为弄一个假学历,就可以成为公司的经理?

“我想你要清楚,我们看重的是个人能力,并不仅仅只是一张纸的学历而已!明白吗?”苏梦涵终究还是忍不住,声音大的直接盖住叶峰的声音。

“既然如此的话,以我的能力当一个部门经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叶峰摸了摸下巴,想都不用想,直接开口。

“你确定?那我很想知道,在此之前你在什么地方工作?”苏梦涵忍不住轻蔑的冷哼一声。

“其实本来这些是不能说的,不过既然老家伙让我带信来见你,应该没有什么不能说吧!之前就在一个小岛上,学习各种技能。天文地理、医圤星相、道家传承之类,基本上什么都会一些……”

叶峰的话虽然夸张,但却是事实。在岛上他被家伙硬逼着学习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的东西总觉得一辈子都不会用的到,但必须学,否则就会被狠揍一顿。

“哈?你确定自己不是在开玩笑?”苏梦涵眼神中已经流露出厌恶。

原本觉得他跟那些蛀虫富二代完全不同。但听完叶峰的胡言乱语后,仅有的一丝好印象也都没了,剩下就只有厌恶而已。

“听起来,或许有点夸张,不过确实是事实。老家伙一直教育我,做人一定要谦虚,我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叶峰微微耸了耸肩开口说道。

其实所有学过的东西都能用精通来形容,说是会一些真的十分谦虚。

当然苏梦涵却不这么认为,叶峰这种胡言乱语的疯子,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嫁!

“请问你口中的老家伙是……”

“噢,那是我师父,就是他让我带着这封信来找你的……”

“你这样称呼你师父?”苏梦涵微微的摇了摇头,对方简直是目无尊长,不懂长幼有序。

叶峰也不解释。因为他和老家伙关系,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那种感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就像老家伙叫他小东西一样。

“如果你真想要留在苏氏集团的话,我只能给你提供一个保安的岗位”

“你能接受吗……”苏梦涵缓缓的靠在椅子上,有点无奈。

要知道,她从来都不走后门,苏氏集团就连保安需要正常的面试招聘进来的!

在她看来对方要是不接受的话就更好,她只要回去跟爷爷说清楚。她就不相信,爷爷为了找这个人弄的满城风雨……

“保安,就是开大门的么?”

“保卫治安,责任区域内的人生安全,也包括防火防盗……”

“说的简单一点,也就是开大门的!既然如此的话,我就接受这份工作!”叶峰轻轻的摸了摸下巴,微微耸了耸肩膀,缓缓开口说道。

“你接受了?”苏梦涵有点意外,像是看到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样。

“当然,难道我不应该接受么?”

“不是……”苏梦涵轻轻的摇了摇头,对于叶峰更看轻了。

看来这个家伙的真实水平也就只能当成保安了,我的老天,堂堂苏氏集团的董事长居然要下嫁给一个保安!

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让爷爷取消这个婚约,不然真的要去死了!

嫁给这样的人,不要说几年,两三天估计都要疯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通知一下保安队队长,等下你直接去他那里报到就可以了……”苏梦涵无奈,早知道就应该打发他去扫地,说不定就直接逼走了。

“叶峰,叶子的叶,山峰的峰!”叶峰不慌不忙的开口说道。

他当然能够看的出来,苏梦涵根本看不起自己,不过无所谓,反正他会遵守承诺,做这份工作五年,到时候撂挑子走人就可以了。

经理或者保安对于他来说,都只是一份工作而已,而且保安似乎更能轻松一些。

在坏境极其恶劣的下水道,他都能待一个礼拜的时间。为了任务,甚至扮演过拾荒人,一身脏兮兮的衣服,连闻一下都觉得恶心。他只要懈怠一点,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保安不就是穿着保安服瞎晃悠,似乎没有什么难度。

“你可以直接去保卫处,就在一楼左拐得地方,门口有牌子!我现在就打电话……”

叶峰直接转身离开后,苏梦涵嘱咐保安队长。

“陈队长,我是苏梦涵!”

“苏总,您好……”陈振涛佯装镇,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苏梦涵居然主动给他打电话!

