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光着屁股玩了一天,和你想得完全不一样

bookface2018-08-10 20:20:50

今年的夏天热出了新高度,瑞士雪山融化,连北极都惊现高温32度,地球进入大「焖烧」模式。

脆弱的人类只想终日与空调为伴,但如果你无法待在空调房里,那真是

「热到想裸奔」!

但大庭广众之下裸奔是有风险的,分分钟被警察叔叔逮回警局,或被人视为精神病。

有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放飞自我,自由裸奔?

有,(nudist camp)。

别被名字忽悠了,以为是观测、研究宇宙天体的地方。

天体意思是「天生之体」,天体营是指在一定区域里,男女老少都一丝不挂,游戏、娱乐、运动、休憩,当然警察除外。

天体运动最早起源于古希腊,波叔以前也讲过,古希腊人搞运动会的时候,最喜欢裸奔了。

电影《邪不压正》里,老爷子亨德勒就经常去香山天体营逛逛。

天体运动的拥护者们认为,人体是世界上最美的事物,有很多艺术作品便是由此产生的,比如下面这哥们儿:

如果小菠菜有机会到法国南部的一个名叫阿德格角(Agde)的小镇,你会发现,那里很多人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在街上悠哉悠哉。

阿德格角小镇是著名的「天体营」,也是的朝圣地。所有地方,包括饭店和商场,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裸体都是合法的!

如果你去商店、饭店、理发店,甚至是邮局、银行,发现里面的工作人员一丝不挂为你服务,千万不要惊慌。

天体营来源于天体主义(naturism),又称为天然主义或裸体主义。

天然主义是指一种与自然相和谐的生活方式,透过社交裸体来表现,而且其特征在于不同意见的人们的自我尊重,以及对于环境的自我尊重。

在现代人的观念里,穿衣服是知羞耻,文明的象征。在公众场合,随意裸露身体被视为不雅。

在西方的基督教传说中,人类始祖亚当和夏娃赤身裸体地生活在伊甸园里,后来受蛇的诱惑,吃下了智慧树的果子,才开始知羞耻而以树叶为衣。

在《易经》中也有提到:

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

意思是指定衣服之制,示天下以礼。

这说得好像穿衣服对人类来说是必须的一样,但别忘了,人类从来都是赤条条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然后赤条条地离开,带不走任何一件身外之物。

早在古希腊时代,当时的人们就认为:人体是大自然里最美的事物,是人类用以显示自己的自信与自豪的最好载体。裸露身体是人类对自身自信的表现。

但随着基督教的盛行和统治,人类的肉体被认为是一切贪欲和罪恶的载体,裸体观念被禁止了。繁重的衣服阻隔了人类对自由和自然的向往。

直到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又再次把“人体是美的”概念捡起、推广。20世纪初期,天体主义才再次进入人类的视野。

1903年,德国汉堡开设了第一个大型裸体主义者俱乐部自由光公园(Freilicgtpark)。后来,德国人把露天裸体行为称为“Freikoerperkultur”(缩写:FKK)。

后来,又在叙尔特岛(Sylt)设立了德国的第一个裸体海滩。

这时候,天体主义引起了医学界的注意。

1919年,德国儿科医生Kurt Huldschinsky发现,暴露在阳光下有助于治愈许多儿童的佝偻病,认为阳光与健康状况有关。

其实中国历史上,也是有天体活动的。

司马迁《史记·殷本纪》记载:

(商纣王)大聚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商纣王让男男女女裸体在一起追逐狂欢,还供应免费的酒肉。

