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完姜文就说这么多,看来我是真兴奋

Sir电影2018-07-12 06:02:26

今天《邪不压正》在古北水镇首映了。


Sir没去看。(正式影评等Sir看完后见)


听说现场气势恢宏,长城根下,露天银幕,那气氛肯定不一般。


但Sir知道,你最关心的肯定还是电影。


评价有冷有热。


Sir的好友@SY 已经坐不住,说他马上就想吹爆《邪不压正》。


文 | SY

Sir电影独家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在说喜欢《邪不压正》前,我想先陈述一个事实:我不喜欢《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我保证,这不是为了先抑后扬。


《让子弹飞》太为观众着想,想什么就给什么,《一步之遥》太为自己着想,放飞得时常惊你一跟头。


《邪不压正》处在中间。


反正它很为我着想,于是成了我第二喜欢的姜文电影。


它是姜文的民国功夫版马小军传奇,是姜文的《王子复仇记》,是姜文的《迷魂记》,是姜文的《杀死比尔》,也可能是姜文的《大话西游》。


我喜欢《邪不压正》的音乐。


姜文电影的音乐品味有耳共听,最经典的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乡村骑士》,而黄秋生在《太阳照常升起》里唱的《美丽的索罗河》,《让子弹飞》里汤师爷告诫张麻子不能睡寡妇时的莫扎特《A大调单簧管协调曲622K第二乐章柔板》,贯穿《一步之遥》的《索尔维格之歌》,都是我个人大爱。


《邪不压正》开场不久,当两大正邪人物密会时,还是《A大调单簧管协调曲622K第二乐章柔板》,依旧舒缓优美,但场面却可能是全片最爆笑的。



而当两个关键人物唇枪舌剑过后,《索尔维格之歌》再次响起,当然,还是那么忧伤,因为紧接着就是一次告别。


你也一定要注意听帕瓦罗蒂唱的《偷洒一滴泪》(Una furtiva lagrima),不过,不必在意唱的是什么,总之,歌声一起,人会很容易陶醉,画面上的彭于晏也让人醉……


至于《邪不压正》电影作曲,古典优雅恰到好处,耳膜很舒服,是姜文电影里同情效果最出色的一次,其中个人最爱各种变奏之下的主题音乐,而誓为师父一家报仇的男主角李天然向仇人射出暗器前,那段特地加强的弦乐,真是难得的紧迫刺激!


我喜欢《邪不压正》的不套路


正如看《侠隐》小说时,根本想像不到能配筋西洋古典音乐,《邪不压正》全片,从主题到人物,从桥段到台词,不信武侠的姜文,生生把《侠隐》变成了属于自己的民国奇谭。


把自己对民国的了解和认知,都投射其中——


写日记的领袖、写影评和会修摩托的太监、讲一口流利京片子的美国大夫、教《论语》和卖毒品的日本人、打美容针和爱说英语的高官情妇、见不得打女人的比利时酒吧老板、和日本人交换情报的中国高人、潜伏于北平的各国间谍特工……


用《少林足球》里那位街头歌唱家点评星爷的话,真是“热情奔放,创意无限”。



本质上,《邪不压正》是一部Kidult(孩子气成人)电影。


李天然不再生性沉稳,不再是有条不紊布下复仇大局的掌门人,他多了一重身份,而且何时复仇,必须听命于人,掩护身份也从小说里的杂志编辑变成了妇科大夫。


片中的他,活泼好动,能说会道一腔ABC,爱屋顶跑酷。



执着于给小脚姑娘如何科学地放大脚,调皮于给高官情妇屁股盖印,更是一个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


他口口声声地说要为师父一家报仇,可转头就没事人一样上街玩去了,随便还丢了一个钱包,又被扎了一毒针,这才无意中引出对他最关键的那个人。


小说里残杀师父全家的大恶人朱潜龙,也不再神出鬼没出场寥寥,反而被姜文放大成了热衷招摇得瑟的“罪恶克星”。



身为堂堂警察局局长,阴归阴狠归狠,却是个一根筋,每到关键时刻又擅长耍无赖,怂得不行还金句频出,尤其最后决战关头,甚至不要脸到了恶意卖萌的地步,其恶萌程度,直追库斯图里卡狂欢神片《黑猫白猫》里那位因侏儒丑妹嫁不出来哭天抹泪的黑帮老大,搞得人哭笑不得。


对了,朱潜龙同志还有一个天大的创业理想,大到吓你一跳。


祝贺廖凡,彻底向谐星迈出了可喜的一大步,连带胡子、眉毛和那些爆起的青筋,都会演戏。



从某种角度来看,李天然和朱潜龙两个旧武侠小说旧社会人物,鬼使神差地被姜文变成了两个大活人,如你我身边所见的狐朋狗友无赖人渣。


从开场少年李天然高能躲子弹开始,姜文就开启了全程“让你猜不到”模式。


总之,看姜文电影不合适带着预设,也不必把《邪不压正》当《侠隐》小说电影版,它其实很简单,你看到什么,它就是什么,但姜文希望你能很专注地跟着他走,然后自己去判断,别因为不留神看岔劈了。


玩闹归玩闹,戏谑归戏谑,《邪不压正》的叙事密度和台词浓度,其实都高得惊人。如果你对姜文其人和影片相关历史有所了解,那么就能多品出一层味道和意思。


总之,丰俭由人。


我喜欢《邪不压正》的浪漫


在我看来,《邪不压正》有“两个姜文”——


一个负责如何商业化地修改大IP;