“是这样的,我安排过去的保安叫叶峰,你让他知难而退……”

苏梦涵原本不想这样,但一想到婚约,她就气的牙根直痒痒。无论如何,自己绝对不能嫁给这样的人!

“没问题,你放心好了,不出一个月,我就让人自动乖乖的滚蛋!”陈振涛语气坚定。

他也不在乎回报,待遇,只要能天天看她一眼,这辈子就值了!

“多谢,我还有事先挂了……”

听到苏梦涵说谢谢,陈振涛整个人犹如飘在醉梦当中一样……

陈振涛幻想着,他能跟苏梦涵面对面吃顿饭,甚至于有更亲密的动作,只是到了关键时候,幻象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他看着一身地摊货的叶峰推门走进来,脸色非常难看:“你是谁,来找谁?”

“我是叶峰,是来报道的。”叶峰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沙发上。

“叶峰?好,苏总那里应该跟我招呼好了,你跟我来吧。”陈振涛虽然慈眉善目,但言语之间却隐藏着锋芒。

其实他看的出来,这个保安队队长对于他充满了敌意,像是被他抢了老婆一样。

接下来,领制服、办理入职资料等一系列事情进行也非常顺利。

看着一身保安服的叶峰出现在面前,陈振涛微微点了点头。

“苏总吩咐过要我好好照顾你。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特别关照的!”陈振涛嘴角勾起一抹嘲笑,转瞬即逝。

“那就多谢队长了!”叶峰依一副懒散的样子。

“那我现在就给你安排任务了!马上到公司门口去查员工证件,没有证件不允许进入大楼!”

陈振涛拳头捏得做响,叶峰啊,叶峰,你说你招惹谁不好,居然敢招惹苏总。那么多的富二代都没有好下场,更何况你一个穷酸鬼。

叶峰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晃晃悠悠来到大厦的门口,认真的检查起每一个人的证件。

大多数人都会将员工证挂在脖子上,方便检查,远远就看到了。

通过员工证了解公司到底有些什么人,这似乎是最快速的方法。

对于上一次苏梦涵被劫持的事情,他就怀疑幕后操纵者是苏氏集团的人。

虽然老家伙没说让他保护苏梦涵,但如果苏梦涵死了的话,似乎五年的工作就失去了意义。

况且他已经救了这位大小姐一次了,也就不在乎再救她第二次。

不管怎么样,既然对方没有成功,那么可能会再次动手。

至于这个大小姐怎么看待自己,似乎一点都不重要。

最近他要看紧苏梦涵,以免当中出了什么问题。

这时,一个白色西装男缓缓走进来,二十多岁的模样,头发喷了发胶定型。

“请出示员工证!”叶峰老远就被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呛到,不禁眉头一皱。

“哈?员工证?”西装男冷笑一声,脸上满是嘲笑。

旁边路过的员工,连忙拉了叶峰一把,让开一条路,西装男轻撇了他一眼,然后径直走进去。

“你不要命了!这可是苏氏集团第二大股东的亲儿子蒋飞扬,几大副总之一!小心直接开了你!”

叶峰微微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他才不管这货到底是谁的儿子,直觉告诉他这个小子有问题。

不远处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苏梦涵,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来,光在一旁看着都有些心动了。

苏梦涵将头发扎起来,倾国倾城的脸上略施粉黛,让人看了一眼这张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只不过这张脸上依然没有半分笑容,冰冷到极点。

“要是能够多笑一点就好了!”叶峰轻声低语道。

下一秒,他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是他对危险的感知,就像是被枪瞄准了一样。

“苏总,您好,不知道能不能查一下你的员工证!虽然我们都知道您是苏总,但是你也跟员工做一下表率!”叶峰猛然冲上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神经病!”苏梦涵直接白了叶峰一眼,这家伙肯定是神经不正常,居然来检查她的员工证。

苏梦涵直接绕过叶峰,没想到却被一只脚绊住,整个人都摔向地板!这要是真的摔下去,还不毁容了……

与此同时,叶峰的眼中掠过一个人拿着狙击枪,枪口正瞄准苏梦涵的头颅。

扣动扳机……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阅读原文

TAGS:叶峰苏梦涵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