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顶尖设计师,最具创造力的产品都被他们承包了

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2016-11-04 21:02:22



世界著名设计大师菲利浦·斯塔克的一句“如果你的东西和大家都一样,那干嘛还设计它”道尽了顶尖设计师的狂狷与抱负,也引领了设计师们前赴后继的创新与烧脑之路。创新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张张手稿的打磨,使无名设计小卒逐步攀登上设计之巅。


”一生只做一件事“是无数设计师的理想。天马星空终将落到脚踏实地,设计师将对设计、对生活的特殊理解融入产品,解除不合理设计对自由的桎梏。设计师每个精雕细琢背后,都是满满的诚意与匠心,专注与与众不同的想法为产品注入了灵魂。


在这个消费至上的新时代里,面对着“短平快”模式下出产的工业产品以及这背后所带来的社会资源问题,工业设计师的创新与专注究竟意味着什么?《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荣幸向这几位设计师扔出了一大波问题。


李毅超 

LKK洛可可设计集团总裁  


赵宇波

深圳创新设计研究院执行院长  


杨明洁

YANG DESIGN及羊舍YANG HOUSE创始人、福布斯中国最具影响力设计师


骆  欢 

晟邦设计咨询机构创始


刘志雄 

三诺集团董事长/CEO


下面,一起跟随五位设计大咖开脑吧!

 
Q:“回归自然”简单朴素与“打造爆品”创新颠覆,更喜欢哪种设计?


李毅超:大胆刺激的创新,是对过去某种固有的功能或生活方式的颠覆,但它同时是回归自然和表现形式的完美融合。比如,我们的一个生活中的超级爆款苹果电脑,它是复杂的科技设计成果的产品化,但设计本身还是服务于人的,苹果的整个设计非常非常强调如何让人下意识地去操作。


我认为其实回归自然是一个总的方针,人性和人的使用本身就是自然的。颠覆性、打造爆款的设计方法,并不是靠刺激和独树一帜,很多时候就是更能顺应人类身体,能够延伸人的体验。所以,我觉得回归自然是一切设计的前提,打造爆款成为颠覆性创新是可能出现的结果。


 
Q:创新的科技与创新的设计,谁在前谁在后?


赵宇波:创新的设计在前。因为科技没出现之前,设计已经出现。


 
Q:被称为中国最红的工业设计师,会不会遇到创作的瓶颈?如何应对?


杨明洁:我觉得所谓的瓶颈往往来自于设计师自身视野的狭隘与局限。作为设计师,让我始终坚持的动力之一是来自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奇。十多年前在德国学习与工作的时候,除了学校、公司,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欧洲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当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人群的一段段工业文明史一一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想我会终其一生,探其究竟!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还在探索的道路上前行。设计对我而言,最初是为了满足一种好奇与快感,而现在还增加了一份社会责任。同时,我也喜欢与跨行业的人进行沟通,科学家、企业家、艺术家、政治家、医生或是律师等,在他们这里我会看到我所未成看见的事物,而这都将触发我对于设计新的感悟。

设计解决的是人与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将相互之间的关系逻辑看得越清楚,我所遇到的瓶颈也就越少!


 
Q:如何汲取创新的灵感?如何避免“为创新而创新”的盲目创新?


骆欢:任何问题我们都要追溯一: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创新也一样。如果是一个商业案例而言,我们创新的目的是将消费者的需求和商家的创造力做一个商业场景搭建,所以基于此,我们一般会按照以下的方法获得创新:


1、首先会全世界去看,去学习,去观察已经存在的事物,看遍全世界;


2、以同理心的心态去体会每一次设定的目标消费人群,和他们一起体验生活,观察他们的内心需求;


3、了解行业的技术趋势,结合公司实际开发能力,最终搭建一个消费场景;


4、最后一步也是最核心的一步,以同理心去审视这个场景是不是我所能接受的。


按照以上的方法做了,自然也不存在盲目创新的问题。 


 
Q:“智慧生活”如何解决生活与人的关系?


刘志雄:智慧化的生活和我们原来理解的数字、智能是不一样的。智慧化生活的理念是科技为了人类的方便,科技的进步使人们的生活便利,同时还能愉悦人们的生活,注重的是人与人,人与机器之间的交互,以及各种内容之间的互动。通过整理,筛选、过滤,进而推送一些好的东西给我们。


三诺水滴式台灯音响


未来智能家庭的场景,在我们普通用户的眼中没有科技的复杂性,只要用一句话,一个手势或者一个想象就可以实现你的需求。智慧的生活与一些传统的产业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比如房地产等。国外智慧生活的发展之所以比国内要好,主要原因是房地产开发和装修是一体的,中国则完全不一样,建设和装修往往不是一体的,住户很难享受配套的高科技智慧生活体验。


未来“智慧生活”的中心在家庭,与家庭生活相关的科技应用,都是三诺的重点。智慧家庭的形成不是单个企业能够完成的,需要全行业的智慧及社会公众的创想。


 
Q:未来比较看好中国工业设计在哪个行业的重大突破?