这就是传说中的「酒池肉林」,虽然为人所不齿,但不能否认某些人就是有这种嗜好。

而且古代很多文人雅士,风流才子,也是热爱裸体之人。

李白就曾作诗写自己,林中裸饮之事。

懒摇白羽扇,裸体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李白《夏日山中》

中国迄今发现最早的,符合人体裸体绘画的作品是,1977年发掘的东晋十六国裸体女性壁。

在敦煌壁画中也常有裸体女性形象出现。

不过,当天体主义在20世纪20、30年代开始传入中国时,中国人还是很抵制的。

虽然中国的传统儒家思想讲究「天人合一」,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返朴归真,与天体主义的核心观念很像,但是说和做往往是两回事。

在近代中国大多数人眼里,去天体营那是相当腐朽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最轰动的一次代表事件,便是20世纪20年代的裸体模特风波,波叔以前写过,给大家回顾一下。

1917年,上海图画美术学校学生作品展在上海张园安屺府举行,因展品中有在校学生的人体画作,引来舆论大哗,作为学校校长的也遭到了多方的攻击。

上海城东女校校长杨白民看了作品展后大骂刘海粟是艺术叛徒,教育界之蟊贼。

上海总商会会长兼正俗社董事长朱葆三就给刘海粟写公开信,斥责他:

先生以金钱势力,役迫于生计之妇女,白昼现形,寸丝不挂,任人摹写,是欲令世界上女子入于无羞耻之地方也……

上海市议员姜怀素在《申报》和《新闻报》中登文唾骂刘海粟:

……欲为沪埠风化,必先禁止裸体淫画,欲禁淫画,必先查禁堂皇于众之上海美专学校模特儿一科,欲查禁模特儿,则尤须严惩作俑祸首之上海美专学校校长刘海粟……

就连当时的南方五省总司令孙传芳也在报纸上登文,认为裸体模特太过了。还暗地下密令关闭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缉拿刘海粟,害得刘海粟逃亡日本。

现在,裸体模特已经被大众所认可,但中国的天体营还是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

主要是因为裸体运动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而且根据我国法律,在工作场所裸露身体是违法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案管理处罚法》第44条规定:

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如果是胁迫他人在公共场所裸露身体的,则构成的公然污辱他人罪,依据刑法要追究刑事责任的。

为什么中国人大多数无法接受天体主义呢?

作为中国裸体主义倡导者,方刚解释道:

因为大多数人认为:裸体不可能和性没有关系。深层的,还是我们对于身体的神秘化态度,对于裸体的性化态度,对于性的污名态度。

方刚在其《裸体主义者》一书中,提到关于裸体场合的「性」问题。在很多的裸体主义网络社区中,经常会讨论到一个话题:男性勃起怎么办?

他认为男性勃起,有时只是一种正常的性冲动而已,但性爱是私密的,在公众之下,裸体就像是做人体模特一样平常。

张隆基认为,在天体聚会中,女人看到男人裸体不会认为受到冒犯,只有直接的、明确的侵犯才会让人觉得是一种冒犯。

人体是纯洁的,但是当裸体被认为是邪恶淫欲的时候,其实是对人体的一种贬低和玷污。

当大家都脱得彻底,才能真正正视、认识到自己的本身,这一切反而变得平常、自然。

2012年,中国第一个天体营的自愿者在贵州开阳南江大峡谷举行过一次裸体活动。在奇石从生的喀斯特峡谷中,卸去衣裳,坐在山水之间,用身体去感受自然。

一个裸体主义者说:

陶醉于那种纯净的空气进入了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清新的空气轻柔地拂过我的身体的细微美妙的感觉。

很多天体主义者表示,当你尝试过一次裸体,你就会爱上那种感觉,它是自由的、舒适的、无法代替的。

可见,真正让天体主义者喜欢裸体的,是源自于人类本能对自然的亲近和热爱。赤裸于自然之中,会让人放松并感到舒适。

是否参与裸体活动是个人行为,不需要他人评判。在不违法,不妨碍公共安全的前提下,是否裸体是个人的自由。

那么,如果有机会,你是否愿意抛下所有身外之物,与自然来一次亲密接触?

今日心情 放飞

质本洁来,何不洁去?


<更多故事>👇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