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Ready to wear 、MTM以及Bespoke的着装差别,真的没什么大不了

颓城2018-07-12 06:10:38

男装

MENSWEAR 


____________

时间还很充裕吗?


🎵


对于踏入创业过程已经一个多月的我来说,开始因为时间的紧凑,过上了漫长的压力巨大的而没有方向感的日子。

不过这种自我选择后所产生的负面效应,有一种很特别的让人呼吸加速的刺激感。

我似乎一直以来都有这种自虐倾向。 


我能从这种创业的动机中找到之前在任何一家公司都没有过的独立性,例如我自己去调研市场之后,规划出所喜欢服装搭配风格,并且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决定一件衣服的展现方式,以及采用何种创意主题。

但是这种主宰权带来的快感会随着“现金流”的状况,压力变得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命悬一线而越来越孤立无援的时候。

我再次想起了某公司创始人J所告诉我的,“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我们每个人,压力都很大。并且永远都是一个人在奋斗。”

父母和妻子给我提供了一定程度上的资金支持。

在决定做Decadisme品牌的初始,资金却成了我精神上最重要的慰藉。

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如此看重家人伴随的感觉,就像身体健朗的感觉一样顺其自然而万分珍惜。 


/自由/


那么,我现在的自由是一种什么程度的自由?

在我这里,自由就像社会的阶级属性一样,有层级划分。

当我约上朋友去XX品牌集中地,从堆积成山的服装店进行淘宝活动。

这期间所丧失的阶级属性,就像是从Fahsion 公司的殿堂跌入第三世界的深渊,产生出深深的自卑情结。


我想,这个过程就像是在撰写一篇小说的开始,而且是一个源自群众深处的时尚潮流的开始。

但是我书写了这个开端之后,也不清楚具体接下来的故事走向会怎样,没有预期,也不分现状。

只是开始了。

创业,有时候会像是一种渴望的延续,好像是一个诗人,借用艺术创作来延续自己的思想。

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诗人是一种通过文字和语言讲述一种自己生活的现实,而我现在所开始的事情,像是借用商品组合和搭配,在带着一个群体,实现一个时尚态度的集群。 


/商业/


商人之所以从商,意图大多相同,变得很有钱。

而在这个目的背后,隐藏着的动机是每个人最为宏大的报复。

比较滑稽的是,现在大多数人已经不知道,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除了赚取利润之外,更重要的目的是什么。

而我所接触到的朋友,希望在多年之后将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毫无痕迹的抹掉的人越来越多。

虚无才是活着的永恒,不是吗。

我已经逐渐很难因为一片风景而欢喜雀跃,也不会因为一个追求者而自告奋勇,不会因为一个陌生的国家带来有意义的刺激,也不会因为为了在他人生活中留下记忆,而开始摇尾乞怜的等待别人的关心。

我一个人可以活得很坚强,并且在自己的事业中稳扎稳打。


人,一旦开启追求生活的意图,那么他在这个世界的坐标轴中开始有了自己的点和运动轨迹,也开始有了数据。

开始构成一个虚拟的“我”的幻想,也开始塑造出这个人在世界上的个人处境,尽管是一个幻想所在。 



/衣服/


为什么我们那么急切的想要摆脱自己当下的处境?

观察现在我周边男性的穿着,一片未被开发的蛮荒地带中,会找到一些特别的存在。

衣服代表着你在这个社会的美学现实,这是所有的时尚博主都在宣传的概念。

但是也正因为时尚美学的信息因自媒体时代传播的参差不齐,在男性时尚中,无论是下里巴人还是阳春白雪,都在消费者自己认为的美学,从而构成了一种男性风尚的现实——社会地位的隐匿和消失。


你看不出一个成功男士和一个街头文化爱好男青年之间的差距,当然你也分不出纹身代表着什么样的意识形态。

从健身房的器械区,那些苦练身材后却穿着完全没有美学标志的大码健身装的肌肉名媛,到时尚通勤著称的新天地街头那些把衬衫扎在牛仔裤,穿着一款Nike运动鞋的高级白领。

这是一种没有秩序的混乱感,但是却构成了当下时尚圈的最饶有趣味的社会属性。

 


/衣服的孤独性/


一件衣服对于当下社会角色更加重要的男性群体来说,本身就具有了一定的推动力。

我记得在某一次和几个人一起聚餐时,聊到在Fashion品味跟社交圈之间的关系。一个朋友说,“你的穿着和谈吐,直接决定着你认识的人在什么样的圈层。”而这个圈层效应,需要每个男性不断通过购买衣物和服装搭配来证实和迷幻着他的社会地位。

我开始见到不断炫耀自己多么有钱以及工作多么轻松的男性,会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抵触。

但是随着都市化像一种霉菌不断的在我自己身上以及其他所有人身上开始腐化,我自己也开始逐渐变成了所讨厌的样子,这种社会地位的暗示和伪装,越来越像是一种活着的艺术手段和修辞手法。跟PS后的照片,矫饰后的文案是一个道理。 

这段时间的创业教会我一个最为显而易见的道理,衣服有时候能够激发的是人的孤独性。

你越讲究如何得体与前卫的着装,在另一方面就越能够自主而不自主的展现自己身上的孤独特质。

穿在一件衣服里面的灵魂,和身体与衣服共生的幻象,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一个是具有很强独特性的,个性的,独处性的,而另一个是社会性的,显性的,野心勃勃和欲望的。

当然没有好与坏的区分,而更像是每个人都以这种矛盾体的姿态,在努力的过完一生。内心的敏感与脆弱,从外面看完全不是一回事。

选择外力强加的被指定的高尚的一生,还是过属于自己的自由的完全独立于世的一生,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Decadisme/


Decadisme(颓废主义)的意识形态,有时候是在锻造一种虚拟而真实的面容,在当代都市中能够获得一种“永恒”定义的面容。

这种面容完全不需要关心什么是Ready to wear、MTM以及Bespoke,也不需要在乎性取向问题、身高问题、长相问题以及肤色问题,就能够通过着装找到自己的显性存在。

这是一群勇敢者的面容,虽然能够看到生活比较黑色的部分,虽然是站在饮用水源的最底端,但是能够呈现出一种向上看的姿态,并且进行重新定义与革新。

悲情和痛苦所练就的,往往就是不可战胜的。 



天猫搜索

#Decadisme

进入“颓城品牌集成店”


--


口令

€PioN0AC2jhT€


--


关注分享

微博:@小颓城

INS:@SeanYeung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开始时尚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