杨明洁:这个问题取决于人。无论是设计还是技术都要围绕着个体的人、或是一个社会群体的人的需求去思考问题,否则毫无意义,会成为一种过度的设计。


在新一轮的工业革命中,人们的生活与工作愈来愈网络化、虚拟化,与此同时对于高品质与真实质感的生活渴望也将越来越强烈,这毫无疑问将是未来生活与设计的趋势。而在这样的趋势下,人将越来越被物化,被技术所奴役,还是物与技术越来越人性化,满足人的真正内心渴求,进一步实现一种正面的社会启迪意义与价值?这是设计师应该思考的。


刘志雄:未来十年,是以共享经济、集体智慧为突出特征的物联网产业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必将迎来重大突破。对于工业设计,大多数人只是狭义地理解为“产品外观以及工艺的设计”,而目前深圳大多数的工业设计企业还停留在这个阶段。事实上,广义的工业设计还包括用户交互体验、用户界面、产品识别、产品关系甚至更多产品创意文化层面的设计,它们都是一个产品不可分割的部分。


李毅超:我个人认为在智能出行领域,短时间内可能会出现比较重要的突破。智能出行最大的改变是趋动出行,使得人类的移动能够得以延长。今天所说的智能出行,不能简单理解为车,而是能够作为移动和身体延长的各种解决方案的总称。在新能源的环境下,催生它快速发展的一系列产品都可能是新能源产品。


 
Q:国内工业设计和国际工业设计水平的差距有多大?


赵宇波:我觉得今天的中国工业设计和国际工业设计水平在战术上已没有差距,但在工业设计战略构建方面还有一定的差距。


杨明洁:十多年前,我问过德国的设计师类似问题,他说:相差50年。现在再问我这个问题,我觉得差距依然存在,但已大大缩短,因为中国发展得很快。除了差距,我觉得更多的是差异。


一个国家工业设计的发展水平离不开这个国家的产业基础与文化背景。而其中,中国在近现代又经历了一个设计的断层。中国没有经历过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但却经历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互联网,于是就产生了很多有意思的差异性,这也很深程度的影响到了工业设计,有负面的,也有正面的。


 
Q:你最喜欢自己的哪个设计,讲讲为什么?

杨明洁: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总是期待下一件作品会更好。如果一定要回答,我觉得我为壹基金所设计的救灾帐篷是让我有成就感的,在去年也获得了美国的IDEA社会影响力大奖。因为这个设计看上去很普通,但是为灾民解决了很多实际的问题。我希望用设计的方法去回答“设计能否改变社会”这个议题。


杨明洁为壹基金所设计的救灾帐篷


 
Q:如果跨界投资合作,最想和哪位大神合作?马云?马化腾?任正非?还是……


杨明洁:如果只在这三个人中选,那就选择任正非,基于华为对于设计的尊重。


骆  欢:能不能贪心一点?我都想,因为:马云代表的阿里系,可以给我们渠道,这样就解决了产品销售问题;马化腾代表的腾讯系,不仅可以导入海量的流量,让品牌快速建立认知,更重要的他们还是一个非常懂得用户的产品团队,这个我们也很希望得到帮助;任正非代表的华为系,是中国最值得尊敬的企业家,有最棒的文化,最关键的是他们有很多的核心技术,可以让我们在设计上得以施展的空间比较大。


当然,如果一定在这些大咖里面选择一个的话,我选马化腾吧,因为品牌有了,其它一切都会有。


 
Q:你见过最打动你的设计?


杨明洁:法国的布鲁克兄弟与日本的吉冈德仁,他们是可以把某一种设计做到极致的人。


刘志雄:当乔布斯推出iPhone手机的那一刻,最让我感动。除了iPhone流线型的像婴儿皮肤一般的外形设计以及让人惊叹的产品集成品质,最让人震撼的是它建构了一个商业模式的产品生态设计,内容的交互、UI交互,这个最打动人心。


 
Q:喜欢中国哪个城市,为什么?


李毅超:深圳,这是一个新兴的城市,也是我待过比较久的城市。这个城市最重要的特点是非常的包容,有很好的秩序、群体意识,有非常敢于去面对困难和错误的群体性格,也是一个不断经历挫折和困境还能保持持续发展的一个城市。


杨明洁:上海,这是一座拥有契约精神的城市。因为过去的历史,使得上海的国际化不仅仅体现在表面,还体现在这个城市人们的思想与行为,相对而言。


 
Q:最有设计灵感的是什么时候/场景?


骆  欢:看到大量消费需求没有被满足的时候。


李毅超:半睡半醒的时候,那时候的灵感来源是非目标性的。目标性特别强调因果关系,强调逻辑关系,反而会变得很束缚。


杨明洁:一人独处、无人干扰的时候,窗前必须有一片风景。


上述优秀的设计师都会11月6号-8号举办的第四届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大展上惊艳亮相,或许你能在这里与大咖们交流学习、涨知识。

 

长按二维码关注,就有机会与全球工业设计大师免费面对面交流喔!


长按关注,听大师讲好产品设计之道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收到来自“第四届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大展的邀请函

阅读原文

TAGS:设计工业设计任正非国际工业设计