一个负责把自己喜爱的林林总总融入其中,从而变换了《侠隐》的底色,变成了一加一等于三。


《侠隐》好在它的实,但少了想像空间,而姜文通过改变关巧红的出身,以及她和李天然的恋爱形式,生生营造出了完全不同于武侠小说的浪漫。


如果一定要加个定义的话,我觉得是爱情童话。



《侠隐》里的李天然,如果没了师叔德玖的指点相助,估计难以顺利复仇。


而《邪不压正》里的李天然,师叔被姜文编没了,如果没了关巧红的激将法,估计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埋怨自己胆怯呢。


一个男人受一个女人刺激,才有了热血与冲动,这是姜文的解释,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李天然每次遇到巧红时,会那般兴奋,会那般语无伦次,与其说他被日本奸商扎了一毒针,不如说是中了爱情的毒。



这事,姜文在电影里解释过很多遍,现在依然热爱,一如他在电影里对音乐的热爱,对御姐和屁股的热爱,对枪和上房的热爱。


这也正是《邪不压正》与《侠隐》的最大不同。


《邪不压正》讲的是一个心性不稳定、乍乍乎乎、爱在姑娘面前表现的疑似高龄处男,如何在一个女性(她才是他的男科大夫)引导下,鼓励他不必听命于人,成长为一个说到做到的大男人。


而《侠隐》里的那位,早已经心若磐石处惊不变,如巡航导弹般稳步直攻目标,以不合时宜的江湖思维冷血复仇,但不免让人心想:与我何干?快点杀人!


相比小说里李天然时不时潜入关巧红家偷情,我更喜欢《邪不压正》里,伴随着《偷洒一滴泪》悠扬乐曲,李天然引着关巧红,一路走过幽静无人的北平屋顶,来到那个匪夷所思的藏身之处,有些炫耀又有些掩饰紧张的油腔滑调,那副幼稚少年的模样,多么熟悉又多么让人怜爱。


你怎么能想像得到,姜文会让他的男主角说出“我是你的小白鼠”,会说出“我跟你走也行”吗?可能随着片中悦耳的《睡意沉沉的环礁湖畔》(By The Sleepy Lagoon),你就会接受了。


我喜欢《邪不压正》里的关巧红


唉,姜文老师终于懂得拍周韵老师了。


温着酒等李天然回家的关巧红,脸蛋红扑扑、眼光亮闪闪看着他那一刻,我心里不禁赞道:她真美啊!



《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也曾经这么看着至尊宝,满脸满眼都是熊熊爱火。


眼前的这个高手,就因为她的一句话,跑去点了一把火,干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而且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何等浪漫!何等燃情!女人渴望遇到强者,更满足于强者因她而强。


《邪不压正》之所以一加一等于三,关键就在于关巧红的另一层身份,这个身份,来自于姜文曾经想搬上银幕的一个真实民国女性“侠隐”故事。


在另一场我极其喜欢的夜会戏里,这次伴随的不是音乐,而是日军进攻北平的隆隆炮声,关巧红向李天然讲述了她的血海深仇,炮击映红了她的脸,炮声仿佛是她未来复仇的鼓点,一厢国仇一厢家恨,一样的惊心动魄,直至影片收尾。


我喜欢《邪不压正》里的姜文


姜文是全中国最好的谐星。《有话好好说》、《鬼子来了》和《一步之遥》开场戏仿《教父》片段,不仅让我百看不厌,而且证明了他才是那个最得“搞笑我是认真的”精髓之人。


实在想像不到,《侠隐》里那个神通广大但是打酱油的蓝青峰,怎么就成了《邪不压正》里打醋出场的另一大笑点担当?


片中他爱包饺子,爱哄李天然,爱骗朱潜龙,爱哄骗所有对他不利的人,在捧哏和逗哏之间切换自如,老辣傲气,简直是张麻子、马走日一齐附体一起战斗。



就像姜文根本不在意所谓武侠,他也不在意自己的银幕形象。


蓝青峰带李天然前去复仇一段,能让人陪他一起流泪,不过那可能会是笑出来的眼泪,生死关头,二人先是来了段老少搭配相声。



蓝青峰随后又爆出全片最强搞笑金句(认不认同,就看缘分了),而面对被耍得七窍生烟的朱潜龙,姜文再度完美祭出其独门“揣着明白装糊涂”式表演大法,声情并茂死磕到底。


至于后来,蓝青峰硬气归硬气,就是结局惨了点儿。姜文糟蹋起自己来,也真是不遗余力。


总之我喜欢《邪不压正》。


喜欢《邪不压正》对类型电影和典型英雄人物的嘲弄消解,喜欢它的有趣狡诈和自由自在,节奏快速推进之余,镜头和音乐灵动优美,Kidult式幽默设计层出不穷,以及在我看来最怅然若失的姜文电影结尾。


虽然《邪不压正》整体故事简单直接,但因为姜文习惯节约时间、压缩信息的表达逻辑,所以并不妨碍它被习惯性地仔细解读。


如果一定要说《邪不压正》有什么深意的话,那就是它让我想起了《刺秦》。


秦始皇被父辈们的制霸理想叨唠得成天抬不起头,窝囊可怜,而《邪不压正》里的李天然,一会儿就多出一个管他的爹来。


这些爹们,无论中爹洋爹文爹武爹,老想告诉他应该怎么办,人生该怎么过,而最后那个爹大概是受其感动,才对他说:“我不是你爸爸,你该找个自个儿的儿子了。”


你看,姜文写台词就是这么爱另辟蹊径,平常一句“孩子,你成家立业去吧”,他就非得这么说。


但细想一想,这难道不是一部娱乐电影里的爹,在银幕上说过最好玩最理性的一句话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原文

TAGS:姜文李天然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