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身上的庸俗气是怎么来的?

有书2016-12-07 09:44:43


文 | 孙晴悦 · 主播 | 周周

有书日签:一本爱意满满的书 



前几天,和琳达聊天。谈到,对于姑娘们来说,到底有没有一种人生,可以让我们什么都得到。


我们是不是慢慢地都会不可避免地变成无聊的大人,当年的校花是不是一定会沾上满身的油烟味,当年那个有故事的女同学是不是也一定会过上平淡而无味的生活。


这一切总会发生,而我们可控的只是让它晚一点到来。


这是多么悲观的想法,而我们聊着聊着,那种绝望的心情,让人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个话题。


然后就看到一条朋友圈更新。


一张中年妇女们聚会的照片,上面写着“阿姨们的聚会,谈论的,除了儿女,就是过往。”


截图发给琳达。


“这是不是就是我们想要的答案?”


琳达马上回过来。


她说,“看来穿金戴银的阿姨们,和干练有气质的阿姨们,终归是不同的。


一秒被戳中。


我就在想,究竟是什么使得大多数人,最后都变成了谈论老公孩子的阿姨,而只有极少数阿姨才能在四五十岁,依然活出自我,能够谈论时局谈论事业谈论南极?


有一次在一个国际论坛上遇到过一个女记者。


正红色的裙子尤其引人注意,苗条的身材,栗色的波浪卷发,在黑压压一片的西装革履的男人中间显得特别亮眼。


因为一般国际论坛上的女记者,女学者,女官员都很少。上午的会结束后,下午的圆桌讨论,女士们被分在一个女性职场什么的分论坛。


这个阿根廷女记者分享了作为女性,在职场上遇到过的困难。其中一点,我印象特别深刻。



说起为什么会选新闻这个行业,她说,她大学毕业后,接着就生了两个孩子,过了好几年围着孩子家务团团转的生活,她说,回想那几年的生活,都会想起一种味道。


就是油烟味叠加着奶粉味。让人喘不过气来。


哪怕是现在想起来那几年,这样的味道都会扑鼻而来。


“当时,我急于想要洗掉身上的油烟味和奶粉味。我想要一个和新鲜空气接触的工作,想要一个能够不断行走,不断更换新的空气,新的味道的工作。”


至今我还能想起那位阿根廷美女,用手捋一捋自己的栗色长发,蓝色的大眼睛明亮地闪着光芒,对我们说,那个时候她多么想要一点新鲜的空气。


当一个人的生活空间是如此地逼仄,真的是连空气中的味道都是同一种。


你无法再想起北京的清晨,想起那些匆匆赶地铁,出地铁闻到的煎饼果子的香味;


你无法想起那些一个人漫无目的在纽约闲逛,路过的小餐车上热狗的香味;


你从未闻到过在人迹罕至的亚马孙雨林里,印第安人端出一碗鲜美的鱼汤,那种遥远的雨林里,终于有了人烟的感觉是多么地激动和美妙。


很多时候,我们的记忆里会有这些味道,一种味道,就让我们回忆起一段过往。


这些奇妙的味道夹杂在一起,让我们的内心是多么地笃定和丰盈,它们都是我们这么多年,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和爱过的人。


虽然现在北京已经变成了雾霾的味道,但是我依然记得有一年在伦敦,裹着厚厚的大衣围巾,在路上匆匆行走的时候,我突然对当时身边同行的人说,我好像闻到了一种大学时候北京冬天的味道。


因为那一年伦敦的冬天,伦敦新鲜的生活,让我感受到大一时候,看到北京第一场大雪时候,那种觉得生活充满希望的感觉。


那么,一个人身上的庸俗气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它一定是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在围着同一种路径行走的时候。


我们周围的空气竟也是慢慢地相似,固化,好像风吹一吹,都吹不散逼仄生活的俗气。


当你的天地只有眼前的这方寸之大时,你最关心的永远是哪家淘宝店最划算,什么时候折扣力度最大;又或者是今天菜市场里的河虾比前几天贵了多少钱;老公的衬衫还没来得及熨好……那么这些气味就构成了你生活的全部。


就是一些菜市场鱼摊上的腥味,淘宝上等着秒杀的凌晨,空气里有些微凉,熨斗放在熨衣服的那块板上,透出热腾腾的蒸汽的味道,并无更多。


你要说了,难道这些气味就是庸俗的味道吗?


当然不是。




庸俗的不是某一种气味,庸俗的是某一些气味的固化。


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在这些同样的气味里打转,久而久之,它们就和你形影不离了,它们也牢牢地长在你的身体里,反应在你的容貌上。


一个人过往的生活,真是全部藏在他的气质里,无处可逃。


很喜欢这样一句话。


“相由心生,你的长相,是爸妈给你的基因,加上你吃过的每一口饭,喝过的每一口酒,流过的每一滴泪,走过的每一步路的叠加。”


然后你才走出了一个最丰富的自己,最丰盈的道路,有了最广阔的天地。


很多穿金戴银的中年阿姨们,从30岁往后的人生就是在重复同一天的生活,就是唠着家长里短几十年,那么固化下来的味道,形成的气质,确实能聊的,除了儿女就是过往。


那么,那些能谈论时局谈论事业谈论南极的极少数阿姨呢?


她们的事业、眼界、格局都在天地之间,她们可以和你聊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和机会,聊社会格局的变化和意义,聊硅谷最新的技术创新,也能谈一谈意大利的歌剧,说一说加拉帕戈斯的乌龟,想念一下南极的企鹅。


因为她们周围的空气是新鲜的,是流动的,风吹一吹,她们的裙摆飘扬起来,是她们人生的样子。


我很爱那些不同的城市,不同的人物,不同经历带来的不同的味道,我喜欢在某一个清晨在竹林里散步的时候,突然想起某一年在哪里小摊儿上吃过的早餐。




这些味道,在年年岁岁的潜移默化下,全部都构成了一个更加丰富的自己。


而我暗暗下定决心,未来,一定要成为那些极少数阿姨。


后台回复关键字“投票”,评选有书年度“人气主播、领读达人、人气班长、书单四宗最”


作者:孙晴悦,央视驻外记者。微信公众号:大大的世界和小小的人儿(dearqingyue),微博@孙晴悦。

主播:周周,90后电视小民工,爱大笑爱美食爱运动,微博:周周周周杨。


回复关键字领读包,查看往期30本共读书目合辑。点击菜单立即报名,进入有书共读社群,组队对抗惰性,每周读一本书。






如何才能得到如此好的杯子呢?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得到答案

阅读原文

TAGS:极少数阿姨孙晴悦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